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回潮 > 第一百二十九章 我们不当孬种!

  东杨县彭埠镇修造社木器厂。
  市里视察署的同志下来视察工作,
  “署长,我们木器厂现在因为张高兴的缘故不仅还清了以前的债务,工人发了工资,现在厂里赚了很多钱……”
  “朱厂长,谁要你们赚那么多钱,我们的宗旨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朱厂长被吊得不言不语,心里只是闷得很。
  修造社木器厂当初要倒闭的时候没人管,是死是活地只让他们自己折腾,现在经济效益好了点,都出口创汇给国家了,现在看赚钱了,就有人来管,当初怎么就不管他们工人的死活。
  现在找麻烦,难道修造社木器厂连基本的生存权都没有吗?
  ……
  “老朱,我真不得不说你啊,你真是胆大包天,你竟然胆敢将镇集体工厂给一个私人承包,你这是疯了吧!你看着办,我明天回去市里汇报这里的情况,市里会研究一下,三天后市里会有更大的领导来处理这事情,你看着办吧,老朱,这回我也帮不了你,你这次这事办的性质太严重了!”
  视察署的同志很生气地走了。
  从省城转车到东杨,这年代没前世那条高速,公路国道还不咋的,张高兴赶了一天一夜,终于在第二天正午达到了东杨县城。
  这天气太阳热辣辣地灼烤着大地,知了在树上争先恐后地叫着,让张高兴的心跟着烦躁。
  自己这次真要为那个执念付出代价了吗?本来他是想做一件好事情,发展东杨木雕产业,现在这事情可能让他吃不了兜着走了,所努力的其他一切都会跟着烟消云散,他心里真是不甘心。
  彭埠镇修造设木器厂现在已然是全面停工状态。
  工人在工厂大门那里都坐得闷闷的。
  他们都在等待处理。
  “高兴,高兴你回来了。”
  朱厂长迎上来。
  “明天视察署的人就要再来,对我们厂进行处理。”
  “怎么都停工了?”
  “视察署的同志让我们全部停工反省,接受处罚。”
  “高兴,你说我们不会坐牢吧。”
  “小岗村那些农村承包土地不也是没坐牢。”
  “可那是他们队里的田地。”
  “我们不也是我们镇上的集体工厂吗?怎的,就不是我们的了?”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闹哄哄的。
  “都是这个张高兴连累我们的。”
  有工人突然这么说道。
  但是立即被田来福一拳打过去。
  “你这狼心狗肺的东西,要不是高兴,咱们这厂子早就倒闭了,你早就下岗了,你婆娘和娃娃在家早就饿肚子了,是他救活了我们修造社木器厂,你竟然那么说高兴。”
  昔日宿舍的工友田来福一个发狠,就是把一些胆小怕事工人的心思给打住,他们想把一切推到张高兴头上,不连累他们自己,这时候哪管张高兴之前带着他们救活了修造设木器厂。
  “都别闹了,市里的领导明天就来,到时候自有定论,现在只是暂时让大伙休息三天,给你们提前国庆节放假,国庆节回头不放假,你们继续给我上岗。”
  朱厂长让工人们解散,各回各家,明天再过来,可是这时候工人谁有心思回家。
  ……
  彭埠镇修造社木器木雕厂办公室。
  “高兴,这事情怨我和厂领导班子,没有把好工人的口,平时工作没做到位。”
  “悠悠众口,谁能保证得了,事情出了,也怪不得朱厂长和厂领导班子,视察署的人先前怎么说的?”
  “说我们的事情很严重,这是侵占集体产业……”
  “如果事情真是无法收拾的地步,那么就让我一个人来担责,我是资本家,是我让你们进行签字的。”
  “高兴,那叫啥事,没有你,修造社木器厂早就破产了,现在只怕是长了人高的野草,成了废厂,怎么责任全让你一个人揽,那不成,没有你,哪有现在修造社木器厂的红红火火,你亭开叔不是孬种,我会扛一份。”
  “我也是,我也是……”
  看到修造社木器厂领导班子并没有觉得自己是黑心的资本家,还站在自己这一边,张高兴挺感动的。
  ……
  视察署的人层层汇报了关于彭埠镇修造社木器木雕厂的问题。
  现在市里开会研究。
  “我认为法不犯众,修造社木器木雕厂当年确实是要倒闭破产了,那个张高兴接下木器厂进行改造,才有了如今效益斐然的修造社木器厂。”
  “我认为这是严重的问题,集体工厂是个人能承包的?国有工厂是个人能承包的?那是集体财产,那是国家财产!”
  ……
  “据我调查得知,彭埠镇修造社木器厂虽然承包,但是工厂的资产目前没有外流,它的财产情况主要是内部人员工资,新机器设备的涣然一新,厂房扩大……反倒是张高兴在整个彭埠镇修造社木器厂投资了两万元。”前去调查的视察署同志如是道。
  “他的两万元是怎么来的?”
  “做个体户得来的。”
  “呵呵,原来是做个体户啊。”有人不耻地道。
  在他们眼里和大多数一样,做个体户是低人一等的,那怕赚到了些钱。
  “如今提倡个人发家致富,同志们,个体户只要是合法经营的,我们没有必要歧视,现在我们把议题放在承包集体工厂这件事的性质上来。”
  ……
  会议形成两方意见,并且两方人数支持的同志不分上下。
  市视察署总署长会议后,宣布明天往东杨彭埠镇木器木调查调查过后,再做最后的定论。
  当视察署再来到来的时候,修造社木器厂工人不是欢迎的态度,仿佛是见了仇人一般。
  空气中甚至充满了火药味。
  “哈哈,看来我们不大受欢迎啊。”
  视察署市总署长笑着说道。
  朱厂长忙叱喝工人们。
  “你们怎么回事,快鼓掌热烈欢迎领导。”
  不过却依旧是没有掌声。
  有老工人开口道:“领导,你们是来抓我们厂的人吗?我们一家老小挨饿的时候,厂里发不出工资来,那时候领导在那里,现在我们厂里挣钱了,我们家里日子能过得好些了,领导们就来找麻烦,让我们没好日子吗?”
  “工人同志们,不是那么一回事,我不是来找大家麻烦的,我们只是视察工作,咱们修造社木器木雕厂啊,在我们市里现在都是骄傲,说我们东杨彭埠镇木器木雕厂创了不少外汇哩,你们是我市工人们都应当学习的榜样。”
  “这么说,领导是支持我们厂走的路子了,不着我们厂长张高兴,朱厂长,刘厂长和工友们的麻烦了,那我们工人们就热烈欢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