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回潮 > 第五十九章 做主

  张高兴红脸着脖子。
  新来的王洪辉说到底还是毛头小子,可以说,他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阵仗,没什么好应对的措施,只能由着张高兴牵着鼻子走。
  就是对方是有经验的老师,他对张高兴这招也无解。
  前世这可是无数爷爷为孙子孙女实践出来的“真理”。
  他张高兴当自己二弟是自己的孙子来说理来了。
  这要不给交待,今天这事情没完!
  “各位其他老师麻烦你们跟着罗老师去教室做个见证。”
  张高兴面对着老师们的围观,此时正好派上用场。
  张家老二此时眼眶是红红,他没有想到自家阿哥这么相信自己,要是父亲在,不管对错,不是将自己往死里骂就是往自己死里狠着揍。
  在他眼里,别人扫你的书本,怎么不扫其他人,不管怎么样,肯定有他不对的,以前在外人面前父亲就是把他往死里抡,完全不管自己所遭受的委屈。
  自己阿哥对自己的信任,让张家老二心里已经在开始脱离上一辈子的路线。
  张高兴无形之中已经将老二从委屈,心里极端引离,人格不再像上辈子那样脾气暴躁,不可捉摸,无法克制自己的情绪等。
  一个人性格的完美,人格的健全与否,与他在青少年时候所遭遇的是完全牵连在一起的。
  此时办公室里。
  王文辉正在小声地问王洪虎。
  “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洪虎此时红着脖子,他依旧是犟着脸。
  “就是他掀我课桌,我只是不小心碰了他的书。”
  “好。”
  而张高兴这时候是一句话都没有问自己家老二,而是对他投以坚定相信的眼神,一切尽在眼神里,不需要言语什么了。
  这使得张起劲后来每每被别人挑衅说自己在前方拼干,但是他大哥什么都是在坐享其成的屁话谗言时,他要么是狠瞪着自己的下属,要么是直接开除。
  因为他每每想起大哥当年对自己信任的那坚定眼神,他发誓绝不会背叛大哥,做对不起大哥的事情。
  他的大哥是他的逆鳞。
  ……
  此时公社初中的其他老师和罗老师在办公室里听了其他同学关于此次王洪虎和张起劲争执的来龙去脉。
  明显就是王洪虎同学惹是生非在先。
  一个同学那么说,接着另一个同学也是那么说,已经有四五个学生那么说了,班里的其他同学也都全部看到是王洪虎先动的手。
  尤其是那个女学习委员说的最为详细。
  王洪虎出言不逊罗老师这事情班级里的一些学生也说了。
  最受感动的是罗老师,他教得最好的学生,他能为自己打抱不平,他觉得这几年教书值当了。
  只是他心里十分的担忧,这一次张起劲同学是彻底地也得罪了那个王老师了,这以后在学校,他张同学注定被王老师看不惯,小鞋子穿,他为他以后在学校的学习不禁十分的忧心忡忡。
  罗老师和其他老师回到了办公室。
  事情的来龙去脉捋清楚了。
  事情明了得不能再明了。
  王洪虎同学抄袭张起劲同学作业不成,对张起劲同学进行挑衅……
  王洪辉十分的生气,自家堂弟这混小子竟然诓自己,这让他搞得很没面子。
  一股怒火在他的胸膛里燃烧。
  为了给自己找台阶下,他怒气冲冲地道“王洪虎你个小崽子还不道歉。”
  随即一巴掌拍在王洪虎的脑门上。
  他真的很生气了。
  今天到学校第一天,这小子就给自己找事,王洪辉感觉自己的脸都没丢光了。
  不过此刻他心里对姓罗的和那位张起劲的学生更加的厌恶了。
  还有那个学生的大哥。
  等你们都走了,看你们还怎么能维护,他心里已经开始对张起劲这名同学针对了。
  ……
  看着瘦高的青年,张高兴对这个罗老师是无比的同情。
  公社初中这是民办的初中,这教师是谁,这教师的选择,他罗老师只能受气,谁叫那王洪辉后面有人哩。
  他只能回去开始当农民,这些年在公社当民办教师,他很爱这份工作,可是现在这份工作没有了,只能再回到田地里去,以前念书,这些年他又是教书没干过艰苦的重体力活,显得都有些细皮嫩肉,再加上自己的这腿,这以后……怎么着也挣不到全劳力工分。
  “罗老师,你这不教书了,你准备做什么?”
  “唉,我能做什么,只能回去刨地了,只是唉,我这该死的腿啊,到时候下地全劳力工分都拿不到啊。”
  罗老师对自己人生一下子十分灰暗起来,他一只脚有疾,瘸子罗,张高兴那届就给这个罗老师喊了这个外号。
  那条腿,下地干活,村支书怎么会给他全劳力工分。
  “罗老师,这样吧,你不如跟我去镇上,地里就是全劳力工分也就两三毛钱一天,你跟我去镇上给我做事情,我给你出一块一天。”张高兴道。
  ……
  “老二,今天在我来之前没吃亏吧。”
  “没有,哥,谢谢你。”张起劲发自肺腑地说道。
  今天要是没有大哥在,他肯定要被那王洪虎,那护着他的新老师给欺负额。
  张高兴瞪了他一眼道“我是你哥,你跟我说谢谢干嘛,我们同血连着筋的。”
  张起劲摸了摸脑袋,嘿嘿一笑,然后道“阿哥,你在外面做什么事情,你居然能给罗老师开一块一天,阿哥,我也不念书了,你带着我跟你一起做事吧。”
  ”不,你得念书,就算以后不念书,至少高中要念完,你哥现在能来钱,不要你挣钱。”张高兴道。
  “哥,以后罗老师不在公社初中,是那个新来的王老师,我跟他肯定不对付,我念书也不安身。”
  这老二现在什么话都跟自己说了,张高兴很欣慰,前世老二什么也不愿意跟家里人说,什么事情都是憋在心里,他这当哥的都是有心无力,但是现在开了个好头,这老二能对自己坦开心扉了。
  想到那个姓王的不是什么好鸟,前世老二脾性古怪,跟那王八羔子肯定脱不了关系,今天你看他是非不分地向着那小王八羔子就知道了。
  “你跟我去镇上念书,今天我跟咱爸说。”
  自己这老二,张高兴觉得在自己带着,放心一点,特别是初二这年是个坎,带好了他路就正了,歪了以后想扶很难。
  这事情他拍板做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