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回潮 > 第七十四章 我们是“伐木累”

  张高兴前世在工厂里面做木雕工人几十年,就算是混也会一些东西了。
  当然张高兴会的不是纯粹的木雕技艺多么精湛,后世西杨木雕之所以东杨有老师傅也赶不上,其他地方也拍马不及,是因为西杨县木雕产业率先实行了工序化生产,在别人是刀矛剑戟的时候,人家已经是飞机大炮。
  所以后世木雕产业拼得不完全是个人技艺。
  因为就算东杨后来清醒过来,大力反过来挖流失的东杨老艺人,为时早已晚了。
  一步慢,早已经是步步慢了。
  修造社见张高兴和刘亭开等人回来。
  朱厂长迫不及待地上前询问:“高兴啊,亭开,老候,你们回来得这么快,找到适合做的项目了没?”
  “找到了,我们从今天开始做龙凤呈祥樟木箱!”
  张高兴喜悦地大声道。
  在沪海那里张高兴从搞到了那樟木箱的照片.
  “就是这个,长二十八寸,高十寸,宽……雕上龙凤呈祥……朱厂长你看看。”
  “对了,二狗子,二狗子过来,让你请来的老师傅们看一看,这樟木箱雕刻能不能做?”
  这时候一个七十岁颤颤巍巍地老头上前,这是二狗子请的一个相当德高望重的木雕老艺人,不过最近十几二十年没做这玩意了,之前从民国开始他就跟自家父亲学木雕手艺,后面一直做到解放后,由于破四旧,这木雕属于封建糟粕,这不就中断了十几二十年,但是前四十年从小大半辈子都是做木雕,手上的活不会因为歇了二十年而生疏,反倒是这二十年经过人生磨砺,心中已有新的感悟,在木雕上的境界更高了。
  “这龙凤呈祥做的只是形在,没有神韵,我的手艺比这个要好哩!”
  老艺人很是自信地说道。
  他的话让张高兴心中甚是欢喜,东杨县的老艺人以及传人这一世,将不再被西杨人挖去,他张高兴要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尽可能地接受消化掉东杨这些有绝活的老艺人们。
  让老艺人们再次发挥它们的余热,让年轻的东杨小伙子继承老祖宗的技艺,未来东杨的木雕产业不只是流水线木艺产品,他还将打造纯手工木雕,打造木雕匠师体系,给与他们相应的职称和薪酬,让东杨祖先的木雕绝活代代相传,传统和现代都不抛弃。
  一边打造量,一边打造精品。
  让东杨木雕的产品开花到神州大地每一个旅游景点,从雕花门窗到各种仿古木雕,从艺术品到景区国宝臻品都打造。
  啧啧,想象一下就不知道有多自豪了。
  到时候老来全世界走走的时候,跟孙子孙女说,看,这些都是你爷爷我厂子里做的,那些国宝都是我培养的匠人大师做的。
  回到当前,批量做樟木箱需要大量的优质樟木,不过现在倒是不需要那么多,只是做样品,只要一棵古樟树就好,不过需要安排一批人进东杨百里溪深山去找樟木头。
  那里盛产,只不过,那百里溪,顾名思义离东杨县城有一百里,去那大山里有一百里路,这年代道路可不好,深山里作业有些地方根本是没有道的,得你走了才能出来道。
  张高兴安排了熟悉山里的师傅带人去探测百里溪樟木,而他则现在是前往吴家沟子,就是外婆家村子,小时候张高兴在那里知道那个村子有几棵古樟木,他让修造社木器厂的副厂长和一些工人去吴家沟大队里够卖那几棵樟木。
  而他准备去一趟外婆家,给老人带一些东西,自己的外婆是一个善良的老人,可惜前世只是刚到七十岁,就因为胆囊癌而过世,前世自己工作了,每次会给老人点小钱,也没给老人买过什么好东西过,自己小时候很多时候喜欢在外婆家,外婆家离学校近,老婆总是喊着儿啊儿,给他很多零食吃,很多都是老人舍不得吃攒给张高兴这些外甥们吃的。
  吴家沟子,刘亭开和吴家沟子的大队长吴金来谈买他们村的古樟木树。
  张高兴手拎着几大袋的东西,现在张高兴有钱了,票都从温洲佬那里买到,去供销社,看中什么东西,有钱有票,那供销社的售货员姑娘一个劲地朝他媚眼。
  那姑娘年芳十八,很是水灵,只是张高兴没有多看一眼,他现在要不是忙碌,不然心里很难过的要死,自己百忙木雕厂的事情依旧不断给赵高红写信,可是对方真是狠心,依旧是一封信都没有给她回,不知道为什么去年过年后,她对自己的态度就一下子冷落了下来。
  来到吴家沟,望着一些熟悉的河塘,水沟,草垛,那些地方,他小时候带赵高红一起在那些地方玩耍,那时候他们好无忧无虑,那时候他们成天想着吃树上的桑葚,小野柿子,小野刺棠梨,挖一种野草根又肥又甜剥开皮咀嚼当糖果一样吃哩!
  “外婆!”
  池塘边外婆正在洗衣服。
  张高兴一声喊,外婆抬起头,看到张高兴。
  连忙喊着:“儿啊儿,你来啦。”
  “儿啊儿,你这是干什么,怎滴来了,还买这么多东西做甚?”
  “外婆,我在镇上忙,平时难得能来看你,也只买了一点东西。”
  看着头发还未灰白的外婆,还很年轻的外婆,自己的这个好外婆啊,前世忍受着痛苦,舍不得花钱去看病,直到有人看到她脸色黄得可怕,她一下子老得头发全白……儿女们从外面,从各自家里来看她的时候,老人已经是癌晚期了,没过上两个月老人就走了。
  这位喊着他们孙儿外甥儿啊儿的老人就那么走了,一生生了八个儿女的老人,老了没享一点福就走了。
  这一世自己有钱了,自己身边的亲人,特别是老人,张高兴心里暗暗给自己定了一个任务,每年陪着他们在大医院体检一次。
  无论什么病啊,早期都能治,那怕是癌,但是一旦什么到了晚期,就是后世发展迅速的医疗水平也无法治疗各自晚期病症。
  这一世他致富发家,不会再让自己,以及自己的亲人忍受病痛之苦!
  weare“伐木累”!
  愿张家每个亲人都长命百岁,福如东海,不然他有钱了,自己活得够久了,但是亲人都离世了,他一个人又有什么意思,谁会他骄傲啊。
  张高兴探望外婆外公,那边刘亭开和吴家沟大队长召集了村民商量了卖树的事情,因为这次样品张高兴希望尽最快的速度做出来,这次买古樟树他让刘亭开给高价。
  这个吴家沟子的村民小时候不少逗过他,他甚至吃过不少人家的东西,张高兴让这里的村民多得利一些,算是给吴家沟村民的一点福利吧。
  “小心,注意安全!”
  一棵古樟木树被伐倒,修造社木雕厂的工人迅速作业锯成了十几节,装上了几个平板车拉到彭埠镇修造社木器厂,木雕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