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回潮 > 第四十四章 什么叫做年味这才是哟

  张高兴挣钱确实不容易,大雪纷飞的日子里还在叫卖做茶叶蛋,成为路边路人教育小孩的典型。
  “你看看他,这就是不好好念书,以后出来只能路边卖茶叶蛋,你看他冻得那么皮青脸紫的。”
  张高兴望着那少妇,一脸的幽怨。
  “喂,我卖茶叶蛋怎么就关读书什么事情了,而且我不是小学毕业,我还上过一年公社初中哩。”
  卖完今天的茶叶蛋,张高兴哆嗦着回小院。
  小妮子来了她自个已经在屋内烤炭火了,张高兴给了她自己小院里的钥匙。
  “高兴哥,你看你冻的,快来烤火。”
  赵高红拽着张高兴的手烤火,温暖的不仅是手,还有心。
  重回近乎半年。
  愈发地接近过年了,大年三十,这个神州大地,举国欢庆,期待的日子,孩子们可以吃上好吃的,父母也难得慷慨一回,鸡鸭鱼肉,无论家里多么穷,平时省吃俭用,但是那天省吃俭用攒起来的钱可以够家里好好吃上一顿了。
  这一天有好多好吃的,小孩子们也就最期待过年这一年的到来。无论是穷还是富裕的家庭都是,富裕的平时有好吃的,但是他们过年会得到新玩具,红包。
  这次过年张高兴可以给家人买上想买的所有东西,而且,他准备跟父亲回去谈家里建房的事情,重生过来大约半年的光景,他一不小心就赚到了两千的巨款,在乡下上千元这时候能盖许多宽敞的大瓦房,到时候一家人都住进宽敞的屋子里。
  他内心十分欢喜着。
  寒假来临,赵高红早已经回县城他爸那里去了。
  张高兴再坚持卖茶叶蛋到了腊月二十二那天,回村了。
  兄弟姐妹们接到过年礼物那是开心得不得了,要知道他们前些年过年哪里有什么过年礼物。
  有肉吃就开心得不得了。
  “阿哥,你太好了,我爱你阿哥。”
  听着妹妹的爱还好点,那些弟弟的爱,张高兴怎么就感觉恶心呢。
  “你们都给我学会了贫嘴啊!”
  ……
  要过年了,张家和村也热闹了起来。
  村支书,村长,大队长商议将队里最肥得猪杀了,各家各户分上两三斤猪肉过一个肥年。
  村民们欢庆。
  杀猪可是喜庆的日子。
  定了杀年宝猪得日子,全村的人都来了,看着村里的大人物有的拿着杀猪刀,有的拿着刮皮刀,有的拿着柴火正在烧一大锅开水……
  猪被村民已经绑好。
  张高兴也来看张家河村这场“浩大”的杀猪仪式,往后些年就看不到了,在九十年代零几年其实都还能见到,有的人家过年养了大肥猪还是杀,但是后世村里却是没人再养猪了,或者很少养猪的,就是有那么一两户老人养猪,那也舍不得杀,而是卖钱,村里人再也看不到农村杀猪年宝这种事儿了。
  除了年宝,还有米糖,还有豆耙,打豆腐……过年的时候很多准备……这一切后世过年才会有的东西,但是后世普及到寻常百姓家,寻常就能轻而易举地吃到,以致于后来很多人说过年啊,早已经没有了小时候那年味。
  所谓的年味,就是参与这些过程吧,后世这些过程都没有了,于是年味也就不如小时候了,张高兴心里想道。
  现在村里人声鼎沸的,这也是年味,不像是后世不是猫在屋子玩手机,就是打牌,打游戏,看电视,外面那么冷,谁出去,现在不一样,管他怎么冷,都要出去,外面热闹啊。
  村支书,拿着尖刀走来,猪年宝开始了挣扎,它不愿意作年宝,还是放我回猪圈吧。
  村里七八个壮汉按着的大肥猪还是窜了起来。
  挣扎掉了绳子满场子跑。
  围观的张家河村老老少少的村民顿时笑声连连。
  “哈哈哈,大肥猪太肥了,那么多人都按不住。”
  “猪跑咯,快抓猪,快抓猪。”
  小孩子们叫道。
  “小崽子们,你们不能叫猪,要叫年宝年宝,要说吉利的话。”村里的老人说道。
  猪被再次抓住按在地上了。
  再次五花大绑,伸一根扁担过去,村里的壮劳力喊着号子将猪再次抬到杀猪凳上。
  牵牛要用绳,杀猪要用凳。
  这杀猪凳就是平时两个人坐的那种长条凳。
  年猪往上一架,嘿,那猪血一点浪费不了,那猪血旺子很多人都爱吃。
  杀猪声响起。
  “快快快,把接血的大铝盆给准备好了。”
  猪杀好了。
  村支书大嗓门道:“各家各户家一户来一人排队领猪肉。”
  “你们挤什么挤,这么大肥猪,家家户户都有,都给我排队好咯,一边等级一边领猪肉,都给我听好了!”
  随着时间,张高兴的事情也变得淡了许多,张家河村人家家户户都把注意力放在了过年这事情上。
  公社和大队里也各自忙自己家过年的事情了,也没人找张高兴,问他是不是在外面卖茶叶蛋……有没有搞投机倒把,现在大家的热情不在那些上面了,而是什么斗争都比不上自己家过年重要,这时候公社里搞事情,也没有帮忙吆喝,大家都忙年去了。
  要请那些老先生写对联的写对联,要给孙子买鞭炮的买鞭炮。
  ……
  张高兴挣了两千多块,但是给父亲建房子准备拿出一千块。
  当这一千块钱放在张银贵的面前,张银贵直接傻眼了,这年头,他怎么见过这样的巨款,这怎么这么多钱,儿子你这是在外面投机倒把,还只是真卖茶叶蛋啊,以前谣言说你是倒卖了厂里的产品,你们木器厂的东西你怎么能拿公家的东西卖钱,这些钱你赶紧还给你原先那个厂去!”
  “爸,我真是卖茶叶蛋,儿子发誓,没有倒卖一次过那厂里的木产品,那都是别人诬陷,你儿子不是自己的东西,就是地上掉了十块钱,你儿子都不会捡的。”
  张银贵别的不说,在这方面信让儿子的人品的,张家的小孩要敢拿人家的试试,打不死他。
  “可高兴啊,卖茶叶蛋怎么的这么挣钱,儿子,你这挣得越多,你爸这越慌啊,咱家暂时不能建房,等明年再说,都知道你挣钱了,邻舍眼红自不用说,太招人眼。”
  有时候希望孩子有出息,但是有时又希望孩子是个平凡人就好,有时候希望自己有钱,有时候又希望又不要太有钱。
  因为有时候人太有出息总是在风尖浪端,太有钱什么样得祸事也跟着尾随。
  张爸现在就是如此的惴惴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