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回潮 > 第九十七章 轰动!

  县文科高考状元在彭埠镇张家河村。
  东杨日报记者到了河村公社办公室门口。
  这个男人三十多岁,一米六五的个头,瘦削的下巴,显得精明而机敏。
  背着一个帆布挎包和照相机。
  “同志,你们是干什么的?”
  河村公社一个老会计拦住了这个陌生人。
  “同志你好,我们是县上的记者,这是我的工作证。”
  “原来是记者同志,甘刘和,甘记者啊,欢迎,热烈欢迎你们来到河村公社,我是公社会计周卫国。”
  “周会计你好。”
  “甘记者同志你们来我公社,啥事情啊,我能问问不?”
  “呵呵,周会计,你们公社书记在吗,我找他有点事?”
  “甘记者同志你先等着,我这就去喊我们的潘书记。”
  “好,麻烦周会计了。”
  “潘,潘书记……”
  “周会计你这破了喉咙喊潘书记干啥,潘书记去解手去了。”
  “王主任,有记者来我们公社采访哩!”
  “呀,居然有县上的记者到我们公社啦,我们公社也能上报纸了哩,你去招呼人家,我去叫潘书记。”
  公社厕所。
  “潘书记,潘书记……”
  “姓王的你干啥,不知道我在上厕所吗,你这是喊魂吗?”
  “潘书记对不起,事情从急,有县里的大记者来采访您啦!”
  “采访我?!”
  不一会儿。
  潘世星从厕所出来,一边走一边系他的黑绳子布腰带。
  “我这咋的出名了,有大记者来采访我了嘿?你去招呼一下人家,我去洗把脸,换一身好衣服,人家待会拍照片,我要把去县里开会的那套衣服正装穿上。”
  “周会计,这位就是公社书记吧。”
  “不不不,记者同志,我是河村公社主任。”
  “对对对,这是我们的王主任。”带着老花眼镜的老会计道。
  “王主任您好。”
  “请问潘书记在吗?”
  “在在在,他听说记者同志来了,他回屋里去换衣服去了……”
  “其实潘书记不用换的,我……”
  “要换的要换的,我们潘书记是注意形象的人,您这相机一会不是还给他拍照不是儿?”
  “王主任您可能误会了,这次我主要是采访高考状元家的,看什么样子的家庭培养出了我们东杨县第一个文科高考状元!”
  “啥子,状元,我们公社出高考状元啦?”
  “是我们家王非吗,他今年也参加高考了。”
  “呃,王主任,那状元不姓王,姓张,是张家河村人,叫张高兴。”
  “是那个疙瘩窝里的状元……”
  “王主任你跟我说说那里是什么样的地方,只有地灵的地方才能出人杰,那里以前有什么传说故事,我想作为我的素材。”
  说着记者就拿出了笔和纸。
  王主任心里嘀咕那里是河村公社最穷的村子,那里啥地灵啊,粮食人均排在公社倒数,最吃不饱穿不暖的地方。
  “这个,这个……你还是让我们潘书记讲吧。”
  公社书记已经换上了他只有去县城才穿的正装。
  “呵呵,是这样的,潘书记,希望公社安排一下我们采访张家河村的张高兴。”
  “采访张家河村的人?”
  “是的,那位张高兴同志是我们东杨第一届高考文科状元哩,你们公社出了人才!”
  “呀,我们这窝窝飞出了状元郎,这真是大喜事。”
  “走,记者同志,我这就陪你去张家河村,老王,你去让张家河村的大队长去跟张高兴家打个招呼,让村支书在村头等我们。”
  “好。”
  “周会计,公社有大队的人来,你就说让他们明天再来,我下村去了。”
  ……
  “金贵叔,银贵你们在家吗?”
  “咋滴,我这么大个人,你眼瞎啊,是看不见啊!”
  “哟,金贵叔你怎么在那个缝里?”
  “我烟杆子掉下去,你小子来得正好,帮我搞上来。”
  烟杆子拿了上来。
  张家河村一大队队长张来根拍了拍身上的灰尘。
  这时候张银贵也回来了。
  “大队长你怎么来我家了?”
  “银贵啊,公社书记H县上有人一会来你家。”
  张银贵心里咯噔一下,张金贵也是放下他宝贝的烟杆子,那些大人物来他们家,大孙,大儿子这是在外面又犯啥事了?!
  “大喜事大喜事,你们家高兴是状元郎!”
  “……”
  “……”
  “大队长,你搞错了,我那大儿子张高兴初二就辍学了,进了镇上修造社木器厂,不说他念高中,初中他都没念完,他怎么就成高考状元了,你们搞错了搞错了,这里误会了误会了,你快去帮我说说。”
  “没错,那记者同志说了就是彭埠镇张家河村张高兴,张家河村难道还有第二个叫做张高兴的瓜娃子不成?!”
  “大孙真的考上了大学,还是状元,张家的祖坟上冒青烟啦?!”
  张金贵老爷子还是半信半疑。
  张银贵现在是诚惶诚恐,这一会公社的潘书记就带着大记者来了,自己这大儿子现在他也是摸不着边,长大了,在外面做些什么,怎么考上大学的,他都是一无所知,他不跟家里说他在外面的事情了,儿子长大了出息了,但是感觉跟自己这个父亲的距离也远了。
  “来了来了,潘书记和大记者同志来了。”
  “啊,来得这么快了。”
  “高兴他奶奶,你快去烧开水,咱家今天要来好多不得了的人物了。”
  张金贵进屋子说道。
  张银贵则是跟大队长走上前去迎接。
  “潘书记,王主任,村支书你们都来了,这位是县上的大记者吧,我是张银贵,请到我们家喝茶。”
  村支书跟着介绍道:“这位是张高兴的父亲。”
  “你好你好,您就是状元郎的父亲,见到您真是倍感高兴,您真是生了一个出色的儿子。”甘书记紧紧地握着张银贵的手。
  县里的大记者就算报纸做文章的文化人,张银贵没想到今天被这样的人物紧紧地握着手,这个中年庄稼汉眼睛都要湿润了。
  “县上的记者同志,请你再确认一下,我的大儿子张高兴他没上过高中,他早几年辍学了初中,现在怎么就成了高考状元呢?!”
  “高兴父亲,您看这是我们领导给我的信息,东杨文科高考状元,张高兴来自彭埠镇张家和村,在修造社木器厂当过工人,这些没错吧?”
  “这信息确实没错。”
  “这就对了,这么说来您儿子这是自学成才了,一边工作一边没有放弃学习文化知识,这真是值得大力宣传,这样的青年时刻地祖国的四个现代化奋斗准备着……”
  这天,张家河村轰动了。
  张银贵家那瓜娃子老大成了状元郎。
  在山村瞬间成为了茶余饭后的话题。
  两个月前。
  “恢复高考的第一次高考,高兴哥准备参加了么?”
  回到东杨,赵高红听到文科状元的名字叫做张高兴。
  “是高兴哥么?”
  一打听真的是彭埠镇人。
  她更加地肯定是高兴哥了。
  那时候,高兴哥说自己对那些基础知识感兴趣,希望她给他找教材,三年,高兴哥看那些书三年,然后又遇龙门开,准备充足的高兴哥一下子成为了状元。
  她十分为高兴哥取得的成绩喜悦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