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回到英国当大亨 > 第0022章 人来熟的金矿主

  由于在慈善拍卖会上的慷慨解囊,让亨利和绍勒迪希公爵一家的关系变得更加亲密。几乎每隔两天,他就会到绍勒迪希公爵家参加一次聚会,被公爵夫人介绍给来自伦敦各界的知名人士。
  距离拍卖会一周后的周四傍晚,亨利再次接到了绍勒迪希公爵夫人所发出的邀请,请他参加一个小范围的私人聚会。恨不得天天和波西娅黏在一起的亨利,自然不会推脱这样的邀请,他匆忙换好衣服,随送信的仆人一起赶到了公爵府。
  刚走到门口,亨利就听到客厅里传出的悦耳歌声,应该是公爵夫人请来的女歌手,在里面演唱意大利歌剧。
  一走进熟悉的公爵府,亨利一眼就看到客厅一角摆着的钢琴,一名身穿燕尾服钢琴师正在专心致志地弹琴,而那位曾见过几次的女歌手,正站在钢琴旁引吭高歌。
  看到亨利走入客厅,公爵夫人立即迎了上来,主动挽住亨利的手,热情地说:“亚当斯先生,没想到您这么快就来了。”她带着亨利来到了正在下棋的公爵身边,指着公爵对面的那位年老的棋手说,“我给您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父亲约翰朗斯登男爵。”
  “您好,男爵先生。”亨利伸手握住对方伸出的手,热情地说:“很高兴认识您。”
  介绍完自己的父亲,公爵夫人又带着亨利来到了客厅的另一侧,这里坐着波西娅和一位上了年纪的老太太。波西娅张开的手臂上,套着一卷毛线,而老太太正在把毛线绕成一个线图。公爵夫人介绍说:“这位是我的母亲朗斯登夫人。”
  “很高兴认识您,男爵夫人。”亨利彬彬有礼地说。
  男爵夫人抬头望着亨利,笑容满面地说:“真是一个懂礼貌的绅士。”夸奖完亨利后,她又接着说了一句:“亚当斯先生,您能帮我一个忙吗?”
  “男爵夫人。”虽说不知道对方要让自己帮什么忙,但考虑到对方是公爵夫人的母亲,波西娅的祖母,亨利还是毫不犹豫地回答说:“我乐意为您效劳。”
  “波西娅本来在给歌手画像,但却因为我而耽误了。”男爵夫人用爱怜的目光望着自己的孙女说:“不知您能否帮我挽线,让波西娅可以继续为歌手画像?”
  对于男爵夫人的这种请求,亨利毫不迟疑地回答说:“能为您效劳,是我的荣幸。”
  波西娅朝亨利甜甜一笑,手臂上的毛线便转移到了亨利手上。趁着亨利和自己的祖母挽线团的工夫,她又拿起画板和铅笔,认真地为正在唱歌剧的女歌手画像。
  几分钟过后,男爵夫人挽好了一个线团。趁着她转身去取新的毛线时,亨利凑近波西娅低声地说:“波西娅,我有很重要的事情,想和你谈谈。”
  “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和我谈?”波西娅听得亨利这么说,脸上浮现出一抹红晕,她有些扭捏地问:“是现在吗?”
  “当然。”亨利觉得以自己如今和波西娅的关系,完全可以把自己不是百万富翁的消息告诉她,便低声地说:“这里人太多,我们待会儿换个地方谈。”
  “好的,”波西娅低着头,脸颊红得快要滴血,用亨利勉强能听清楚的声音说:“我们待会儿去阳台说吧。”
  男爵夫人拿着毛线转过身,看到波西娅的脸红彤彤地,不由担心地问:“波西娅,你的脸怎么这么红啊,是不是不舒服吗?”
