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回潮 > 第三十四章 真香!

  “张高兴同志,我那里得罪你了,你要把我拉下水!你差点害死我了。”
  老汪同志见到张高兴就是狂吐苦水
  “嘿嘿,老汪,我就借用下平板车而已,我这不是送回来了吗?”
  “你是借吗,你那是框我,骗我……”
  “老汪,你这话我不爱听了,我说给你带到木器厂来,这不送来了嘛。”
  “你昨天就应该带到的。”
  “但我没说我昨天啊,现在送来也不太晚吧,刚好你上班的点,不是嘛。”
  “张高兴同志……”
  老汪本来还想说什么,但是想了一下道“算了吧,你也够倒霉,被这个厂子都干得尿血,到头来因为整了两个鸡蛋就被开除了,你也够可怜的了,我也就不跟你计较了,对了,我还是少跟你说话,待会被孙玉保逮到,被厂里其他人看到举报。我也又吃不了兜着走了。”
  “呵呵,好吧,那你忙你的,老汪,你这个情,我记着,来日方长,我会还你的,哈哈哈。”
  “别,别,别,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咱们不见。”
  老汪讳莫如深。
  张高兴被定性了投机倒把分子,他要是沾上了不好的成分,他亏大发了。
  老汪这个人前世就是不招惹是非,但是干活实诚的人,一辈子普通,但是一辈子也靠谱着。
  除了老来不靠谱。
  老来跟张高兴还时不时在茶馆推把牌,输赢是几块钱,但是每次都是争得面红耳赤的,每次打完说再也不打了,第二天依旧,但是第二天继续说不再跟自己打了……
  张家河村。
  “上工咯!”
  “上工咯!”
  “都走快些,都走快些!”
  村支书在村前池塘边的古樟树下吆喝着。
  “墨迹什么,再墨就天黑了。”
  张家河村有消息灵通的人议论道“你知道吗,昨天镇上说银贵家大儿子张高兴被木器厂开除了,说了因为什么投机倒把。”
  “嘘!”
  张银贵和吴玉兰听到不敢相信,仿佛是五雷轰顶。
  张银贵上前一副可怕模样地质问“你们说什么,你们听谁说的!”
  “白鹭村的人说的。”
  两人被张银贵给吓到了,然后赶紧连忙逃了似的快走。
  ……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张银贵和吴玉兰都不知道怎么到古樟木树下的。
  “大家都到齐吧,我把今天的活儿给派一下!”
  村支书站在高处看了看村里的人。
  开始派活。
  “张立宝带你们一组的人把杨湾那里的田撒粪,要给撒匀了啊!”
  “好。”
  “张葛根带你们组的人把虾子沟那里的地平齐了,不要疙瘩那么大。”
  “好。”
  “张银贵带你们组的人男壮劳力把小麦地沟渠挖好,婆娘把……”
  “张银贵,张银贵!”
  张高兴的父亲还在恍恍惚惚的,这时候吴玉兰把自家男人摇了一下。
  张银贵顿时如梦方醒一般。
  “哦哦,好的。”
  看来张高兴的事情对他的打击很大,今天张高兴的事情肯定要传开,他们家耀“门楣”的工人如今要成为别人的笑话了,那孩子上回来家就感觉大手大脚的,给家里人又是买这买啥,还是给了自己一样的工资,他那里有买其他的前,这孩子说不定真是去干那投机倒把的活了,糊涂啊糊涂,铁饭碗不要,去搞那些乱七八糟的,我怎么就没瞧出来,我上次怎么就没瞧出来……
  张高兴从农具修造社木器厂回来以后,
  前前后后地再次打扫了一番,越打扫越欢喜这地,比自己宿舍那狗窝强太多了,虽然比不了后世那乡村小楼房,但是想起家里那低矮的土屋。
  可是又一想到自己是住上了这样宽敞的地方,父母兄弟姐妹老祖母他们还在乡下拥挤着,他心里不好受。
  人生为了什么,为了自己过上好日子,也为了一家人都能过上好日子。
  今天耽误了,没能卖茶叶蛋了,从明天开始起,继续卖茶叶蛋,早些日子在乡下给家人营造几间红砖大瓦房,让家人早日也过上宽敞的日子。
  等再过几年,一切政策再宽了,自己就能挣更大的钱了,自己要让家里人都住上小洋楼,三层的,一家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房间,再也不用拥挤在一起。
  这神州大地政策会越来越好的,他再也愿意按照被设计的路子走,人生再一次搏,这次他张高兴一定要好好抓住了,好好抓住了,早日枸杞保温杯,人生十套房,早日溜上狗子的生活。
  在镇公社供销社,以及市场上,张高兴将厨房的东西置办了一下。
  还买了上次看中的石桥公社铁器厂社员在镇市场卖的菜刀。
  那个菜刀质量不错。
  去捡了一些柴火。
  张高兴这一忙活就到了中午了。
  张老汉准备自己做饭了,不然买菜刀干嘛,做茶叶蛋又不用菜刀。
  土灶的火噼里啪啦的燃烧起来。
  还是上次在县城里吃上一顿肉,这又隔了好长时间没吃肉了,彭埠镇农具修造设木器厂能让你吃饱就不错,你还吃吃肉,甭想。
  张高兴后世过惯了好日子,真熬不住这年代炒菜没有油,不能顿顿吃肉,好痛苦。
  白瞎了一口这么好的牙。
  拿起上午买的五花肉,用水洗干净,放进锅里先煮个十分钟,待筷子能戳进肉了,张高兴将锅里的五花肉给盛出来,趁着热乎劲,那毛菜刀随便刮下就全没了,接着用水冲一下。
  五花肉冷了以后,切成均匀的肉块,在锅里倒进去油,等油啪啪炸响五花肉入锅,来回翻炒,把翻炒炸出的油铁铲盛出来,再将葱姜蒜翻炒,后面加入盐,酱油……
  盖上锅一两分钟,掀开锅。
  闻着一口香喷喷的味道,张高兴这个老馋猫口水就是直接要流出来的感觉。
  将红烧肉盛入盘子里。
  吧唧先尝一块过过瘾。
  ……
  中午吃完饭后,张高兴倒头睡觉,一觉睡到下午四五点,过上了猪的生活,这又到了要吃饭的时间,本来准备将就下吃顿,只热下中午没吃完的红烧肉,刚热乎完,这时候,赵高红下课来到小院子里。
  红烧肉是中午的剩菜,没中午那时候刚出锅时的香气四喷,但是仍旧很香,有些人还特别喜欢再回锅的红烧肉,有点儿焦糊的那种更喜欢吃。
  显然赵高红是这种……
  “晚饭就在这吃吧,我再做两个菜。”张高兴对着迫不及待地尝红烧肉的赵高红说道。
  “嗯呐,高兴哥,你什么时候会这一手,你怎么会做饭哩,这红烧肉我是女生我都不会哩!”
  她崇拜地小眼神看着张高兴,仿佛又看见了小时候那个为她无所不能的高兴哥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