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回到英国当大亨 > 第0047章 孤注一掷

  眼下所发生的一切,都在亨利的计划之中,他本来想睡觉睡到自然醒,然后吃过午饭,再不紧不慢地转悠到交易所,看看行情如何,以决定是否乘机抄底。
  但还没到午餐时间,套间的房门就被人敲得山响。从睡梦中惊醒的亨利,翻身下了床,慢吞吞地走到了门前,伸手打开了房门。
  门口站着一脸焦急的乔纳森,他看到亨利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急得直跺脚:“亚当斯先生,不得了,出大事了!”
  亨利知道自己此刻不能表现得太淡定,否则肯定会引起对方的怀疑,连忙装出一副惊慌的样子,用颤抖的声音问道:“经理先生,出……出什么事情了?”
  乔纳森说:“如今一楼大厅里聚集了四五十人,他们有的是您的债主,有的是好希望股票的投资者,他们是来找您要账和讨说法的。”
  “经理先生,”亨利装出一副六神无主的样子,对乔纳森说:“麻烦您转告那些人,请他们先回去,等下午再来,我到时会给他们一个交代的。”
  打发走乔纳森之后,亨利想到大厅里挤满了来找自己要账和讨说法的人,那么原来的计划也要进行相应的调整。他慌忙换好了衣服,打算立即赶往证券交易所,只要好希望股票的价格合适,就立即抄底买入。
  刚走到走廊上,迎面就遇到了金妮文夫人,老太太破天荒地没有抱着那种深受她宠溺的蓝猫。一见到亨利,金妮文夫人就扑过来,一把抓住了亨利的手臂,激动地说:“亚当斯先生,好希望股票是不是要破产清盘了?”
  “金妮文夫人,”虽说最近老太太不待见自己,但亨利依旧表现出了应有的礼貌,“我不知道您是从什么地方听到的谣言,好希望股票好好的,怎么会破产清盘呢?”
  谁知金妮文夫人听后,不光没有露出欣慰的表情,反而抬手抹起了眼泪:“我用全部的家当买进了好希望股票,40先令买进了三千股。可我刚刚听说,好希望的股价正在暴跌,已经跌到了6先令。才短短的几天,我的家当就只剩下了原来的零头”
  亨利在心里默算着:40先令等于2英镑,买入三千股就是六千英镑。如今股价只剩下了6先令,也就是说金妮文夫人的家当只剩下九百英镑,损失的确挺惨的。
  金妮文夫人掏出手绢擦了擦眼泪,继续说道:“不光是我买进了好希望股票,我的几位好朋友,也听信了我的话,买进了好希望。如果好希望真的破产清盘了,那我们该怎么办啊?”
  望着面前这位哭哭啼啼的老太太,亨利心软了。他原本只是利用支票失踪一事,在股市上捞取第一桶金,但没想到会牵连这么广,连邦布利斯酒店里的住户,都有不少人买进了好希望股票。
  “金妮文夫人,您不用担心。”亨利闭着眼睛只思索了片刻,又重新睁开眼睛对金妮文夫人说:“我向您保证,好希望股票绝对不会破产清盘的。最迟在下午收市前,我就会给你们一个交代。”
  亨利来到一楼大厅时,发现要债和讨说法的人已散去不少。但剩下的人一看到他出现,又呼啦啦围了上来,把他围得水泄不通。亨利急着去交易所,急于摆脱这帮人的纠缠,便把双手举过头顶,拼命地挥舞说:“安静,先生们,请保持安静!”
  等众人安静下来之后,亨利大声地说:“先生们,我如今要出去办事,恐怕要等到下午两点左右才能回来。我向你们保证,我到时一定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
  围着亨利的这帮人自持身份,听完亨利的保证后,也就没有再为难他,而是主动让出了一条路,丝毫没有阻止他离开的意图。
  亨利在门外坐上马车,匆匆赶往交易所。他望着那些站在门口目送自己的债主和投资者,脑子里冒出了一个奇怪的念头:“难道他们就不担心我会跑吗?”