  波西娅正在犯愁该怎么立刻这里,听到祖母的问话,连忙顺水推舟地说:“是啊,祖母,这里太热了,我想到外面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去吧,孩子,到外面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男爵夫人说道:“亚当斯先生会帮我继续挽毛线的。”
  亨利刚听到男爵夫人让波西娅出去,心里还一阵窃喜。但他听到后面的话,笑容顿时僵在了脸上。一时间,他不知道自己是该留下继续帮男爵夫人挽毛线,还是跟着波西娅去花园,把自己的身份告诉她。
  就在这时,仆人从门外走了进来,站在台阶上大声地向公爵夫人禀报:“美国领事罗伯特,和劳埃德·黑廷斯先生到了。”
  “亚当斯先生。”听到仆人的禀报,公爵夫人连忙走到亨利的身边,歉意地对他说:“劳埃德·黑廷斯先生说是您父亲的老朋友,所以今晚的聚会,我也邀请了他。希望您不要怪罪我的自作主张。”
  “公爵夫人,自从我的父亲去世后,很多老朋友都失去了联络。”虽说亨利从来没见过这位劳埃德·黑廷斯,但他却很清楚,对方根本就不是自己父亲的老朋友,不过是一个套近乎的陌生人而已。不过他并没有拆穿这一点,相反还感激涕零地说:“您能邀请我父亲的老朋友参加这样的聚会,我从心底里感激您。”
  两人刚来到了门口,亨利就看到领事罗伯特,和一位中等身体的光头男子走了进来。
  “是你吗,亨利?”光头男子一看到亨利,就热情地招呼他:“你不记得我了?我是劳埃德·黑廷斯,你父亲的好朋友。我和你的父亲曾经合作过十几年,你小时候,还曾经抱过你呢。”
  亨利听到劳埃德·黑廷斯的这种说法,差点笑出声,上次见领事罗伯特时,他就说曾经在自己小时候抱过自己。如今见面的这位劳埃德·黑廷斯,居然也说出了同样的话。不过为了不伤对方的面子,他还是转出一副热络的样子说道:“原来是您啊,劳埃德·黑廷斯先生,这么多年没见,我都记不清您的样子了。”
  看到亨利向自己伸出手,劳埃德·黑廷斯连忙躬身下去,双手握着亨利的手,轻轻动了两下,嘴里自顾自地说道:“亨利,我前几年去了南非的约翰内斯堡,在那里开采了一处金矿。由于事情太多,以至于和很多老朋友都失去了联系,其中就包括你的父亲。前不久在报纸上看到你的照片,我一眼就认出了你。”
  听对方提到金矿,亨利立即联想到电影里让男主赚了大钱的角色,貌似也是开金矿的,难道就是眼前的这个人吗?他想再多问几句,以确定对方的身份:“劳埃德先生,我想问问,您的金矿叫什么名字?”
  “好希望,亨利,这个金矿的名字,还是你的父亲帮我取得。”劳埃德说到这里,脸上露出了难过的表情,还抬手在眼睛处抹了一把,似乎在抹去不经意间流出的泪水。“没想到,才几年不见,他就已经去世了。如果你有兴趣的话,我想和你谈谈金矿的事情,毕竟整个金矿也寄托了你父亲的梦想。”
  劳埃德的这种说法,把亨利惊呆了。他没想到,第一次见面,对方三言两语就把自己和远在南非的金矿绑在了一起。如此一来,自己就算不想帮他,也不得不帮他一把了。
  没等劳埃德继续说下去,和领事说完话的公爵夫人就走了过来,礼貌地对劳埃德说:“黑廷斯先生,你和亚当斯先生有话可以等会再说,我现在先给你介绍一下我的家人。”
  劳埃德跟着公爵夫人朝下棋的公爵和男爵走去时,还用整个客厅里的人都能听到的声音说道:“公爵夫人,我告诉您。亨利还只有一两岁时,我就曾经对别人说过,这孩子将来一定有出息。事实证明,我当年的话没有说错。”
  亨利环顾四周,见客厅里已经没有了波西娅的身影,他知道对方已经悄悄地去了阳台,便趁着大家不注意的工夫,偷偷走向另外一道门,准备从那里进入阳台,去见早已等候在阳台的波西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