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回潮 > 第七十一章 乡下人进城!

  张二爷在张高兴走后大骂张高兴是破落户,败家子,好好的瓜子生意不做了,把钱全部砸进修造社那个烂窟窿,这个天杀的,不好好个人发家致富,去管那个破落工厂干嘛,脑子是不是有坑,你一个被厂子开除的人还去救那个厂!
  天下没见过你这么傻的人,死高兴瓜娃子啊!
  周耀天此时心里非常激动,他不仅再次回到了彭埠镇修造社,还将改造转型这个彭埠镇修造社集体工厂,将其打造成带着艺术的木雕公司,要知道当年他在修造社木器车间,每天的活计就是把小山一样的原本锯成制作犁耙,独轮木车等农具的部件,这活每天都一样,枯燥又无趣。
  这木雕艺术当初张高兴一让他调研,他就爱上了这项古老的活儿,做这事情制作犁耙,锄头强太多了。
  朱老五,田来福原先宿舍那些人现在心情复杂,真没想到,他们居然有这样一天,他们竟然需要张高兴来发工资,一些人心里很是复杂。
  这种复杂就是本来大家都差不多了,突然你变得不一样,这也就让人不是滋味了,但是你竟然还要在他手底下干活,有点那么一点不那么服气。
  当然也有舍友是感觉庆幸有了张高兴,不然他就要丢脸回家刨地了,自己刚谈了对象,要是自己这集体工厂工人身份丢了,那个在供销社卖酱油的红枝姑娘肯定瞧不上自己,这门亲事不黄,那就得多感谢哥们兄弟高兴了。
  ……
  开往魔都沪海的火车上。
  “同志,请出示一下证件。”
  这颇象是后世火车站查身份证。
  不过这年代的证件不是身份证,查的是出门的介绍信之类的相关凭证。
  张高兴掏出介绍信。
  沪海工艺品公司负责同志:
  兹介绍我处张高兴同志,刘亭开同志,候镇同志前往你处考察工艺品项目,请接洽。
  此致
  无产阶级革命敬礼!
  一九七七年五月二十六日,盖章东杨县修造社木器木雕厂筹备处,彭埠镇公社……
  “谢谢同志的配合。”
  一旁的刘亭开和候镇不约而同地跟对方说道。
  “同志辛苦了。”
  坐在火车上,窗外的田野山川从张高兴眼前闪过,一路很少见到后世那样路过的高楼大厦,只有远处飘渺炊烟。
  经过三天两夜的火车张高兴是终于到达了魔都。
  终于看到了一点现代的感觉。
  魔都,这年代的魔都虽然没有后世那般繁华,但是这年代它仍旧是神州大地最繁华的大城市,七十年代末,魔都的公用电话遥遥领先全国,并且很多都是最新型的,金陵路和外滩,魔都港口人流物流络绎不绝,魔都不管是后世还是现在一直都是神州大地工业最先进的城市。
  近代以来大魔都可不是白叫的。
  清朝事情外滩那边外国人就给这个城市带来了很多洋玩意。
  这年代要问消费力那家强,还是属于外国人,张高兴的木雕生意是准备跟外国人做的。
  张高兴一下魔都的火车,先和刘亭开,候师傅去一家国营饭店吃一顿热乎乎的饭去。
  “刘叔,师傅,你们吃啥?”
  “高兴,你看着点吧,整点青菜就好了。”
  ……
  在饭店里,张高兴在等菜的时候,刘亭开和师傅就向身旁其他桌子上的人打听怎么去沪海工艺品公司。
  “你要去哪里啊,有点远诺,我知道有一条路线,花的时间比较长,但是比较便宜,从火车站这里做有轨电车,在虹口那里转坐一毛五的无轨电车,在坐五分钱的3路公共汽车……”
  刘亭开被沪海人越说越迷糊了。
  “同志你等等,你再跟我说一遍,我来记一下。”
  “从火车站这里先坐有轨电车……”
  “不对,你在那里转3路公共汽车,不如坐八路公交,先到横山路,可以省三分钱……”
  这年代省几分钱不是沪海魔都人特别的“抠门”,完全是因为这年代的经济条件所决定的……一次坐车能省三分钱,他们每天上下班一个月就是九毛钱,那一块钱在这年代可是一笔不菲的钱。
  刘亭开和师傅陷入了两个沪海人争口水之中。
  候师傅忍不住地道:“两位同志,到底那条路线省钱,到底那条路时间短,要不你们都说一些,我们选择其中一条好了。”
  “师傅,别打听了,待会我们直接打车过去。”
  直接打车前往魔都工艺品出口公司,张高兴的目标很明确。
  这年代打车的都是大佬。
  几个沪海人不再说话了。
  那个年轻后世虎着哩,直接打车。
  要知道魔都这年代大部分人是舍不得打车的,精打细算,一般回前面走一站,下车后再走一段,省下一段的票价,省个几分钱,所以打车一般视之为奢侈,家里病人出院都不会叫车,只有产妇抱小孩回家,不愿吹着冷风,才可能会叫车。
  这是一个宁可走几个小时路,省几毛钱的时代,于张高兴而言,这时代时间就是金钱。
  打车花了六块四到达了魔都沪海工艺品公司,司机有没有绕路,有没有宰他也不知道,这年代没有导航,他也不能地图出路程公里数来,这六块四的价格让刘亭开和候师心疼不已,就这么一会坐一会六块四就没了。
  先前那饭店的人有人说转几趟公共汽车不到两块,现在超出两倍多。
  心痛啊心痛。
  六块四对于刚重生过来的张高兴确实都是一大笔,小半个月的工资,卖茶叶蛋刨除成本,那得卖上百个茶叶蛋哩。
  现在这钱,张高兴是有的,彭埠镇上万块的钱都出了,这路费六块多还能出不起了?他可不是刚重生过来那时候全身紧巴巴的张高兴,近乎三年的茶叶蛋,炒瓜子,他起早摸黑熬夜可劲地攒足了创业的第一桶金。
  出租车在工艺品公司停了下来。
  魔都沪海工艺品公司,气派的牌子,高耸的六层大洋楼,把远道而来的刘亭开和候师看了个稀奇。
  这模样仿佛乡下人第一次看到大城市几十层高楼一般,相当震撼。
  毕竟他们所在的彭埠镇,几乎清一色都是瓦房,罕见两层的水泥楼,这一见六层高的大楼,自然是无比的高楼大厦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