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回潮 > 第一百三十五章 我是一匹来自南方的……
在校的时光里,张高兴被宿舍的几位家伙带着天天好好学习。
  
  整个滨江大学学的学习氛围依旧是无比的浓烈,有这样一批莘莘学子,整个国家有什么理由不兴望。
  
  77,78,79这老三届的学生入校大家都是拼命地在学习,因为这里面大部分都是二十好几岁的学生,他们迫切想要把失去的时间抢回来。
  
  北方开始下雪了。
  
  溜冰场被白雪覆盖,进入了停业,北方进入了冬日模式。
  
  1979年最后一天。
  
  滨江大学各班级举行了元旦晚会。
  
  同学们的选歌安排从《黄河协奏曲》到《东方红》……到《甜蜜蜜》到……
  
  先是同学集体首唱黄河曲。
  
  《黄河协奏曲》是七十年代初取材于抗战时期的救亡歌曲。
  
  诞生于七十年代初特殊历史时期的产物,但它具有鲜明的民族性,饱含激情,这首歌如同黄河水从源头流向大海,一步步走向世界,走向更广阔的空间,放在这改革开放的时代,这寓意也可以。
  
  接着是学习委员高唱《东方红》。
  
  东方红,太阳升,出了个……他为人民谋幸福,呼儿嗨哟,他是人民的大救星,他是我们的带路人,为了建设新中国,呼儿嗨哟,领导我们向前进……
  
  ……
  
  甜蜜蜜,你笑的甜蜜蜜,好像春风开在花儿里……
  
  有女同学唱起了邓君的《甜蜜蜜》,将元旦晚会一下子带到了高潮之中。
  
  ……
  
  班长叫道“张高兴,张高兴你也来一首。”
  
  “那好吧,我就来一首。”
  
  班长问道“什么歌,有录音带吗?”
  
  “应该没有吧,我就清唱……”
  
  我是一匹来自南方的狼
  
  走在无垠的旷野上
  
  凄厉的北方吹过
  
  漫漫的黄沙掠过
  
  我只有咬着冷冷的牙
  
  报以两声长啸
  
  不为别的
  
  只为那传说中美丽的草原
  
  ……
  
  很好听,特别是那些大龄学生,他们三十几岁特别的共鸣,张高兴是班级里年龄偏小的学生,唱出的歌给人很沧桑的感觉。
  
  不过大多数觉得张高兴少年老成,感觉很有野心,做狼,特别是女生感觉让人很害怕的样子。
  
  整个晚会。
  
  歌曲的安排展现了时代的转变,音乐从禁锢走向艺术多元化,从革命精神走向抒情主义,从民族史诗到流行音乐,从大陆制造到引进的港台歌曲,同学们所唱的歌曲单上看到音乐审美的不断转变,这里也听出了学生,唱出了整个时代改革开放的必然趋势。
  
  当然除了张高兴那首……有点插歌打浑的感觉,但张高兴是唱出一种实际,在改革开放之中没有一帆风顺,一个野性的时代,好的不好的都露头。
  
  倒爷投机倒把,假货坑……
  
  一个开启野心勃勃的时代,一些人带着后世人诟病的原罪第一桶金的时代。
  
  但是张高兴不会在国内投机倒把,利用政策漏洞,赚黑心钱,他致富的手段都将是干净的,就像歌词里唱的,它是一匹狼但只为那传说中美丽的草原。
  
  这里许多人,未来都是神州大地的精英,他们每个人现在都想着早日学有所成,为四化贡献力量,随着时代的改变,他们心里也住着一匹狼,希望多年后他们偶尔还能回忆起自己的初衷,只为那传说中美丽的草原。
  
  现在他们可能不理解,甚至觉得自己是野心家,是……想当狼。
  
  班级晚会最后一首歌是《乡恋》
  
  这首歌是改革开放初期国内文艺界内的一颗“信号弹”,1978年它问世,它人性化的歌词,旋律的温情,甜美轻声唱法昭示着国内文艺界应该告别统一,僵化的模式,告别千人一面,千曲一调,是国内首次碰撞,引起文艺界刮风下雨,尝试,论战的歌曲。
  
  可是它得到了人们的喜欢,它像是一股清新的风吹荡着人们束缚已久的心扉,让人感受共鸣。
  
  此时如泣如诉的歌词也是将所有人心连在一起。
  
  新年的倒计时开始。
  
  “十!”
  
  “九!”
  
  “八!”
  
  “……”
  
  “三!”
  
  “二!”
  
  “一!”
  
  “新年到!”
  
  “噢!”
  
  “元旦快乐。”
  
  同学们相互祝贺。
  
  进入八十年代了呀!
  
  “录音机调到最大声音,同学们我们全体跳起来。”
  
  班级全体同学拍着手掌,跳舞起来,会跳舞的就跳舞,不会跳舞的拍着手掌也跟随音乐扭动身体。
  
  一夜之间,人们从一个时代到了另一个时代。
  
  八十年代相对于七十年代那真是的是一个崭新的时代,五毛和美分开始了蜜月期。
  
  新年里。
  
  一代传奇在美掀起了轰动。
  
  人们热情地欢迎着邓爷爷。
  
  ……
  
  神州大地大城市的街头理发店,许多做头发的女同志。
  
  有人开始在街上倒卖港岛那边的电子表,计算机。
  
  赵高红自从下车间后,又出幺蛾子了。
  
  “高兴哥,我英语不是还不错,我听说学校组织明年去港岛考托福,现在在办公室里闲着的时候比较多,我准备复习英语,到时候毕业考托福。”
  
  “出去见识见识,也挺好的,我支持你。”
  
  这次张高兴倒是没有阻止,阻也阻止不了,赵高红这丫头别看外表乖乖的,但是内心一有主意不到黄河不死心的那种,撞了南墙才回头,不过这次见识见识不错,这年代外面却是比一穷二白的神州大地要好。
  
  只要不像某些人一去不复返,学成归来在未来都会得到重用,神州大地加入世贸,随着改革进程的加快,与西方世界接轨,留学归来的人员在其中如鱼得水,大多混得不错。
  
  一些这时候有先见之明的家长,纷纷让子女留学,以至于八十年代前所未有的出国潮,砸锅卖铁让儿女出国,九十年代热依旧不减,不过再到了后来,出国味道变了,不再是学习,变成了家长的装门面,自己的孩子出国了,神州出国仿佛一夜之间变成了“贬义词”,因为不少暴发户的孩子是在国内成绩差,然后去外国镶金……
  
  现在这时代出国留学回来都是香馍馍,能见识,能学到东西,回来也能受到重用,张高兴这事情肯定支持赵高红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