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回到英国当大亨 > 第0050章 暴涨

  伦敦证券交易所里的股票经纪们,并不清楚邦布利斯酒店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正盯着不断变化的股价,及时地做出买进或沽出的决定。
  波亨女士的股票经纪人西瓦尔,此时犹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坐卧不安。他不清楚波亨女士昨天怎么会突然心血来潮,让自己买入了三万股好希望股票。这只票今天一开盘,就呈现单边下行的走势,一点像样的反弹都没有。
  中午休市时,那位传说中的美国百万富翁亨利·亚当斯,还闯进了交易所,劝说大家不要卖出好希望股票,结果被众人打了一顿后扔了出去。
  下午开市后,看到好希望股票的股价直接从5先令跌到了2先令,西瓦尔更是慌了神,他担心照这种跌法,恐怕不到收盘时,这只股票就该宣布破产清盘了。如果这只股票真的破产清盘,让波亨女士损失惨重,那么将成为自己职业生涯里无法洗刷的污点。
  正是出于这种考虑,他连忙跑回自己的办公室,给波亨女士所在的庄园打去了电话,想把交易所里发生的情况,向她进行汇报。谁知接电话的管家,却客气地说:“对不起,西瓦尔先生,波亨女士和朋友到森林里打猎去了,恐怕要天黑以后才回来。您有什么事情,可以留下口信,等她回来以后,我会向她转述的。”
  得知波亨女士要天黑才回来,西瓦尔苦笑着放下了电话,重新回到了交易大厅。按照他的想法,虽说自己离开的时间不长,但叠遭利空消息打击的好希望股票,此刻已经跌破2先令的价位了。谁知他一看小黑板,股价不光没跌,反而还有所反弹,居然涨到了3先令9便士。
  西瓦尔抓住一名熟悉的股票经纪,小声地问:“怎么回事,好希望股票怎么开始反弹了,是不是有什么利好消息吗?”
  “能有什么利好消息?!”股票经纪人摆出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凑近他的耳边,低声地说:“是那个冒充百万富翁的亚当斯,不知从什么地方搞到了一笔钱,在2先令的价位买进了九十六万股。”
  “什么,买进了九十六万股?”西瓦尔听到这话,浑身打了一个激灵,这个消息对他来说,真的太震撼了。他慌忙地问:“他从哪里搞到的这么多钱?”
  “谁知道呢。”熟悉的股票经纪人耸了耸肩膀,把双手一摊,示意自己也不知道钱的来历。不过出于朋友意气,他还是提醒西瓦尔:“我知道你的手里还有三万股好希望股票,不如就趁着这拨反弹割肉出局吧,否则破产清盘的时候,就全部变成了废纸。”
  假如说西瓦尔重新走进交易所时,心里还有卖出股票止损的念头。但听完这位熟悉的股票经纪人的话之后,他的脑子里就冒出了新的想法:不是说对方是骗子吗?如果真的是骗子,会在股票快宣布破产清盘时,投入将近十万英镑吗?
  作为一名资深的股票经纪人,西瓦尔意识到此事的背后肯定有文章。为了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又问那名经纪:“克拉道格先生在什么地方?”
