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回潮 > 第一一零章 潮头立我辈青年!

  “四化,四化。”
  这是张高兴上大学听到最多的词汇。
  是这个时代年轻人最崇高的理想,这个词汇在这徐向东嘴里说出来,怎么张高兴感觉有点庸俗的感觉。
  看他到底是为祖国四化还是个人四化啊,看看他洋表,西阳西装,洋汽车,金丝眼镜,都挺现代化的。
  不过这位的见识,张高兴是很佩服的,他胆子很大,敢思考这种整个社会的大命题,而且都在点上了。
  这让张高兴想起《心之力》。
  那时候开国爷爷也很是年轻,23岁吧,一针见血写出了那个时代神州大地未来的出路。
  潮头立我辈青年,站在浪潮尖。
  如今这片神州大地。
  迫切需要调动工人的积极性。
  迫切需要调动农民劳动的积极性。
  这都是这个年代急需解决的问题。
  而改变这一切,就需要改革,张高兴知道这个年轻人有不凡的趋势观,或许是提前知道了啥点风声的,毕竟这年代开吉普车的人,他所接触的东西肯定有普通人不能接受到的讯息,但是这么被人当成是小白鼠,他感觉很不爽了。
  做研究别把自己当小白鼠啊。
  而且还是自己的“情敌”!
  这让他更不爽了。
  简直就是被抓住小辫子的感觉,万一他那天被惹毛了,自己跟赵高红秀恩爱,他受刺激了,不就给自己找事了嘛。
  如鲠在喉。
  不过现在他还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如今自己要不借着木器木雕厂做壳子,他的雕花樟木箱就卖不了给外国人,卖都卖不了,不说自己发家致富,他还搞啥木雕产业,让东杨的那些老师傅继续延续他们的手艺,人都将留不住。
  他不好解决,但是他知道时间能解决。
  所以,他按部就班地继续上课,下课。
  1978年三中全会召开。
  打破大锅饭。
  《知识分子是工人阶级的一部分》。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
  时代真变化了,追求经济增长是神州大地的事业。
  时代火车转换轨道尖利声响。
  生活气息也仿佛一夜之间,街头开始变换了色彩,不再只是黑白绿,中山装,春秋衫,绿军装。
  喇叭裤,花格衬衫,蛤蟆镜。
  女孩子们不再只是全部露出发际,披肩发。
  年轻人跳起了的士高,也就是后来叫做迪斯科,再后来好像就没有了,现在的迪斯科给崇尚含蓄,文雅,礼仪,庄重的国人带来一种耳目一新的选择,跳动迪斯科的时候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地位,学历,忘记一切有碍于你放开手脚狂舞乱跳的人格面具。
  人类社会学家研究过,人类有歌舞的本能要求,这也是迪斯科在八十年代,九十年代短短时间风靡华夏大小城市,青年人穿着T恤衫、牛仔裤与高帮运动鞋步入舞池照样能找到心跳的感觉。
  白领男士西装革履从公司下班不换装就直接去disco舞厅赶场子。笔挺的西装在旋转的魔影里有几分怪异,但也没人指责你不合时宜,只要尽兴便好。
  迪斯科的容纳度很宽大,都能看到北方的老头老太聚在公园一角,穿着臃肿的棉衣扭老年迪斯科。
  不过随着时代的发展,迪斯科这年头最时髦的东西,变得在无人问津,时代这个东西真的有,一个时代流行着一个时代的文化。
  “高兴哥,你这迪斯科跳得怎么像是老爷爷一样?”
  闻言张高兴脸拉长。
  “怎么啦,嫌弃我老头子了。”
  “高兴哥,你自称老爷爷的样子好搞笑哦……”
  张高兴此时特别的好气。
  在神州大地广阔的农村。
  一个前些日子大哭的大队长,热泪盈眶。
  他被村里的人称呼为能人,他一个人干活顶好几个人,因为能干被大家选为大队队长,可是他没日没夜地干,一年四季拼命的干,还是让一家老小连口饭都吃不饱,一年到头来年年都是两手空空,穷得叮当响。
  当然村里的其他人家也跟他家光景差不多,他成为了大队长之后,不再只是自己使劲干活,还得鼓动其他人拼命干活,但是事情并不是他想得那么容易,大家是因为什么愿意选自己当大队长的,就是因为自己会傻干,但是其他人则不会,大家一群人混在一起,耍奸溜滑,干多干少大家一样工分,谁也不出力,结果一年比一年受穷……
  所以这一切的不幸,他觉得他找到了根源,就是一个村的人在一个锅里搅稀了。
  如果单干,他一个人种的庄稼地他觉得就能让全家人绝对吃饱饭。
  但是这个时代,是大集体。
  他经常干得夜深躺在稻草堆里看着天空,难道世事就不能有个改变?
  农民的日子,难道就要永远地这样穷下去?
  县上来了干部到公社开会。
  所有的大队的队长都去了,来人说要帮助搞生产责任制。
  大集体要散伙了。
  原先的生产队化成多个责任组,原先生产队的土地,牲畜和农具,一律打成上中下三等,按照各组户数,劳力和人口进行分配开。
  大家分开后,这责任制在他们看来这就是自家的地就是自家种,种得好就收成得好,原先磨洋工的庄稼人像是发疯了一样,人人都成为了“大队长”,起早贪黑在自己家的天地里将集体多年荒芜了的地畔地楞全部拿镢头挖过,将肥土刮在地里。把田地整得像棉花包一般松软,边畔刮得像狗舔得一般干净,为明年开春的播种做准备。
  “新时代真的来了啊,真的来了啊。”
  大队长仿佛看到庄稼地里明年自家地里稻穗金光闪闪,一家人终于可以顿顿吃大米饭的光景。
  从今以后自己的命自己就能掌握罗。
  1979的钟声“哐当”地响起。
  一个大有可为的时代,一个提倡发家致富的时代,徐徐拉开序幕。
  回到东杨县,张高兴发现政策一宽,东杨县里他回来一路上全是人,寒假了,也就是要过年了,庄稼人都带着点老南瓜,乡下土地的玩意大大方方地来城里换点玩意,再买点东西。
  彭埠镇修造社木器木雕厂。
  “我们的大学生厂长回来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