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回潮 > 第四十二章 一起上梁山!

  谁最神气啊谁最神气。
  工人最神气啊工人最神气。
  谁最牛啊谁最牛。
  工人最牛啊工人最牛。
  谁最红火啊,工人最红火,这年代工农兵,工是在最前面的第一位,不但地位高,相比如其他收入和福利也高于其他职工和行业,像木器厂学徒工都有二十多块,老师傅有三十多,另外工厂虽然辛苦一些,但是还有什么加班费,夜班费,营养费,在这个年代别看只是多出几块钱,那就是多出一个人的生活费。
  一些工厂还发衣服,工作服,解放鞋,手套,大运河的肥皂……
  夏天有高温补贴冷饮费,冬天有取暖费……
  这福利太好了,所以人人都争着要当工人。
  总之工厂牛,工人牛,国营大厂更牛!
  想不干工人只有张高兴这样缺根弦的,所以张高兴那怕嘴皮磨破一下子说服二狗子那基本上是不可能的,虽然二狗子想法和其他年轻人不一样,但是在这方面他也是不可能挪窝的。
  没有王霸之气,也没有明朗的政策之前,这哥们虽然对未来趋势有理解,但是读书家伙们行动力要打很多折,他们行动力弱,嘴上虽然说的一套又一套的。
  自己没有王霸之气啊,这二狗子把自己的话都当作酒后胡话,自己醉了吗,自己根本没有醉啊!
  不让他开瓢,他得下一记猛药才行,不然,这二狗子犟得很,沉稳得很,不会轻易从厂子里面出来的,不出来,很大概率是会被再次脑袋开瓢的。
  可这记猛药该怎么下?
  周耀天现在不是书生意气吗?
  这哥们可是喝了酒就能来事的,这不好的缺点此时都能反过来利用一下了。
  自己可是为他好,命都没了,铁饭碗还有个啥啊!
  而且那是铁饭碗吗,根本不是,没多久都倒闭了,还铁个球。
  趁着酒劲来跟他一起去大闹一次天宫。
  “狗子,继续喝。”
  “来来来。”
  “干。”
  “那姓孙的也是一直针对我,他自己做坏事凭什么针对我啊,一想我也气死了,开除我,我不就是整了茶叶蛋吗,至于吗,他不想自己做的那些事,背着厂里和那些二道贩子搞交易。”
  “他就是贼喊做贼,他就是做贼心虚,然后让其他人做挡箭牌,转移工人视线,那老东西坏得很。”
  “我知道那孙子家在哪里,我们去砸他们家玻璃!”张高兴道。
  “去就去,谁怕是小狗!”
  “砰!”
  孙主任家玻璃窗户被砸,里面孙主任老婆传来“啊”的一声。
  “狗子快跑!”
  “我还没砸过瘾,我要那孙子家玻璃全砸了。”
  二狗子酒劲上来,加上张高兴一吹将平时不敢干的一股脑地干了,把孙玉保家玻璃挨个砸。
  张高兴还拉不住。
  “啊,这是那个杀千刀的啊!把我们家玻璃全部砸了啊!”
  “老孙啊老孙,你死哪去了!”
  “够了,够了。”
  张高兴拽回二狗子,这家伙砸了几块就得了呗,这感情还真上瘾了,这要把孙玉保家玻璃这是要全砸了,一个不剩啊。
  ……
  “周耀天,你这是反了啊,砸我们家玻璃!”
  恶人一声吼,吓得周耀天立即撒开脚跑。
  “我艹,那孙子回来了。”
  孙玉保见周耀天跑,他就追啊,这追的过程中,脚下一滑,直接跌进臭水沟,来了一个污泥桑拿。
  “啊,周耀天,我不整死你,我不姓孙。”
  ……
  “王八羔子,我不将你开除,我孙玉保白活了这么些年!”
  孙玉保早就看二狗子不顺眼,这一次,私人恩怨简直上升到了极点,他婆娘在家吓得哇哇哭。
  那天酒醒之后,二狗子埋怨张高兴,怎么就灌了自己那么多酒,还将那孙大恶人家玻璃给砸了,还怕那孙子给自己穿得小鞋,找他得茬不多啊!
  幽怨的眼神,张高兴哥们那就是一猪队友。
  果然接下来的日子里。
  二狗子在木器厂越发得没好日子过了,甚至有社会的二流子找他事,然后引发打架……
  这让孙玉保是逮到各种把柄了。
  “周耀天这位同志,严重违反我厂的劳动纪律,严重影响生产,工作秩序,在午休事情,跟人打牌赌博,下班在木器厂门口,无理取闹,打架斗殴,虽不够刑事责任,但是对我们木器厂影响极其恶劣,我建议厂领导班子必须对周耀天同志这些行为做出严肃的处理。”
  孙玉保对着朱厂长请求道。
  “周耀天同志的问题,我这些天也是有所闻,但是周耀天是个好小同志,这段时间的反常,是不是他家里遇到什么问题了,他个人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了,我们不能只盯着我们同志们的错误,我们要关注我们的同志发生了什么事情。”
  “朱厂长,有的人就是害群之马,这周耀天就是,他不服从我的管理由来已久……”
  孙玉保说了很多厂里车间的事情,都是他找茬,但是二狗子没搭理,但是在孙玉保嘴里反倒成了二狗子找茬。
  朱厂长退了几次要处理周耀天,但是实在有一天是推不过去了。
  二狗子终于有一天受不了孙玉保的侮辱挑事,爆发了,孙玉保被他打了,虽然那一推是让其不要挡住他干活的道,但是孙玉保被推得在地上划出了血。
  打厂领导,这罪名又加上一条了。
  全厂人都看到孙玉保那流血得胳膊,可不管经过过程是什么,那周耀天平时看上去很温和的气质,没想到是个二百五,打厂领导,他最近是不是脑子有毛病啊,怎么惹事大怎么来啊。
  上次厂子外面还看见他和几个社会上的闲散人员纠缠,脑子真是缺了弦,这下我看他铁饭碗保不住了。
  张高兴费劲心思下猛药,比如社会上找二流子去找茬,用心良苦,再加上神级助攻孙玉保同志,二狗子真失业了。
  木器厂领导班子,对周耀天的问题开了会,会上一致同意处理害群之马,对抗厂领导管理,严重违纪,影响修造社木器厂生产,予以开除的决议。
  ……
  “二狗子,铁饭碗不见得好,我当初被开除的时候,你记得你怎么安慰我的吗,你那些对时代未来远见的见识让我女朋友都赞赏不已,你是一个进步的青年,以后有我吃的就有你的,木器厂你的工资不是一个月二十多块,我给你三十块一个月,你给我干,不是卖茶叶蛋,你帮我先收集东杨木雕的情况,那些老艺人,木雕活的传人,资料,这些我都要,我们要干一票大的。”
  “我艹,你什么时候有女票了!”二狗子瞪大眼珠子。
  “我艹,那现在不是重点,你跟不跟我我干?”
  “你给我三十块了,比木器厂还多,干嘛不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