  马车到了交易所门口,亨利没有轻易地进门,而是穿过马路,去了克拉道格的办公室。推开门,他看到劳埃德和克拉道格两人正面对面坐着,不停地唉声叹气。
  “先生们,”亨利大声地问道:“好希望股票的行情怎么样了?”
  “行情?!”克拉道格望着快步走进来的亨利,冷笑着说:“都快崩盘了,哪里还有什么行情啊。”
  “亨利,”看到亨利的出现,劳埃德如同见到了救星。他从座位上站起身,三步并作两步来到了亨利的面前,紧张地问:“你不是说,有办法可以不让好希望股票破产清盘吗?你现在能告诉我,是什么办法吗?”
  “劳埃德,我的老朋友,请您稍等一下,我有话要问克拉道格先生。”亨利绕过了劳埃德,来到克拉道格的面前,再次把进门时的问题重复了一遍:“好希望股票的行情怎么样?”
  “很多股票经纪人知道昨天收盘时,波亨女士大量买进好希望股票的消息。他们以为对方获得了什么内幕消息,因此上午开盘后,股价一直在做横盘整理。”克拉道格说道:“谁知在一个小时前,忽然有不少的报刊出了号外,说您的债主云集酒店,正在向您逼债。结果这个报道一出,股价就开始跳水,刚刚上午市收盘时只有5先令。”
  “亨利,”劳埃德走到亨利的身边,着急地问:“如果没有利好消息支持的话,下午好希望开盘后,还会惯性下跌的。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你有什么好办法,拯救好希望吗?”
  “劳埃德,我觉得我应该去交易所,和那些股票经纪人好好谈谈。”亨利回答说:“劝说他们不要抛掉好希望股票,相反,还应该大量地买入。”
  满怀希望的劳埃德,听到亨利说出的居然是这个办法,立即默不作声了,他的心里暗自后悔,前两天股价走高时,为什么不及时在高位套现。如今就算想套现也晚了,手里的股票根本就卖不出去。
  而劳埃德在迟疑一阵后,说道:“亨利先生,我觉得这恐怕不行吧。有不少的股票经纪人因为您而亏了钱,假如他们在交易所里见到您,准会把您扔出来的。”
  亨利心里很明白,自己此刻进入交易所,去说服那些持有好希望股票的股票经纪人,无异于火上浇油,被人扔出来都是轻的,没准还会被暴打一顿。但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一步,亨利决定做戏做全套,吃一些皮肉之苦,以便能获得更大的收益。
  看到亨利扭头就朝办公室外走去,劳埃德和克拉道格担心他会吃亏,赶紧追了上去。
  亨利走进了交易所,推开交易大厅的门。他快步地来到了好希望股票的交易柜前,冲着那些还没有离开的股票经纪人大声地喊道:“先生们,我是亨利·亚当斯,我有几句话要对你们说……”
  谁知他的话刚说了一遍,人群里就有人高声喊道:“他就是亨利·亚当斯,抓住他,别让他跑了。”
  随着喊声,大厅里的秩序顿时打乱,无数的人朝亨利涌了过来。这些股票经纪们可没酒店里的那些人讲道理,他们围住亨利之后,一边咒骂着,一边冲他又推又打。不一会儿的工夫,亨利的脸上就挨了几个巴掌,身上的礼服、头上的帽子也被扯破了。
  害怕遭到池鱼之殃的劳埃德和克拉道格,此刻就站在交易大厅的门外。看到亨利被人围殴,他们生怕自己进去也会遭到同样的待遇,只能站在门外,用手捂住自己的眼睛,不忍心看到大厅里惨绝人寰的一幕。
  股票经纪们把亨利暴打了一顿后,几人上前,七手八脚地把躺在地面上的亨利抬起,来到交易大厅的门口,把他朝门外一扔,又掉头回到了厅内。
  劳埃德和克拉道格连忙上前,把被打得鼻青脸肿的亨利扶起来。劳埃德关切地问:“亨利,你没事吧?”