  “应该在他的办公室里,”那名经纪用嘲笑的口吻说:“正和那位金矿的主人,讨论如何处理破产事宜吧。”
  西瓦尔没有说话,只是干笑了两声,盯着交易台上的小黑板开始思索起来。如今西瓦尔已经放弃了割肉出局的念头,他甚至再想,不如趁如今的股价低,自己逢低再买一点。没有联系到波亨女士,不能动用她的资金,但自己手里的资金,买上几千股还是没有问题的。
  想到这里,西瓦尔奋力地向前挤去,在靠近柜台的位置,冲着交易员大声地喊道:“好希望4先令买进五千股。”
  围在柜台四周的股票经纪们,听到西瓦尔要买进好希望股票,顿时一片哗然。大家心里都很明白,好希望股票之所以还维持如今的股价,完全是因为不久前,有一笔近百万股的成交,使股价暂时趋于了稳定。可是没有实质利好的支持,这股票还是摆脱不了破产清盘的命运。因此对西瓦尔的这个举动,众人都开始议论纷纷。
  那位股票经纪奋力地挤到西瓦尔身边,冲着他大声地说:“西瓦尔,你疯了。大家都知道好希望股票破产是迟早的事情,你居然还要买进。”
  “肖特!”西瓦尔望着自己的朋友,对他说:“你相信我吗?”不等对方回答,他就自问自答地说,“假如你相信我,那就跟着我买进。你放心,我不会害你的。”
  被称为肖特的股票经纪,听完西瓦尔的话之后,沉思了片刻,便果断地摇着头说:“西瓦尔,我的朋友。我是不会买好希望的,我劝你趁着还没有彻底崩盘,把手里的股票都放掉吧,这样还能挽回一些损失。”
  西瓦尔见肖特不听从自己的劝说,便转头冲着还站在柜台旁发呆的交易员喊道:“喂,你还愣着做什么,没听到我说的话吗?以4先令的价格,买进五千股好希望股票。”假如不是要上万英镑的交易,才能去大额交易柜台的话,西瓦尔也不想在这里成为众矢之的。
  看到交易顺利完成,西瓦尔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他心里暗暗地想:“就算这只股票破产清盘,自己也不过损失了一千英镑。但假如这只股票突然出什么利好,自己就能获得巨大的收益。”
  这时有交易所的工作人员走过来,冲着人群里大声地喊了几个名字。等被叫到名字的经纪们走出人群后,他恭恭敬敬地说:“几位先生,外面有你们的电话。是你们的客户打来的。”
  几名经纪离开后不久,又匆匆返回了交易厅。他们一进门,就疯狂地挤到了柜台前,七嘴八舌地冲着交易员喊道:“5先令买入好希望一万股!”
  “5先令9便士买入好希望股票两万股!”
  “6先令买入好希望……”
  听着这几名刚接了电话回来的股票经纪人,发疯似的加价买好希望股票,喧哗的交易大厅变得安静下来。除了能听到那几名股票经纪的喊买进的声音外,其余人都是鸦雀无声。
  西瓦尔看到那几名同僚,如同发疯似的喊着买入好希望,下意识地想道:“难道是好希望股票出什么利好了吗?”
  随着几人的叫卖,原本横盘的好希望股票开始快速拉升,从4先令到5先令,又快速地飙升到了6先令。这些其他的股票经纪沉不住气了,纷纷互相打听:“怎么回事,为什么好希望股票上涨了?”
  最先用5先令成功买入一万股的股票经纪,得意地对旁边的人说:“我刚刚接到客户的电话,一切都搞清楚了,亨利·亚当斯先生是真正的百万富翁,以前报纸上对他的报道,都是完全错误的。”
  “什么,亨利·亚当斯是真的百万富翁?”听到这个消息的人,忍不住吃惊地问:“你的消息可靠吗?”
  “当然可靠。”另外几名也买入了好希望股票的经纪大声地回答说:“我们的客户,亲眼看到了那张众说纷纭的百万英镑支票,亚当斯先生是真正的百万富翁。”
  虽说有不少人对这几位同僚的话,还持怀疑态度,但旁边已经有人开始大声地叫买。不久前刚涨到6先令的好希望,又继续上涨了。
  “我说,西瓦尔,你那么果断地买入好希望”刚刚还不看好西瓦尔买进好希望的肖特,此刻凑到了西瓦尔的身边,讨好地问:“你是不是得到什么内幕消息了?”
