一木禾 > 回到英国当大亨 > 第0043章 隐忍不发

  就在亨利连着吃了两次闭门羹的同时,伦敦证券交易所结束了上午的交易。劳埃德和克拉道格表情严肃地走出了交易所,回到了路对面的办公室。
  “黑廷斯先生,”一走进办公室,克拉道格就郑重其事地对劳埃德说:“我再次建议您,立即到邦布利斯酒店找亚当斯先生,问清楚他是否是百万富翁,这关系着好希望股票未来的走势。”
  不愿意此刻去麻烦亨利的劳埃德,心存侥幸地说:“可是好希望的股价,不是已经稳在了30先令的价位吗?只比昨天的收盘价,跌了10先令。”
  “黑廷斯先生,上午的交易您都在现场。”克拉道格苦笑着说:“您应该知道,好希望的股价之所以能稳在30先令左右,是因为股价一跌破30先令,那些和我们联手的股票经纪们就会尽力吃进,稳住股价,避免出现崩盘。”
  “我想这些股票经纪之所以同意和你联手,共同吃进好希望,是因为他们看好这只股票的前景。”劳埃德硬着头皮说:“我昨晚给南非发了一个电报,询问那边的情况。我的金矿负责人告诉我,矿工们又向前掘进了四十多英尺,没准今天下午就能出金子。只要金矿里发现了黄金,有没有亨利的支持,又有什么关系呢?”
  “为了稳妥起见,黑廷斯先生,我建议您立即给南非再发一份电报,了解金矿的情况。”克拉道格听说金矿很快就能出金子,心里稍稍踏实了一些,不过为了稳妥起见,他还是对劳埃德说:“假如金矿真的能在今天出金子,就算没有亚当斯先生的支持,我也可以和其他的股票经纪把股价推高。”
  “我现在去给南非发电报。”劳埃德走到门口,摘下挂在衣帽架上的礼帽,往头上一戴,努力在脸上挤出一丝笑容:“克拉道格先生,你就等着我的好消息吧。”
  然而过了漫长额一个小时后,重新出现在克拉道格办公室的劳埃德,却是面色铁青。克拉道格看到他的脸色,立即意识到金矿可能出了麻烦,连忙关切地问:“黑廷斯先生,出什么事情了吗?”
  “这回麻烦了。”劳埃德哭丧着脸说道:“南非金矿的负责人给我回电,说今天在掘进的过程中,遇到了一块巨大的岩石。要想绕开那块岩石,开凿新的隧道,至少需要五天时间。”
  “我的上帝啊,需要五天的时间。”克拉道格着急地对劳埃德说:“黑廷斯先生,刚刚你不在的这段时间,我接到了几名股票经纪的电话,他们都说自己的客户打算放弃好希望股票。也就是说,假如今天下午没有任何利好的话,他们将和其他投资者一样,抛出手里持有的好希望股票。”
  “什么,他们要抛出好希望?”劳埃德一听,顿时傻眼了,他惨笑着说:“他们手里持有的股票占总股本的三分之一,一旦抛出,恐怕好希望就会崩盘吧。”
  “是啊,黑廷斯先生,他们的股票只要一抛出,好希望股票就全完了。”克拉道格再次提醒劳埃德:“如今唯一的希望,就是您立即去找亚当斯先生,让他澄清谣言,证明自己是百万富翁。只要关于他的不利传言一消失,那么好希望就能继续上涨。”
  “你说得对。”劳埃德不再固执己见,决定再次去向亨利求助:“我这就去找亨利。”但刚拉开房门,他又停住了脚步,顾虑重重地说,“要是我不在的这段时间,股价崩盘怎么办?”
  “这一点您可以放心。”克拉道格向劳埃德保证说:“您去邦布利斯酒店的这段时间,我会和其他的股票经纪打招呼,说很快有好消息传来,让他们暂时不要放出好希望。这么一来,至少在您回来之前,股价不会发生太大幅度的波动。”
  劳埃德在心里暗暗一琢磨,只要克拉道格说服其他的股票经纪,暂时不要沽出好希望股票,不引起市场恐慌的话,股价下跌的可能就不大。想明白此事后,他对克拉道格说:“克拉道格先生,这里的事情就拜托你了。我立即赶往邦布利斯酒店去找亨利,我会给你带好消息回来的。”
  劳埃德坐着马车离开了克拉道格的办公室,匆匆赶往邦布利斯酒店。而此刻四处碰壁的亨利,也来到了交易所附近。看到这幢熟悉的建筑物,亨利不禁怦然心动,觉得自己该去看看好希望的行情,以便决定是否该入市抄底了。
  如今正是中午休市的时间,交易所里的人不多,亨利也不用担心自己会被认出来。他熟门熟路地来到了那座圆形的交易柜台前,看到黑板上写着好希望股票上午的股价,开盘价35先令,最低28先令,最高36先令,收盘价30先令。
  看完好希望的股票后,亨利在心里默默地计算了一下,以现有的价格买入,自己手里的资金只能买三万多股。就算自己拿出了支票,恢复了投资者的信心,让股价再次暴涨,也很难赚到理想的利润。
  想到这里,亨利决定再隐忍一天,让关于自己的谣言继续发酵,使股票经纪和投资者可以进一步地打压好希望的股价。等到股价跌到了自己的理想价位时,再出手抄底也不迟。
  离开交易所,朝着邦布利斯酒店走去的路上,亨利做出了一个决定:明天坚决不给乔纳森和里德结账。自己欠酒店的那点房费,如果不给,乔纳森充其量把自己从蜜月号套间赶出去,换一个差点的房间。
  而裁缝里德那里的账拖着不结,他肯定会带人把自己的衣服都拿走。只要里德带人取走了自己的衣服,这件事的始作俑者佛伦格纳公爵就会良心发现,出于内疚,他会主动拿出支票,为自己当众恢复名誉。只要恢复了名誉,以前关于自己的谣言就不攻自破了,好希望股票又会重新触底反弹,为自己赚取更多的利益。
  劳埃德乘坐的马车来到了邦布利斯酒店,刚刚停稳,他就跳下马车,神情慌乱地跑进了大厅。看到站在前台的乔纳森,他连忙快步走过去,着急地说:“经理先生,我有急事要找亨利,他在吗?”
  “对不起,黑廷斯先生。”乔纳森礼貌而又疏远地说:“亚当斯先生上午就出去了,到现在都没有回来。”他不等劳埃德再问,又继续补充说,“他离开时,并没有说自己去了什么地方,因此我们对他的去向一无所知。”
  “完了,完了。”得知亨利不知去向,劳埃德急得直跺脚:“要是找不到他,我可就彻底完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