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回潮 > 第九十一章 有心栽花花亦开

  任何时代,对于高分的学生,他们的选择权就比较多了,可以去清北,也可以不去清北。
  第一次高考择优录取,对于高分的学生也是好的学校先挑,好的专业先挑,但是对于绝大多数中间的学生而言第一志愿真的很重要。
  这种彭埠镇镇里的高分学生能出现一两个都是逆天的了,像张高兴这样准备三年的几乎没有,又没有好的学习资源,真靠最后一个月能突击到高分的,那只能是一个奇迹,概率为0。
  所以如此玩玩。
  张高兴很想跟他们说……但是说啥呢,反正他们几乎都是考不上的。
  所以话到嘴边他给憋了回去。
  张老汉要倚老卖老,年轻人会给点面子听几句,但是现在自己没有鹤发,只有童颜。
  没人信啊呀,自己是谁啊,坐在这里填志愿,自己最小,像是是十七岁的应届生,他们大多都是二三十岁的人,甚至四十多的大叔都有。
  这边教室人多,罗老师和二狗子被拉到另一间教室填志愿,这些人不是修造社木器木雕厂人,自己是谁啊,说话又能有什么分量。
  而且看得出他们还很是打成一伙,看上去他们在高考公布后,来到彭埠镇高中学校接受上过镇高中向社会青年集中冲刺的课程,一些人很熟的样子,那么短暂的时间,能到学校学到啥,张高兴自然没有来彭埠镇高中,他觉得那没啥用。
  张高兴填了滨江大学,经济管理专业。
  接下来的第二志愿填的许多人就相对不那么飘了,相对现实了很多,少了虚荣,多了现实,但是这第一志愿会害了他们呀,因为志愿是优先第一志愿录取的。
  第三志愿,大家基本写的是大专院校,当然不乏觉得自己非本科不上的,依旧是某大学,某专业。
  不过,所有人都没忘记第四志愿:服从调配。
  到这一栏基本是上是生死有命,高考由天了,分数够录取分数线,只要是个个大学就上,什么大学,什么专业那里没人报考就去那里,甭管喜欢不喜欢了。
  龙门徒开,其实大多数报考只是抱着“去看一看试卷也是值得的”,去碰碰运气的侥幸心里,特别是应届毕业生们更是硬着头皮去考。
  他们大多数人念了高中三年,家里放弃这么个全劳力工分让其念高中,这些家伙一场高考可谓是打出了原型,以致于第一届高考分出两种录取分数线,非应届毕业生高考录取分数线200左右,那些在校应届高考生录取分数线降低到180分,190分这样的低分。
  但是仍旧是这样,前世偌大的东杨县应届高中生仍然只有几个人被录取,可见这些年那些基础文化知识被抛到那里去了。
  高考再不开,怎么能行,这也是1977年拍板了恢复高考的原因,半年也不能推,当年就立即恢复,让神州大地意识到尊重知识的必要性。
  国家是多么迫在眉睫!
  这次高考人民日报赋予了极大的意义,青年们要充分认识到自己所负的重任,祖国再期待你们,人民再期待你们,祖国的四个现代化需要你们!
  “同志们,你们填完志愿之后,就在家等高考的结果,如果你分数线过了,在一月中旬的时候高考成绩会寄送到你们所在的公社大队里,没有收到高考成绩的,就是你们另一种结果,这一次落榜不要紧,明年的高考估计在夏季六七月份,你们又将有六七个月的复习时间,不过听教育部的文件,据说要增加一门英文必考,大家回去也找找英语的书本。”
  填完高考志愿后,张高兴走在彭埠镇高中校园里,赵高红就是在这里上学了三年,在这里被推荐上滨江大学的,如今高考已考完,志愿也填完,三年来,他就是为了跟上赵高红的步伐,他相信自己是可以考取滨江大学的,有心栽花花亦发,他等待着通知书飞到河村公社,飞到张家河村的家里。
  走在校园里看着那些十年树人,百年树木的牌子。
  这一世,自己给弟弟妹妹要带一个好头,自己着调了,弟弟妹妹就能跟着自己学着调,作为家里的长孙,作为家里的长子,他出生早那么几年就天生带着那一副责任。
  上辈子没带好头,从木器厂的工人回来刨地,被父亲骂丢人现眼,自己也自暴自弃地啥也不上心了,然后就凑合扒拉地过了一辈子,什么想法也没有,这辈子他要以身做榜样了!
  所以,重生之后,他没想改变家里某个人,或者把上辈子一些恩怨带到这一辈子来,而是一切重头开始,自己从那里跌倒就能那里改变,前世工厂是倒闭,自己这辈子是被开除,性质更严重,可是他没倒,反而还将为大学生,弟弟妹妹们的榜样在那里了,接下来就看他们跟不跟自己学着调了。
  还是那句话,他始终相信有心栽花花亦开,一切只不过时间的问题。
  高考科目考生结束后各科考试卷就进行了封卷,统一运走到省城进行封闭阅卷批改。
  这第一届高考考生不仅是头一回大姑娘上轿,他们许多老师也是头一回大姑娘出嫁,第一次被派员参加这一神圣而又神秘的工作。
  一些师娘精心为丈夫老师准备了行装,这大冬天被秘密地抽调去批卷半个月,师娘怕老师冻着,奢侈地买了七十年代末流行的毛料裤子给老师换上,那得值半个月工资的钱呢!
  老师们寒冬腊月地前往省城阅卷,妻子叮嘱了又叮嘱,送了又送,老师们告别妻子和年幼的儿女,到了省城就被关了“禁闭”,封闭式阅卷,吃喝拉撒睡和阅卷工作都在同一个地方。
  这年头老师家里没有电话,没有手机,完全跟家里跟外边的世界隔绝进行封闭式。
  这些老师们昔日教育的学生将在这些考卷里,学生们将开花,选拔出上大学的青年,他们这是栽花花发的时候了,尽管阅卷辛苦,但是每个人感觉很光荣。
  这边东杨县彭埠镇张高兴栽的另一只花,也要开了。
  彭埠镇木器木雕厂那第一批龙凤呈祥雕花樟木箱完美地成品了,这高考结果不是还得半个月后才出来吗,他准备亲自押货到沪海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