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回潮 > 第一百二十三章 冲上汹涌的潮头!

  “大家一二三起机器!”
  “一!”
  “二!”
  “三!”
  “起!”
  “嘿哈!”
  “嘿哈!”
  众人齐力将机器一台台卸下来,滨江东安机械厂的安装师傅将机器安装。
  “搭把手,把扳手拿过来。”
  “螺丝螺丝!”
  ……
  忙活一天,滨江东安机械厂的安装工人将机器调式好。
  滨江市区。
  “兄弟们,你们要么是我下乡前的兄弟哥们,要么是我下乡时候认识的知青哥们,我知道大家现在都闲得蛋疼,成天无所事事,今天把大家都约来,我这是有一件好事情告诉大家。”
  “旦哥啥好事儿,要给我们这么多人介绍你溜冰场的妹子?”有人哈哈大笑地开着玩笑道。
  “比女同志更有吸引力,我给大家都找到一个好工作了。”
  “真的假的?旦哥你那个溜冰场要招人,可那里那能容得下我们这么多人哟?!”
  “当然不是那溜冰场,那地方庙太小,有个大的地方哩。”
  “啥地方?!”
  “恰恰香商贸公司。”
  “没听过呀?”
  “那是做什么的公司?”
  “做瓜子的公司,需要大量销售人员……”
  在离溜冰场不远的地方,张高兴又租赁了一套院子,作为公司的总部,刘家贩那边工厂生产的瓜子运送到这边来,这边商贸公司将负责分配售卖。
  他做了一些前期工作,比如将整个滨江划分成十个区域进行瓜子的销售。
  准备招聘十组销售人员对整个滨江进行分区域版块地销售。
  这招人的事情交给了郑旦。
  如今的他在溜冰场附近的地头可劲地出了名头,谁人不叫他一声旦哥。
  就连那些大学生也是。
  但是之前,他被那些小巷子里的大学生那里正眼瞧过,都是对自己鼻孔朝天的,他心里能爽气了,现在那些来玩的大学生谁不喊自己一声旦哥,说自己那老板,也是大学生的身份,随随便便就是几张大团结给自己那天付了医疗费,他这个人服软不服硬,但是张高兴会来事又爽气的,折服了他,他觉得他以后是个人物。
  不过现在的他郑旦似乎也成为了一个“人物”了。
  前些日子偷袭他的家伙们现在都成了郑旦的小弟,场子里有人闹事,只要一个信儿,他们都绝对会第一时间过来。
  这郑旦,张高兴啊就是捡到一个可塑之才。
  现在他也是将其培养成一个人物,立足滨江,打响整个东三省,不然也不会让其给自己找人,这年代知青回乡,没工作的人大把,他要自己招人也就是一两天的事情,能很快招满。
  但是他放权了,郑旦现在将负责溜冰场和商贸公司。
  溜冰场除了特殊事件,什么打架摩擦啥的也没什么大事情,坐着收钱,收银员再招人就是。
  郑旦帮自己领头,恰恰香瓜子商贸的事情他就能扫操心一些。
  他不太愿意做一个亲历亲为的老板,在早期的时候,他觉得亲历亲为是需要的,但是现在他给自己定位的角色不再是一个公司的老板,而是幕后运作人。
  这年代他暂时还没想做什么品牌,做什么特别长久的生意,这改革开放初期,什么生意让他赚钱,他就做什么,安排人去做,他所要做的是,立项目,投资,然后培养骨干,最后就是收钱,也是最主要的目的,他要赚钱,他要积攒雄厚的资本,待神州大地政策完全放开,他要做品牌,做百年企业,做大事业,现在除了把东杨木雕当点事业来做,其他的,他就是为了赚钱,积累资本。
  去岛国捞更大的一笔,然后参与国内不久后南方轰轰烈烈的各种商业项目。
  至于担心以后郑旦跟自己不一条心,张高兴也是做了一手,就是生产方面,他完全没有让郑旦插手,联系两头的是张高兴和张天德。
  商业上的利益纷争太多,张高兴一直都是胆大心细。
  很快,郑旦给了自己三十多号人的名单,这些将是他恰恰香瓜子公司的第一批销售人员。
  张高兴将人员分成十个组,每组销售人员定员三到四人,小组成员各自人员先轮换地做各小组长,考察绩效,确定最终销售小组组长的名单,未来销售部经理将看那个小组做得最好,由组长晋升。
  公司未来一年的时间计划立足整个东三省,每个小组人员将扩大十倍不止,以市为区域划分市场……他们晋升的空间无比巨大。
  第一批瓜子炒好了,运到了恰恰香商贸公司。
  张高兴开了营销大会。
  “各位好好干,无论是升职的机会,还是薪资,都绝对是其他工厂公司不能相比的,只要大家卯足了劲地干,每个人都将能赚到钱!”
  想要这些人一直跟自己干下去就是让他们赚到钱,张高兴也不打马虎眼,说的都是实诚话。
  不过,这工厂和商贸公司这加起来的员工已经超过五十多号人了。
  这在滨江这地方,似乎有点招摇了,这不同于东杨木雕厂啊这里,那里还算是集体厂,他只是暗地里承包的模式。
  现在滨江这事儿,如今虽然改革开放了,但是搞这么大的动静,简直是以一种粗暴的方式把自己暴露出来。
  不过把自己的公司分成两部分,一部分在乡下,一部分在市区这会好一点,毕竟市区的不知道你到底是不是乡下集体产业,乡下的生产公司,那些农民更质朴,他们肯定不砸自己得饭碗。
  这年代在外面做工厂啊,就相当于冲上汹涌的时代得潮头,风险还是很大的,虽然总体上来说是没什么事情,那种视私有制为毒虫猛兽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他张高兴清楚地知道未来几十年的政策走向,但是南瓜子王年傻子也几进,虽然倡导个人发家致富,但是这年代一旦达到一定别人眼红的资产,个人工厂雇佣超过了一定规模,还是会诟病是走资本主义路线,是资本家。
  比如再过几年,大家都看到个体户挣到钱了,但是很多人还是不会做,只有那些刑满释放人员,或者一无所有的老混混们才去干个体户,因为大多数对于个体户都是抱着鄙视和恐惧的心态。
  别看他们衣着光鲜亮丽地赚到了一些钱,但是政策要是万一回到了从前,那些代表资本主义路线的个体户,就是首当其冲地沦为阶级敌人,寻常的良善之家是不愿意冒那个风险的。
  张高兴既然决定做了,这些风险也是考虑了,现在的他坐在校园里面每天都有哗哗的钱进账,恰恰香瓜子一经推出,就得到了广大滨江各厂工人的喜欢。
  一些腐透底的大国营厂磨洋工也无聊得很,磕点瓜子最适合解乏了。
  这是他们最后的“末日”狂欢,一个民营企业舞动乾坤的时代慢慢序幕拉开,恰恰香瓜子,希望猪食料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