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回潮 > 第二十八章 农具修造社木器厂大会!
一个时代总是有些人特别吃香,而这样的人会特别抗拒另一个时代的到来。
  
  因为时代变了,他们知道就不会再那么吃香了。
  
  比如修造社木器厂的孙玉保同志。
  
  面前这位木器厂第三号人物。
  
  他们以一种歇地底的方式来抗拒这个时代的到来。
  
  因为他们也发现这片神州大地开始了些变化,镇上乡下开始出现一些小商小贩了,农村里自留地种的瓜果蔬菜新鲜时蔬吃不掉的,拿到公社早市或者镇上,还有县里去卖,或者换取一些他们缺少的粮票什么的。
  
  一些地方甚至大胆地血书地搞起了责任承包制,一些地方社员签订协议,成立公社本来没有得养鸡合作社,养鸭合作社,养鹅合作社各种没有的合作社,对外公开,养殖得牲口归集体,但是对内都是各家各户,但绝不能对外说出去,不仅签协议,写血书,还当场发诅咒,生不出儿子,到河边淹死,走路摔死,各种都有。
  
  这些地方挂着合作社名头,好好干自己的。
  
  其他大部分的地方,虽然没有挂什么羊头,发什么誓,暗什么血书手印,但是生活,让他们不得不做出事来。
  
  农村谁家没偷偷摸摸养点鸡,甚至养几头猪的“大户”啊。
  
  因为实在靠那生产队里工分挣的不够全家吃啊!!!
  
  生产队里人人都在磨洋工,有得吃才怪。
  
  以前每个社员还能分到每年三百斤粮食那时大家都有干劲,后来每个社员只能一百斤,凑合着喝点稀饭也还能活,但是最后特们什么鬼日子,分到每个社员头上每年的粮食就几十斤,几十斤,每天一个人只能吃一两米,平均到三餐,只有三分之一两,真是天天喝稀饭了,天天喝稀饭那还有力气干农村的重体力活,这有的生产队就不得年年领国家救济粮了。
  
  国家粮年年领,那些收入不错的生产队反哺,那到最后也只是杯水车薪,还到不了社员手里。
  
  因为有些人在生产队,集体企业里很是红火,别人再怎么分不到东西,那些红火的人他们之所以能红火,就是他们浑水摸鱼之中比别人拥有,而这样的人最怕另一个时代的到来,那个不干活不能浑水摸鱼的时代。
  
  木器厂孙玉保同志就是这样的人,他特别抗拒这样一个新变化的时代到来。
  
  你磨洋工,他不说你什么,但是你一旦“出格”,你就倒霉了,他吃饱了,还要干活啊,不整人,显示自己的威严,让别人畏惧咯,不然别人反对你,他怎么继续捞油水钻空子自己得到,新时代来别人是在抢他的发家致富路。
  
  这些畏惧时代对别人显示自己能耐的人每每反倒是“时代先锋”让过时的时代变腐朽透底。
  
  当然因为他们的手段太过,遭人恨,那怕是后世他们死了都是臭骂名,当年那个谁,那老不死的真狠呐,子子孙孙都记得那时候村子里那些谁家出了“狠人”,真是死了还挨骂。
  
  ……
  
  集体产业工人呢也一样。
  
  所以面对这个主任,张高兴知道今天估计不能善了。
  
  这孙玉保同志要刷存在感了。
  
  因为自己是撞到虎口了。
  
  孙玉保说的义愤填膺,手舞足蹈。
  
  “我们木器厂显然要清理这样坏了一锅粥的坏老鼠屎。”
  
  被五花大绑后张高兴开始慢慢放大条,老汉已经心里开始接受最坏的打算,反正他也没想靠木器厂工资生活,不久之后木器厂连工资其实都发不出来了。
  
  彭埠镇修造设木器厂办公室。
  
  孙玉保让其他几个工人架着张高兴。
  
  “孙主任你这是做什么?”
  
  孙玉保指着张高兴。
  
  “是不是搞错了,孙玉保同志,张高兴娃子是我们厂里的模范工人,他干活多么的拼命,都尿血了,这样的同志怎么会是败类,孙主任你这莫不是搞错了吧?!”
  
  朱厂长显然有护短张高兴的意思。
  
  这让张高兴有些感动。
  
  以前为修造社木器厂没白尿血,最近给朱厂长的茶叶蛋也没白瞎。
  
  “是啊,孙主任,让他们走吧,放下张高兴同志,我们几个人先私下在办公室研究一下张高兴同志的问题,不必把动静搞那么大嘛?”
  
  这说话的是副厂长,这副厂长叫做刘亭开,算是张高兴的远方亲戚,他们不是直接的亲戚,他是外婆家那边亲戚的亲戚,然后通过这层关系当时张高兴才进入镇修造社木器厂的,不然那怕他是初中毕业,那么也很难被镇修造社木器厂收人。
  
  上次匆忙回家,就是借他的自行车,不然没有那一层关系,谁家这年代的大件,几百块钱的自行车借给你,这可不是九十年代的自行车,这可是七十年代末的自行车!
  
  但是现在一切都没有用。
  
  孙玉保同志这回要跟朱厂长和副厂长彻底地扛上了。
  
  这种扛是再一次他在木器厂显示威严的时刻。
  
  本来修造社木器厂大事基本由朱厂长,副厂长和他孙玉保三人共同商量着算。
  
  但是因为他吃相太难看,孤立他,这回他不得找回场子。
  
  他也知道这张高兴很得全厂人的喜欢,那小子干活厂里真是每个家伙拼得上,但是那又怎么样,不还是被自己抓到把柄了。
  
  “开工人大会!如果厂长和副厂长你们不组织,那我来组织了!”
  
  孙玉保从堵住张高兴开始就把动静整得非常的大。
  
  很多工人都停止了手中的木匠活。
  
  过来围观。
  
  “咦,那不是张高兴吗,去年被评为最佳新学徒的娃子,半月前听说他拼得都尿血了,大家都磨洋工,还能有那样干活拼的人,那娃子实诚得有些傻了。
  
  周围众工人议论纷纷。
  
  看着周围的工人越集越多。
  
  张高兴宿舍的工友看见张高兴正被五花大绑着。
  
  一个个心里暗道不好。
  
  这高兴还是出事了。
  
  特别是二狗子觉得很内疚,没有让哥们收手,反而还帮助他一起做那个木箱子,让哥们卖茶叶蛋。
  
  再就是土根兄弟,那天晚上尿尿,他只是稍微劝了一下,他应该劝得更多一些,不然现在也不会出事了吧。
  
  各人心思复杂。
  
  这事情看来没法善了和小了。
  
  “哎!”
  
  副厂长轻叹一口气,然后默契地给厂长一个眼神,朱厂长也会意。
  
  已经没办法了,任由他孙玉保去搞,还不知道将张高兴怎么往死里折腾,他们整,还能保护着娃一些。
  
  “修造社木器厂工人大会,一会四点开吧。”朱厂长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