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回潮 > 第十五章 出摊啦!

  “我们公社新做的茶叶蛋卖咯。”
  彭埠镇一家集体棉厂前,张高兴担着特质的木箱,吆喝了两句。
  以公社的名义卖,虽然他其实就是自己卖。
  反正没碰到熟人,那么就不会有人知道。
  除非遇到自己公社生产大队的人,那他被认出来那就比较倒霉了。
  一个不好,自己得被乡下公社得人提回去,然后全生产大队的人都要戳他了。
  此时。
  他担着的木箱里一边一个木桶,木桶里是热卤水。
  木桶周围放了一些破烂的旧衣物严实地放在木箱里面,木桶有盖,箱子张高兴也做了盖子,这都是为了保温,茶叶蛋温热的最好吃。
  棉厂上班的女职工们听到自己卖茶叶蛋纷纷注目,一些四十多岁的大婶子们停步。
  大集体之后,她们很多人没吃过茶叶蛋了,吃不好穿不暖的年代能吃上鸡蛋就是豪华加餐,想口味估计你就别想了,茶叶蛋耗费的配料那么多,要让全公社,全生产大队的人都吃上茶叶蛋,那得耗费多少香料,所以生产队,公社厂子你要让所有人一顿都吃上茶叶蛋,那个显然不能了。
  “小伙子,你们公社还能做茶叶蛋啊,你们公社真是很有口服。”大婶子不敢置信地道。
  “嘿嘿,大婶子,我们公社厂子效益不大好,养了不少鸡,下了不少蛋,鸡蛋卖不出去,我们公社就想了这么一个法子,我这茶叶蛋可好吃了,我这买茶叶蛋不要票,大婶子来几个?”
  “好久没吃了,我来两个。”大婶子张头往木箱里望。
  “好嘞,给你拿两个还是热火火的茶叶蛋嘞。”
  木桶盖掀开,一股热气跑出来。
  茶叶蛋的喷香扑面。
  “小伙子,多少钱?”
  “一个两毛,两个四毛。”张高兴笑着说道。
  “这么贵!”
  大婶子脸立即变色了。
  “大婶子,这真不贵,鸡蛋的价格这您肯定知道,这茶叶蛋香料要买茶叶,八角,茴香,葱……您给我算算那些多少钱,我这茶叶蛋根本没赚多少,你算算,是不是这个理。”
  大婶子想着自己如果做两个茶叶蛋,要买齐那么多香料,那绝对要超过六七毛以上,甚至都做不了,现在自己四毛买,相对于自己做,真不亏。
  张高兴见说服了,心里舒出一口气,这做生意看来不止买和卖,还得一张嘴能说,前世骂那些卖东西的奸诈和套路,赚老头不少,但是轮到他老汉自己做生意,他才明白,做生意那不叫奸诈或者套路,那是灵活。
  卖东西买东西,你情我愿,因为你要买,你要用,那个钱还得他们赚,因为商人来卖,他们没卖,你可就享受不到那些方便好用或者好吃的东西了。
  而且自己起早摸黑的做茶叶蛋,又是县里跑买配料,这是付出,赚一个茶叶蛋一毛钱,多吗,不多,自己这担了相当大的风险,弄不好名声就没了,是人家眼里不好好挣工分的二流子,是投机倒把,跟那些贩老鼠药的一样。
  而且跟大婶子算的成本账也没错,不过那位大婶子疏忽了,自己的那些香料可不止做两个鸡蛋……那些香料钱陈本摊起来其实没有多少。
  可是他能那么给顾客算吗,当然不能,那他就是张傻子了,而且还是真傻子了。
  想到前世有小贩卖东西给自己时,少收几毛钱,他张老汉高兴得要命,他觉得做生意也不能太死板,说什么价格就是多少价格那是大家都知道的超市了。
  没人情,机械化模式。
  现在自己做生意环境不同,不能超市模式,自己需要口碑。
  “大婶,你是我第一单生意,我小张以后还要多承婶子宣传给点口碑,我这只收您三毛八,少收您两分钱。”
  两分钱后世掉在地上都没人捡,但是这年代两分钱,那让利是不少了。
  刚嫌弃贵的大婶,立即换了脸色了。
  很是爽快地付了三毛八分钱。
  张高兴得茶叶蛋生意开张了,喜大曾奔,后面陆续来了一些棉厂上班得镇上居民,不少人早饭没吃,这年代很多人其实都只吃两餐,不是后世懒得起床吃早餐,而是压根舍不得吃,少吃一餐全国人民节约好多粮食,多养活很多人啊。
  在棉厂张高兴得茶叶蛋卖了九个出去,没有自己想象那么夸张,这棉厂很多人嫌弃贵了,毕一个两毛钱,两个那就四毛钱啊!这不是那个女人都那么败家,而且这年代的女人压根都不太败家,镇上的消费水平也并没有那么高,两毛钱一个茶叶蛋很多人都是尝鲜地买上一个。
  不过,第一次早上就赚了九毛钱,张高兴还是十分振奋,因为他一天在木器厂干活拿的日工资都还没这个数呢!
  接着他奔向下一个地点。
  镇汽车运输公司那里。
  汽车站那边司机是这个年代红火的职业,他们工资高,福利好,他们比棉厂的消费力更强,而且茶叶蛋冷了也可以吃,他们司机路上饿了吃茶叶蛋,没有比这更有营养美味了。
  所以,张高兴将目光盯向那群生活方面属于高层次的“一群人”,那些富翁们。
  再次来到汽车站,张高兴忍不住地想起那天的甜蜜,那天,他和赵高红妹妹他俩紧挨着坐在一起,各自各的兴奋,那去县城的旅行,是自己来到这世界现在是最美好的一段难忘经历。
  在彭埠镇汽车站,货车转运场,张高兴赌对了。
  他的茶叶蛋直接卖得脱销了。
  最后还剩下几个茶叶蛋,他是留给赵高红的。
  木器厂宿舍也留了一些,那些是给木器厂跟自己关系好的一些人。
  中午彭埠镇修造社木器厂,一些人加餐了。
  张高兴给田婶子,自己的师傅候工,朱厂长,还有宿舍的几个工友都给送了茶叶蛋。
  他一早就出去了,这是嘱咐二狗子周耀天代替他给的。
  田婶子真没想到张高兴做出了茶叶蛋,还做得那么的好吃。
  不过张高兴现在在彭埠镇高中门口。
  等赵高红妹妹中午下课。
  他要送俩个蛋给她。
  “俩蛋”,张老汉下意识有点古怪的感觉。
  镇高中下课铃声响起来了。
  俩蛋张高兴感觉……卖狠了,应该多留几个蛋的,他看到赵高红和一个女孩挽着胳膊,那得是闺蜜之类的吧,赵高红不给对方一个,是不是显小气了,张老头他心里有小气眼,但是又最怕别人说他小气,六十五岁以后,要是谁说他是小气老头,他一定跟人家红脸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