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回潮 > 第三十五章 时代从吃不饱到挑嘴就是改变!
张高兴炒菜的手艺还真不赖。
  
  赵高红发现了一个高兴哥的优点,为此特别的欣喜。
  
  不过转眼想到高兴哥最近的遭遇,她又变的十分同情起高兴哥来。
  
  “这个社会需要改变,我爸爸说,社会也必须随着时代改变而要改变,我不认为你是投机倒把,有人喜欢你的茶叶蛋,这怎么叫投机倒把,这个社会肯定需要改变,我支持高兴哥继续做茶叶蛋生意,民以食为天。”
  
  赵高红怕张高兴想不开,变着味地来安慰自己。
  
  张高兴感受到了对方安慰自己的心意。
  
  心里暖洋洋的。
  
  “不用为我担心啦。不要操心我,你在学校现在老师不怎么教书,不过你还是抓紧功课咯,不然你被推荐到大学,你的基本知识不过关,听不懂了都,到时候就可劲遭罪了。”
  
  “嗯呐。”
  
  ……
  
  什么是改变,张高兴其实理解的比愤青的赵高红要理解的深刻的多,从吃不起饭吃不饱饭到后来人们挑嘴,那就是改变,这个国度的改变。
  
  这场神州大地上的改变是必然的。
  
  待送走了赵高红,回到小院的门前,张高兴抬头望了望门头。
  
  还差好大一截。
  
  这年代年轻人平均身高不够高。
  
  上辈子张高兴在他这个年代的时候勉强还能平均,随着儿子,孙子,那是越来越拔高,他就成了家里最矮的男人。
  
  特别是看着孙子那低头看自己的模样,让老头子不太爽。
  
  如果吃的好些,伙食不差,这辈子自己这个年龄还可以长高一些,不知道能不能长,在赵高红离开后。
  
  捡了块小石头。
  
  张高兴在门上划痕了一下,看看自己会不会过几天或者一个月能不能长高一点。
  
  将石头扔掉,拍了拍手,张高兴进屋忙活了,现在不用三更灯火五更蛋了,现在就可以做茶叶蛋,然后明天早上起来那卤汁将入味茶叶蛋,到时候再加热一下,那茶叶蛋才是最好的品质。
  
  但是之前在农具修造社木器厂条件不成熟,自己是偷偷摸摸,但是没办法,那时候自己心里没底,也是试探做茶叶蛋,不敢一下子就丢掉农具修造社木器厂的活。
  
  现在积累了一些家底了,茶叶蛋生意也被证明是可行的,他不用再熬夜偷偷摸摸了,三更灯火五更蛋的熬夜,作为曾经的老头,那是十分不喜欢的生活方式,他宁愿早上起的早,也不愿夜里晚睡。
  
  老人有没有什么夜生活,早睡早起都已经根深蒂固,那才是他最喜欢的作息方式。
  
  “咕噜噜!”
  
  “咕噜噜!”
  
  ……
  
  茶叶蛋在土灶锅里溢出香气,那不是茶叶蛋的气息,而是票子的气息。
  
  接下来的张高兴开始他全力以赴的“夺金之旅”,完成自己人生的第一桶金。
  
  张家河村,吴玉兰在家里一个劲地说要去找大儿子,可是张爸吼住他。
  
  “找他,找他做什么,好好的工人不做,去做二流子做的买卖,他对的起我吗,我托人,豁出去老脸,我给他安排的路,他不好好做,他这下好了吧,我看那个姑娘那个人家的闺女能看上这样的东西,喊他回来干嘛,回家刨地丢人现眼,还是想咋的啊……”
  
  张银贵本来对自己的大儿子期望很大,但是这一出之后,对那个大儿子失望透顶,失望透顶,前世儿子失去工人身份后,大儿子张银贵就不再指望了,然后他又指二儿子,没想到老二更不争气,然后接着又培养老三,老四,老五,只是张银贵控制欲太强,他觉的儿女要出息,就的按照他张银贵的安排来。
  
  他认为自己是父亲,吃的盐比孩子们吃的米多,但是他不知道他是一个很少去彭埠镇,几乎不去县城,还是很早很早年代出过一次县城的地道农民,他的格局能有多大,他所用的那一套还是他父亲,甚至是他父亲的父亲交给他的一套,因为他并不是识多少字的地道农民。
  
  人的一生啊,作为孩子的时候,觉的自己的父母很厉害,然后觉的自己以后也会很厉害,但是长大后,发现自己的父亲很一般,自己也很一般。
  
  然后就开始把希望寄托在孩子身上,自己的孩子将会不一般,自己很平凡,父母也很平凡。
  
  最后走到后半生,发现自己的孩子其实也很平凡。
  
  于是他们恍然发现,如果一开始,他们知道自己的父母很一般,他们的孩子很一般,然后让他不只是模仿他们的父母,不被他们的眼界束缚,把格局看的更大一些,孩子变得不平凡。
  
  如果那些父母啊能做到不是希冀改变别人,而是从他们自己改变,不大包大揽,不挡在孩子面前,不让孩子失去他成长的机会,孩子就可能变的很优秀。
  
  现实中我们经常会发现越是强制欲比较强烈的父母,所谓做人那口碑很高的父母辈,他们的孩子反倒没出息,为人处世不如他们。
  
  这些父母啊又想孩子比自己更出息,却又挡住孩子成长的路,夺走属于他本来要表现的机会。
  
  等到某天他们发现自己很老了,儿子到了四十岁,甚至五十岁还什么都不行,他也就不再指望了,什么都不行的儿子继续培养孙子……
  
  一代不如一代,老来就感觉特别的落寞,最后只能一句儿孙自有儿孙福什么都不想了,因为半截身子都要进棺材咯。
  
  前世彭埠镇农具修造设木器厂倒闭,张高兴灰溜溜地回家了一段时间,父亲那片昔日的天给他的不是温暖,是寒冷呼啸的北风,那个不温暖的港湾成为了他人生越发地朝下走的点。
  
  唏嘘。
  
  张高兴不会重蹈覆辙,现在失去了工人的身份,回头把钱寄一些回家,等自己这边混好了再回去,自己那父亲那冷嘲热讽,他不想再受那鸟气一回,张银贵同志,不会激烈过分的打骂自己,但是那言语,却比刀子更割心,更刺人自尊心呐。
  
  一代一代人呐,从未想过从自己改变起。
  
  张高兴早开悟了,他现在就是将要全力以赴做自己,好好做好手头上的事,茶叶蛋煮得好,买好价钱。
  
  一天一天,他终将积累到上千元,到时候那一摞票子放在父亲面前,家里建房吧,这比什么都强,出息什么不出息的,当自己盖了宽敞的大瓦房所有对自己的攻击都瓦解,张高兴不是要证明什么,他的初衷在这年代就是给家里盖上宽敞的房子,让一家人住得不再拥挤,接着的目标是接受会倒闭的彭埠镇农具修造设木器厂。
  
  早日挣足千元,早日成为万元户,成为木器厂的老板,打造东杨木雕产业,当然为自己格局变大一些,他还准备参加高考。
  
  “卖茶叶蛋咯,好吃又香的茶叶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