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回潮 > 第一百三十四章 收入新高,月入十万!感谢小白菜白又白哼五千打赏

第一百三十四章 收入新高,月入十万!感谢小白菜白又白哼五千打赏

慢慢放下对彭埠镇修造社木器木雕厂朱厂长的情绪后,张高兴觉得这是好事情,彻底和他们掰了,八十年代最好少和神州大地的国企和集体企业发生股权问题,后世因为这方面糊里糊涂出事情的可不少。
  
  比如健力宝,大名鼎鼎的科龙都是最典型的。
  
  接下来改革过程之中,某些国企,集体工厂的老板后来一段时间内界定变得模糊,张高兴尔后做大彭埠镇木器木雕厂,那年入千万,年入几亿,年入几十亿,这都跟他个人没关系,但是张高兴甘心吗?
  
  说不定一个不留神,就栽进去了,那就是个定时炸弹,早点甩掉包袱,大踏步超前走也好。
  
  而且在1982的时候,一段时间里改革的春天里会出现“倒春寒”,自己指不定就认定为投机倒把的资本家了。
  
  虽然那时候一些地方抓不到投机倒把份子,按照《资本论》划分,雇员超过八人就属于资本家,按照这个标准去抓,但是很快就被矫正过来的,没超过一百天,但是如果是把工厂挂靠镇企业的,那性质被认定是乡镇企业社队企业,你占一个非法占有国有资产,走资本主义路线的罪名,那可就是有期徒刑十五年了。
  
  “亭开叔,接下来这段时间就组织老师傅们钻研消化掉这些佛龛的图纸,定制的工具到了,让老师傅们先练手练手,尽量让他们恢复他们年轻时候的水准,佛龛的要求比雕花樟木箱更精细,试试样品,不要怕浪费木料.”
  
  遇到什么问题,电话那边学校不太方便,那你就给我发即使发电,发电报不要缩短字,不用省几块钱让我猜,有问题详细的说.我收到后尽量快的回复.
  
  告诉老师傅们,明年一月份之前必须有合格的样品,这段时间大家好好探索探索,到时候我放寒假回来检查样品,合格的样品我会拿去参加春季广交会,我们到时候直接跟外商面对面地成交。
  
  有自己的设计图纸,有东杨老师傅亲自把关,张高兴相信自己不在这里,也能做出好的产品来,因为他绝对相信东杨老师傅的手艺,他们的手艺是年轻时候一刀一刀雕刻出来的,以前学徒基本功都是练很多年,他们只要基本功扎实,按照自己的设计就能做出漂亮大气的佛龛来。
  
  他设计的多套佛龛都是岛国信奉人士喜欢的,符合他们口味,又加上东杨老师傅们精湛的手艺,他不相信到时候会不火。
  
  他脑袋里的东西都在这些图纸上了,再留下来也没啥用处。
  
  这边国庆节也快结束了,回去继续念书吧,朱厂长到处出风头也挺不错的,至少让东杨木雕的名头开始先于西杨响了,东杨的老师傅老宝贝们也被张高兴截胡了,东杨木雕产业的发展不出特别的事情,稳步向前发展完全没有问题。
  
  “高红,高红你电话。”
  
  某大型国企办公室。
  
  赵高红接到电话。
  
  “高红啊,我是高兴哥,国庆本来是准备去看你的,真是不好意思啊,临时有事情回了东杨一趟……”
  
  张高兴怕小妮子生气,所以一下到滨江的飞机后,就寻找到校办那里,磨了半天从校办那里要到了赵高红实习单位的电话,这赶紧就去电了。
  
  赵高红听了自己的解释然后半天那边没声响。
  
  “看来,你真是生气了,我向你真诚的道歉,事情真是突发其然。”
  
  ……
  
  看到张高兴在那边干着急,一个劲地解释。
  
  赵高红噗嗤地笑出了声音来。
  
  “这个妮子原来没生气,原来是在逗自己,故意让自己干着急哩。”
  
  “好啊,都会捉弄你高兴哥了,怎么样,在那边实习还习惯吗,如果不习惯,就别实习了。”
  
  “挺好的,我实习的地方安排我在团委办公室,我最近想着下车间,了解一线工人在车间的工作情况。”
  
  “别啊,好好的办公室坐着,你跑一线车间去干嘛,小时候的苦头还没吃够吗,还去体验,别去了,就在团委办公室好好呆到毕业结束。”
  
  “但是我觉得那样锻炼不了什么,我跟一线也是脱节的,自从我父亲在我小时候回来后,我发现我越来越像是娇气的小公主了,我都快忘记我小时候是吃苦头长大的了,那些我都快记不住了……”
  
  “如果你想体验的话,以后来我厂子。”
  
  张高兴不由着丫头的想法来。
  
  他心里有他的想法,这些年她已经不在是农村丫头,她那么去一线,不是完全担心她吃不了苦,这是一个方面,另外他能忍受一线那种氛围吗?
  
  一线的工人干的活又苦又脏,但是工人们会用荤段子,什么都是出口成脏的……她这下一线,铺面就是那种,她过惯了优质高雅的生活,那种生活她不行的。
  
  这事儿,张高兴不同意,赵高红很不开心,她觉得张高兴很不理解她。
  
  张高兴觉得自己正是因为理解她,才要求她不要下去的。
  
  可是,张高兴忽视了赵高红的倔强,她认准的事情她还是会做的,她觉得张高兴不该那么管她,她觉得她应该有自己的自由,她想去锻炼学一些东西。
  
  赵高红下车间了,可是没几天,哭着回来了,不是因为吃不了苦,而是工人们处理事情的方式她觉得太粗鲁了,他们身上的许多毛病她都受不了。
  
  “高兴哥,我是不是特没有用?”
  
  “没有啊,你学习好你文明你……你那里都好,怎么会没用?”
  
  “你只是没有找到适合自己发挥作用的地方,就像是学化学的人你让他去修理拖拉机,这他怎么能行,是吧?”
  
  赵高红才止住电话里哭泣。
  
  张高兴发现自己某些本领变强了,前世从来都不会哄人的他居然会哄人了。
  
  而且表现还不错。
  
  但是心里也憋着一股气,那丫头片子,自己叫她不要下一线的哩,果真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吧。
  
  接下来的日子,张高兴又平静地上课着。
  
  一个月后。
  
  溜冰场的生意依旧是很红火。
  
  恰恰香商贸公司。
  
  张高兴翻看了财务报表。
  
  他吓了一跳。
  
  上个月恰恰香瓜子的卖了十万多块。
  
  月入十万啊!
  
  每天的销售额都是第二天存进信用社的。
  
  张高兴查了一下他办厂以来的收入,已经接近二十万元了。
  
  前世报纸上说年傻子在八十年代初年入数百万,张高兴觉得夸张了,现在觉得那一点都不夸张,因为按照整个节奏下去,他不得朝年入百万了去啊!
  
  这……十二月份了,再过十几天才是1980年,而八十年代最有钱的人万元户,而这这是要成为百万富翁的节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