  “我没事,只是一些皮外伤。”亨利强忍身上的疼痛,用手背抹去了最近的血沫,扭头对克拉道格说:“克拉道格先生,我们先回您的办公室吧,我还有事情要拜托您。”
  等回到了办公室,克拉道格让助手打来了一盆热水。他蘸水的毛巾为亨利擦拭脸上的血迹时,试探地问:“亚当斯先生,不知我有什么可以为您效劳的?”
  “我想问问,好希望股票的股本有多大?”
  “流通股有二百七十股,按照如今5先令的股价来计算,市值为六十七万五千先令。”
  “我再问一个问题,我的名下有多少可以使用的资金?”
  克拉道格恭恭敬敬地回答说:“您两次在好希望股票上所赚取的利润,是九万六千英镑。”
  “九万六千英镑,”亨利听了,微笑着点点头,说道:“还真不少呢。”
  “亨利,”站在一旁的劳埃德,听到亨利和克拉道格的对话,隐约猜到了亨利的用意,便试探地问:“你是打算用这笔钱,来买入好希望,以挽救它即将破产的命运吗?”
  “亚当斯先生,”劳埃德刚说完,克拉道格又劝说亨利:“如果我是您的话,我是绝对不会再把钱投入这支股票。要知道,利空频出的好希望,一点利好消息都没有,投资者的信心已经垮了。您用这么多钱买股票,等于就是把钱扔进了水里,连个响都听不到。”
  亨利没有和克拉道格争辩,而是走到一旁的长沙发上坐下,然后开口说:“克拉道格先生,我会在下午开市后,选择合适的价位买入。劳埃德是我的朋友,我绝对不会眼睁睁地看着他破产的。”
  早已濒于绝望的劳埃德,听亨利这么说,心里感到暖暖的。他走到亨利的面前,握住对方的双手,激动地说:“亨利,我的老朋友,谢谢你。就算我真的破产了,我也会想办法报答你的大恩大德。”
  下午开盘后,好希望股票还是继续下跌。根据在交易台里的助手报告,在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内,好希望股票就从5先令跌到了2先令。而且都是清一色的卖盘,一个买盘都没有。
  “我的助手报告,说好希望已经跌到了2先令,而且只有卖盘没有卖盘。”克拉道格望着愁眉苦脸的劳埃德:“黑廷斯先生,如果您的运气不好,没准今天收市时,好希望股票就会宣布破产。”
  “克拉道格先生,”没等劳埃德说话,亨利就抢先问道:“我想问问,我名下的资金,如果在2先令的价格买进,能买多少股?”
  “九十六万股。”克拉道格不假思索地说出了这个数据后,感觉自己嘴里发苦,就算以昨天的收盘价,九万六千英镑也只能买十六万股。短短的一天,同样的资金能购买的股票数量就增加了六倍,这简直太令人吃惊了。
  “全部买成好希望股票,一个英镑都不要留。”亨利自信地说:“就算估计在不停地下跌,这么大的买单应该可以扭转单边下跌的走势吧。”
  “亚当斯先生,”亨利的决定让克拉道格惊呆了,作为一名职业的股票经纪人,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再规劝对方一句,免得将来后悔:“要知道购买好希望的投资者们,已经丧失了信心,就算你买入了三分之一的股票,但要扭转局面,希望也是很渺茫。我觉得您应该慎重考虑一下,再决定是否买入这只股票。”
  “不用考虑了。”亨利态度坚决地说:“克拉道格先生,立即帮我买进股票吧。哪怕这些钱最后打了水漂,但能帮我的朋友劳埃德一把,我觉得也是值得的。”
  亨利孤注一掷的举动,让陷入绝望的劳埃德看到了一线生机,他走到亨利的面前,张开双臂给他来了一个拥抱,再次激动地说:“亨利,我的朋友,谢谢你。我会永远记住你对我所做的一切。”
  此刻卖出好希望股票恐怕不容易,但要买入简直是太简单了。克拉道格只打了一个电话,便向亨利报告说:“亚当斯先生,我已经在2先令的价位,帮您买入了九十六万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