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回到英国当大亨 > 第0035章 分歧

  第二天,贝克等人如期而至,为亨利誊写新书稿。
  亨利在背诵《魔戒》的第一卷时,眼光总是不自觉地瞥向门口,觉得劳埃德在下一刻就会出现在门口,向自己汇报交易所里的股票行情。
  由于心不在焉,亨利背诵的内容不时出现错误,直到午餐时间,也不过完成了五六千字的稿子。贝克看出亨利不在状态,便试探地问:“亚当斯先生,我看您今天好像精神不好。要不,您先休息一下,我们等晚上再过来?”
  亨利也觉得自己此刻的状态不好,就算勉强写下去,还不知会有出多少错,便点头同意了贝克的提议:“我可能是昨晚没休息好,以至于今天始终无法集中精神,那就麻烦你们先回去,等下午三点以后再来吧。”
  打发走贝克之后,亨利的心里开始琢磨,自己是否需要去交易所一趟。别看昨晚把该交代的事情,都向劳埃德交代了,可要是他擅作主张,非要等股价再涨高一点买。没准等谣言以传开,股价暴跌时,自己不光赚不到钱,没准还亏不少。
  想到这里,他走进卧室,打开了衣柜,准备换衣服。谁知他刚拿出昨晚的那件外套,就听到门口传来了一个慌乱的声音:“亚当斯先生,您要出门吗?”
  亨利扭头朝卧室的门口望去,只见神情慌张的汉娜,正手足无措地站在门口。她看到亨利转头望向自己,又把刚刚的问题重复了一遍。
  “是的,我要出一趟门。”亨利看到对方的这个表情,知道她是做贼心虚,担心自己发现支票失踪。为了不让自己的计划露出破绽,亨利表情如常地问道:“你有什么事情吗?”
  “是这样的,亨利先生。”汉娜红着脸掩饰地说道:“我来这里,是想问问,您的午餐是在套间里吃,还是到楼下的餐厅吃?”
  “不了,我要出门,恐怕要很晚才回来。”亨利为了安她的心,故意说道:“别说午餐,就连晚餐恐怕都不会回酒店里吃。”
  汉娜得知亨利要等到很晚才回来,不禁暗自松了一口气,她看了一眼凌乱的床铺,试探地问:“亚当斯先生,需要我现在帮您收拾房间吗?”
  “那麻烦你了。”亨利朝汉娜点头致意,随后迈步走出了房间。
  来到大厅里,亨利没有看到乔纳森的影子,便走到了前台,问招待员:“劳驾,我想去一趟交易所,能麻烦帮我找一辆车吗?”
  前台招待员雷纳听亨利说完后,微微一笑,彬彬有礼地说:“亚当斯先生,请您稍等片刻,我立即帮您安排。”说完,他朝不远处站着一名小门童招了招手,示意对方过来。
  等小门童来到前台时,雷纳吩咐他说:“亚当斯先生要到交易所去,你带他到外面去乘坐酒店的专用马车吧。”
  “是。”小门童答应一声后,毕恭毕敬地对亨利说:“亚当斯先生,请跟我来,我带您到马车那里去。”
  亨利来到交易所的门外,打发走马车夫以后,站在门口考虑了一下,觉得自己应该先到对面克拉道格的办公室去看看,没准能在那里找到劳埃德。
  当他穿过马路,走进那间熟悉的办公室时,坐在桌后的秘书立即站起身,朝亨利躬身施礼,礼貌地招呼道:“午安,亚当斯先生,请问您是来找克拉道格和黑廷斯两位先生的吗?”
  “没错。”亨利给了对方一个肯定的回答后,反问道:“他们在吗?”
  “是的,亚当斯先生,他们都在里面。”秘书说着,起身走到了紧闭的房门前,抬手敲了敲门,随后走进去对里面的人说道:“亚当斯先生来了!”
  “我的老朋友亨利,你果然来了。”没等秘书从屋里走出来,劳埃德已经抢先出了门,他上前和亨利来了一个热情的拥抱后,拉着亨利朝屋里走了,一边走还一边得意地说:“亨利,你可能想不到吧,我们的好希望股票已经涨疯了。”
  “午安,亚当斯先生。”亨利刚走进里屋,克拉道格就满脸笑容地迎上来,主动向亨利伸出了双手:“能在办公室里再次见到您,是我的荣幸。”
  亨利刚在沙发上坐下,就听到劳埃德在激动地问自己:“亨利,你猜猜,我们的好希望股票涨到什么价位了?”
  亨利记得周五的收盘价是38先令,就算涨势再猛,能有四十多先令的价格就顶破天了。他便试探地说:“我想,股价应该在45先令附近徘徊吧?”
  “我的朋友,你真是太保守了。”劳埃德和站在一旁的克拉道格对视一眼后,得意洋洋地宣布说:“今天上午一度冲到了75先令的价格,后来略有回落,但午市的收盘价,还是站在了70先令。”
  “什么,最高75先令?!”亨利被这个价格惊呆了,他猛地从沙发上蹦了起来,吃惊地说道:“我的上帝啊,又上涨了差不多一倍的价格。”他停顿片刻,又进展地问,“如今的股价已经过高,随时有冲高回落的危险。劳埃德,不知你有没有把我名下的股票都卖掉?”
  “放心吧,我的朋友。”劳埃德眉飞色舞地说:“你名下的股票,我已经让克拉道格在74先令的价格全部放掉了。扣除成本,你在不到两天的时间内,就足足赚了七万两千英镑。”
  得知自己名下的股票,已经全部在高位套现,亨利的心里感到很受用。和劳埃德说话时,虽然努力保持平静的语气,但脸上遏制不住的笑容,还是暴露了他内心的狂喜。
  “劳埃德,那你名下的股票呢?”亨利想到自己曾经让劳埃德也卖掉一部分股票,不知他按照自己的话做没有,便小心翼翼地问:“也卖掉了吗?”
  “没有,我的朋友。”劳埃德摇着头说:“如今好希望的股票行情这么好,此刻卖掉,肯定会少赚很多钱。我打算等金矿里完成黄金后,再减少一些仓位。”
  “是啊,亚当斯先生。”劳埃德说完后,克拉道格也补充说:“好希望股票的走势这么好,而且全是买盘没有卖盘,保守估计,到本周末,这支股票的股价应该突破100先令,成为交易所里的高价股。”
  “克拉道格先生,这支股票在不到两天的时间,就从2先令暴涨到了75先令,整整涨了将近38倍。”亨利苦口婆心地对克拉道格说:“您不觉得购买这支股票的股民都在投机吗?一旦发生点什么意外,他们将亏得血本无归。”
  “亚当斯先生,我觉得您说的情况不会出现。”克拉道格自信地说:“根据我从业二十多年的经验,的确有不少股民是带着投机的心态,来购买这只股票。如果是别的股票,出现这样的暴涨,我肯定早就劝黑廷斯先生清仓了。可这只股票却有实质性利好,除了金矿里有大量的黄金外,还有您这位百万富翁的名声做担保,持有股票的股民们充满了信心。试问,在这种情况下,这只股票怎么会崩盘呢?”
  “没错,亨利。克拉道格说得没错。”劳埃德叹着气说:“假如不是你一再叮嘱我要卖掉你名下的股票,我想今天我是一股都不会卖出的。哪怕多等一天,你都会获得丰厚的回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