  “肖特,我什么内幕消息都没有。”看到好希望股票在快速上涨,扬眉吐气的西瓦尔,用教训的口吻对肖特说:“你从事这个行当也快十年了,如果没有重大的利好消息支撑,亚当斯先生会一口气买入近百万股吗?趁着现在好希望上涨的幅度还不大,我劝你把手里的资金都买成这只票,再晚恐怕就来不及了。”
  肖特抬头朝小黑板望去,发现短短的几分钟内,好希望股票已经从6先令涨到了12先令。想到西瓦尔买进五千股,只花了一千英镑,而自己此刻出手买入,同样的股数却要花三千英镑时,不禁变得踌躇起来。
  见肖特站在原地发呆,西瓦尔也不催促他,而是望着小黑板上不断上涨的股价偷乐。他心情激动地想道:没想到自己的运气这么好,买入还不到半个小时,就赚了两千英镑,相当于自己一年的收入了。
  “克拉道格先生来了!”正当交易进行得热火朝天时,不知谁喊了一句。
  众人扭头朝交易厅的大门望去,只见前两天垂头丧气的克拉道格,此刻正神采奕奕地走进了大门。围在交易柜台前的人,呼啦啦地涌了过去,把克拉道格围在中间,乱纷纷地问:“克拉道格先生,消息是真的吗?亨利·亚当斯真的是百万富翁吗?”
  “没错,亨利·亚当斯先生的确是百万富翁。”受了几天憋屈气的克拉道格趾高气扬地说:“大家之所以会对他产生误解,完全是因为报纸的错误报道所导致的。如今黑廷斯先生正在邦布利斯酒店陪着亚当斯先生,准备找报社讨个说法。”
  那些原本就在买好希望的股票经纪们,克拉道格的话让他们吃了一颗定心丸,又重新回到交易柜前继续买进好希望。而那些没有得到客户指示的经济们,则还停留在克拉道格的身边,殷勤地问长问短,想了解更多对自己有用的信息。
  就在这时,不知谁喊了一声:“你们快点看门口。”听到他喊声的股票经纪们,扭头朝门口望去,只见交易大厅的门外站着一大群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因为交易大厅是不准外人随便进出的,因此他们只能站在门外,隔着玻璃朝里面拼命地招手。
  有眼尖的股票经纪从人群里,看到了自己的客户,连忙快步地跑了过来。他刚拉开门,外面就传来一阵乱哄哄的喊声:“快点买好希望,快点买好希望……”他的客户更是一把抓住他的手臂,激动地说:“立即买好希望,把我所有的钱都买成好希望。”
  闻讯赶来的股票经纪们,都相继在门口找到了自己的客户,并得到了相同的指令:“立即把所有的钱买入好希望股票。”
  当所有的股票经纪都挤向交易柜,拼命地喊着买进好希望股票时,卖盘彻底消失了,只剩下清一色的买盘。站在小黑板前的交易员,不停地在黑板上写着好希望的股价:15先令,15先令9便士,17先令,17先令9便士……
  克拉道格站在人群的后面,望着小黑板上不断上涨的数目,心跳得特别厉害。他原以为下午买入的九十六万股好希望股票,会因为该股的破产清盘而变成废纸,但如今看来,自己的判断错了,幸好亚当斯先生固执己见,非要买进,否则就错过了这拨赚钱的良机了。
  看到股价变成30先令时,他激动得满脸通红,因为亨利和劳埃德两人手里所持有的股票,市值已经上涨到了一百八十万英镑,就算没有那张百万英镑的支票,亨利也是不折不扣的百万富翁。
  看到没人卖出好希望,那些没有能买到的股票经纪们红眼了,他们拼命地抬高买价,幻想会有沉不住气的人能放出一些股票,这样自己就能买进,给等在交易大厅外面的客户一个交代。
  如今形势明朗,只要不是智商欠费的人,都明白只要持有这只股票,就铁定能赚大钱,怎么可能傻乎乎地卖出股票呢。
  就这样,好希望股票在剩下的交易时间里,没有任何成交,但股价却是涨势如虹,最后以52先令的价格,为当天的交易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