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回潮 > 第一一二章 舞会陈世美

  赵高红不去当记者,张高兴就感觉送了一口气。
  重生以来,他感觉已经基本没啥遗憾了。
  让家里先吃饱了,兄弟姐妹们他也在照顾,以后他这个当哥哥的也会庇护着他们长大。
  事业上,木雕是先于西杨县搞起来了,接下来他安安稳稳地等待政策,等自己大学毕业,就彻底地独立出去,做大做强木雕产业。
  二狗子的命他也救了,不用内疚一辈子了。
  这辈子他能和赵高红在一起处对象,这是前世根本不敢想象的事情。
  可是,叶阿姨不太同意赵高红和自己在一起,不就是认为自己配不上她的女儿吗?
  没有好的家世。
  可家世不是自己能决定的。
  但是未来是由自己决定的,未来商界大咖是时代的追逐的宠儿,他要搏浪商海,早点证明出自己,人出名要趁早,等自己好几十岁了那有什么用,赵高红等不了那么久的,没有那个女人等得起,所以他必须早点成功。
  现在是1979年了,还有两年,自己才能毕业,毕业了再闯几年,张高兴绝对有信心自己能成为商界骄子。
  但是,为什么不在大学就开始成功呢!
  他琢磨着自己在大学叶是不是能要干点啥事了。
  神州大地刚改革开放,机会很多,但是政策放开十分的缓慢,基建还需要十几年的,在九十年代开始商界大浪潮,股市楼市发力,那不行,十几年过去,自己那都三四十的人了,但是现在这年代亚洲四小龙,西方国家楼市股市将会陆续发力,比如巴首富在随后几年买了许多可口可乐,几千万变几百亿美元神话。
  比如岛国的房价即将发飙,整个京都的房地产能买下一个美国。
  这要是低价抄底进去,高价抛出,张高兴感觉自己可能一下子能成为世界最有钱的老头,不,现在是小伙子。
  本来他一个木雕工人不懂那些的,前世老了,无聊啊,拿着放大镜看报纸,报纸上经常报道那些富豪的八卦事儿,什么岛国房地产崩溃,我们的房价会不会如同岛国失落的十年,耳熏目染的,这辈子得要感激那些报纸了,那是自己的机会。
  滨江大学,现在是两种学生,两届恢复高考的学生,还有两届工农兵大学生,特别是穿着军装的特别的显眼,三三两两,有的还在操场练拼刺。
  现在学校里最受宠的是理科生,地位也可为最好,小平同志号召树雄心,立大志,向科学技术现代化进军,各个大学都设置理科,没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整个学校的理科生学习的热情是最膨胀的,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
  文科生相对而言,老师盯得少,看那些理科老师简直要把学校当作家里了。
  文科老师盯得松,但是张高兴在大学里头疼英语,赵高红盯着辅导,每天赵高红给他要求一个小段英文文章的背诵,还要带检查的,简直没天理。
  ”小张,小张。“
  “赵正绥同志,你们别喊我小张了行不,你们要么喊我张高兴,要么叫我老张。”
  “你年纪是我们宿舍的最小的两个。”
  “不行,喊我老张。”
  他们老是喊自己小张,张高兴觉得他们太占自己便宜了,就算是最大的于智鑫,他比自己前世的最小的女儿都要小,他喊自己小张,自己都觉得吃亏,其他二十出头的家伙们喊自己那更吃亏了。
  “对了,你喊我啥事?”更正对方称谓自己的时候,张高兴再问对方喊自己干嘛。
  “你对象来了,你小子人小志气不小,你那对象真靓,好看。”
  赵正绥道。
  原来是赵高红来了。
  “高红,啥事?”
  “我们同学搞了一场舞会,我想让高兴哥你做我舞伴。”
  “可我不会跳舞啊。”
  “不会,我教你,很简单的。“
  “现学现卖,出洋相的,那多不好意思的,我还是不去吧?”
  “那我请徐学长了……”
  “你敢!我去,我去……”
  张高兴瞪着妮子,胆越发地肥了,敢“绿帽”自己了啊。
  大礼堂,港岛的流行音乐声从唱片机传出来。
  “高红,高红,快点快点。”
  周晓鸽旁边还有一位男士,看起来有三十多了。
  “张高兴你好。”
  “周晓鸽你好。”
  “这位是我对象,跟你一样去年考取咱们滨江大学的,以前在云贵那边当知青,他是沪海人。”
  “你好,我叫陈刚,很高兴认识你们。”
  “你好,我是晓鸽的闺蜜,赵高红,我知道你。”
  “晓鸽也跟我提起过你高红同学,说你很漂亮,今天一见,别晓鸽说得还要漂亮。”
  他的说话,他眼睛盯着赵高红看的样子,让张高兴很是不舒服。
  “喂,你看够没有。”
  “啊,呵呵,你好张高兴同学,你真年轻,是应届生参加高考的吧,不像我们晚了十年才参加高考,想当初十六岁,如今已经三十六了。“
  ”你还知道你三十六岁啊。”
  “呵呵。”
  “走,走,走去跳舞啦。”
  不知道高兴哥怎么了,今天似乎不太给面子似的。
  张高兴虽然前世没怎么追女孩子,但是却知道那种人是花丛老手,这个叫做陈刚的三十六岁了,周晓鸽才多大,十九岁的样子,他认识周晓鸽也有一年多了,不忍心看到她受到伤害,这个人有点像陈世美,这年头知青大规模返乡,一些当年下乡的知青不少在下乡的地方结婚生子,不少的回城,或者考取大学的,抛妻弃子地做陈世美。
  三十六岁,长得人模人样,关键是油嘴滑舌,没结婚没有女人,他不信那个邪,这年代女方结婚的时候又不要求房车,几乎没有大龄不结婚的,除非那玩意不行。
  这货刚才看赵高红的模样,让张高兴对这家伙的初见差到了极点。
  “走走走,我们进去吧,舞会就要开始了。”
  ……
  改革开放,这跳舞是刚新生到神州大地的事物。
  张高兴不会,许多人也不会。
  知道如此,所以有人在上面教。
  “男同志你的左手搭住女同志的右手。”
  “女同志的左手搭在男同志的肩上,女同志向后先退右脚,男同志上左脚,预备起。”
  “一二三。”
  “二二三。”
  “三二三。”
  “转一个圈,要有一点起伏,找一点感觉,大家试试。”
  “哎哟。慢点慢点,痛啊,你踩到我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