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回潮 > 第三十三章 鱼跃此时海!

  王大爷妥协了。
  其实相比于前两位租客,王大爷其实赚了十倍不止呢!
  张高兴五块五拿下了带着院子的瓦房。
  谈妥之后,张高兴也是高兴地回到招待所。
  一大早跑了镇上很多地方看房,当张高兴回来的时候,赵高红在招待所的凳子上坐着,双手撑着下巴。
  “呀,把这茬忘记了!”
  张高兴看到赵高红很不好意思。
  人家姑娘说今早来找自己的,自己却是一大早就出去了,这不是放人家鸽子,让人家等,干着急吗?
  自己这个糟老头子真是坏的狠。
  赵高红看到张高兴后并没有怎么幽怨,而是从椅子上“刷”地站起来。
  “高兴哥你回啦,招待所的大姐说你出去了,我就在这里等。”
  ……
  昨夜,张高兴送赵高红回去。
  在路上跟这丫头说了,他回去刨地是不可能的,当农民这辈子不可能的了,宁愿做人人喊打的“个体户”他也不愿回到乡下刨地了。
  他有自己的想法。
  赵高红很是“赞赏”,如果高兴哥回了乡下刨地,那么他们之间就没有机会见面了。
  他们之间的天堑赵高红倒是没想过。
  但是张高兴想了,一旦回乡下刨地,他上辈子就跟赵高红那是彻底地断了联系,一个这个年代大学生是干部,跟他这个刨地的能发生什么爱情故事,用脚趾头想那也是不可能的!
  那年他的父亲没有说错,那就是事实,自己那时候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想那不可能的事情,因为他们两人压根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退了镇招待所的房子,张高兴说道“房子早上我看了好几家,终于确定好了一家,我带你去看看。”
  “嗯,我给高兴哥推着车,推完我就再去学校哩。”
  “哎,你要上课,你现在就去呐,我一个人行哩。”
  “现在学校里都不怎么上课了,要不是念报纸就是出去劳动,尽都些讨论些跟我们学生没有关系的东西……什么都学不到。”
  张高兴在前面拉着平板车,听着赵高红的诉说。
  不时地“哦”回应。
  然后心里却是想着圆前世深造,前世高考,入大学的梦。
  再过几个月就是明年1976年了,一个时代将结束,随后1977年另一个时代开启。
  首先从教育上改变了原先工农兵推荐上大学的方式,无数的青壮年男女,从车间,从农田,从军营……走进一个改变个人和国家命运的考场。
  那是1977年10月21日!
  神州大地报纸上将一夜之间公布恢复高考,并透露本年度的高考将于一个月后在全国范围内进行。
  一个月的准备时间,让那些在寻常在学校里的学生懵逼了,许多人高中天天都是念报纸,搞活动……念书那是不可能的。
  这一年的高考题其实很容易,但是大家都没有好好学习,许多人错过第一年只要还行的分数很容易就上大学的机会,因为接下来的高考题目是一年比一年要难度增加了……
  虽然考一个还行的分数就能上大学,但是那一年很多人都考不了这个分数,高考龙门陡开,五百万人参加神州大地这一次的高考,由于办学条件的原因只录取二十万人,由于大多数高中天天社论有的没的,没念书的,不是智力超群,记忆力达人,一个人晋级难度可想而知,太难了。
  虽然这次大多数人都没考上大学,但这次高考龙门开对于神州大地意义非同凡响,激励了无数人拿起书本,再接下来的岁月里改变了无数个人命运,高考制度的恢复更是为后来神州大地的发展和腾飞开始奠定基础。
  而这将是张高兴通往大学的一次捷径机会。
  前世张老汉没上过高中,没参加过高考,但是从很多人,子孙后辈那里知道高考题目做的让人欲死欲仙。
  他若是从现在开始准备,1975,1976,1977,三年,自己是个猪脑袋,三年干不过人家只学一个月的?
  而且那年高考题的考察大量是最基础知识的掌握,只有少量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考察。
  是史上最简单的高考题!!!没有之一!!!
  圆自己的大学梦,更重要的是即将年代的高考大学生那可是祖坟上冒青烟,自己失去工人身份,如果获得大学生身份,这年代大学生身份就是干部身份!
  干部身份不比工人更牛轰,父母那更有面。
  ……
  ……
  越想越想高考。
  人家赵高红明年就要推荐成为大学生,自己也必须成为大学生,若是两人没有共同语言,他们也没有在一起的可能。
  “高考,高考,我要高考!”
  张高兴在心里呐喊。
  木匠要成大学生,吼吼!
  1977念高考就分了文理科,自己是学文科,还是理科好。
  “高兴哥,高兴哥,还有多远?”
  ”啊,高红妹妹你说什么?”
  “还有多远?”
  “到了到了,就是这啦。”
  把平板车拉进院子。
  “高兴哥,这地方真好,我都喜欢。”赵高红像是一个欢乐的喜鹊。
  “我也喜欢,那些花花草草别的地方可见不着哩。”
  张高兴把行李都搬下来,赵高红则是帮忙铺垫好,房子以前的那夫妻对很爱干净,屋子内很干净,只是些许地方落灰了,随便擦一下就好了。
  妥当了。
  “高兴哥,你这边都好了,呐我先回学校了,回头我再来看你。”
  “嗯呐,好的高红妹妹,不过,我这边想拜托你点事儿,我想让你帮我找找66年前那时候的课本,试卷,看看你们老师那有没有?”
  赵高红面色狐疑地看着高兴哥,高兴哥要那时候的高中课本干嘛,为什么要六六年前的高考试卷,现在又没有高考,又不需要考试,为什么不要现在的高中课本,而是一九六六年前的高中课本……
  看着妮子的迷惑的样子。
  “高红妹妹,我知道你想问些什么,我也不知道怎么说,你给我找来就是了,你就能不能帮你高兴哥这个忙?”
  “能。”
  ……
  赵高红离开了小院。
  张高兴随后也是把平板车送到了彭埠镇农具修造社木器厂门口。
  老汪汪建国今天上班被孙玉保骂得是狗血喷头。
  今天送货的那辆平板车他说放在家里忘了拿回,他可不敢说给了张高兴,因为早上就听到张高兴的事情了,他要是把平板车给了资产阶级分子,给了那个投机倒把的张高兴,孙玉保不会放过他的。
  所以,他说自己把车拉回家了,早上又忘记拉回来,现在回家拉。
  “哪里去找平板车,哪里去找张高兴,张高兴你害死我了,你把我的平板车拉到哪里去了?!”
  老汪骂骂咧咧地出厂门,然后看到张高兴同志也正在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