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回潮 > 第一百三十七章 “拉帮结派”的人际
    改革大时代呼啸而来,没有好身体怎能撸起袖子干?
  
      “呼!”
  
      一串绵长的白气。
  
      滨江大学校园。
  
      张高兴晨起跑步。
  
      这年代城市还没有后世傻大楼高,空气中灰多,可以大口地呼吸着这空气沁润肺腑。
  
      感觉到自己身体里茁壮的生机和不断涌现的力量感,这是前世许久都不具备的感觉,他现在十分爱惜自己的身体。
  
      这一世有钱了要是没命花,那不得太憋屈了。
  
      前世身体不行,还极度缺乏运动,壮年不再,诸病缠身,儿女给自己的钱都交给了医院,药店和诊所。
  
      “张高兴,张高兴。”听到背后有熟悉的女声。
  
      张高兴停下步伐。
  
      “周晓鸽,你回来了,你不是实习到年后吗?”
  
      周晓鸽咕咕着嘴道“我那位这么久不说电话电报,就是一封信都没有,我回校看看那家伙到底怎么回事?!”
  
      “回来找他的?”
  
      “晓鸽,还没吃早餐吧?”
  
      “还没。”
  
      “那好,我们走,我请你去搓一顿,顺便跟你说点事情儿。”
  
      张高兴准备把那事情说一下,一来是看在赵高红的面上,二来加上周晓鸽是一个善良热情的姑娘,不忍心对方伤害到她,也就是她傻看不出来那个陈刚的套路,好在现在还没陷进去太深。
  
      “请我搓一顿,这个好呀,实习单位里的大锅饭我真吃腻了哦,不过,你要跟说啥事儿?”
  
      周晓鸽问道,她眨巴可爱的眼睛。
  
      这个姑娘对于张高兴是挺好感的,初见他的时候,发现他跟眼神安静,自信,专注,跟好多男生不一样,那怕是自己的大龄对象,但是都没张高兴身上的成熟感,那种洞察一切的眼睛,她觉得他像一片深海,在海底下藏着很多五光十色的宝藏。
  
      可惜,他那时候就有了自己的闺蜜赵高红,不然张高兴是她喜欢的类型,现在的对象他大龄,多年知青,她觉得他有经历有故事,也是因为她觉得他成熟。
  
      校外附近的一个国营饭店里。
  
      “高兴,你到底要跟我说啥事情?”
  
      “唉,陈刚的事情,本来我是不愿意说的,但是认识一场,这事情我觉得你应该知道……”
  
      这别人的私事,参合起来张高兴觉得怪怪的,自己跟这姑娘真没关系啊!
  
      非要参和,自己这还没老呢,就这样多管闲事,但是他自认为她的朋友吧,不说不舒坦,张高兴眼里有时候特别揉不得沙子。
  
      就比如明明是不对的事情,别人在做,那怕他们知道是错的,但是他们反驳的理由是其他人都是那样做的啊,他如果不能改变这样的事情,但是他一定会抵制,如果没有行动上,首先至少是心里第一时间抵制。
  
      “你那对象今年三十九了吧?”
  
      “你多大?”
  
      “今年十九岁。”
  
      “他都可以当你爸了,你看上他啥了?”
  
      “我觉得他成熟又懂得照顾人,就像你一样。”
  
      “怎么跟我比起来了。”
  
      “我是照你给我的感觉找的吖?”
  
      张高兴:“……”
  
      “别闹,晓鸽同学。”
  
      想着年轻十八九岁的小女生对成熟男人身上传递出的成熟感有超强杀伤力,张高兴感觉真有可能啊。
  
      周晓鸽一本正经地看着他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看着张高兴窘迫,周晓鸽古灵精怪地噗嗤一声。
  
      “嘻嘻,不闹了,说吧,啥事儿?”
  
      “那个陈刚他有孩子,我见过,你实习的时候,她婆娘带着孩子来学校闹,找他……”
  
      “你说的是真的吗?”
  
      这里有几张黑白照片,你看看……
  
      “这些照片也不能说明什么,你最好亲自问问他,或许他已经离婚了也说不一定,反正他跟你说过没结婚的话我从一开始就没信过,本来这是你的事情,想着作为认识三年的朋友,我想没为朋友两肋插刀,但是视而不见,我张高兴还做不到。”
  
      ……
  
      周晓鸽看到那些眼泪打转,但是看上去还是蛮坚强,好歹现在两人还没闹出什么幺蛾子,事情没到那种地步,现在陷得还不深,拔腿完全来得及。
  
      如果不拔腿,继续陷,那也是她的选择了,张高兴只能做到这里了。
  
      “谢谢你,张高兴。”
  
      周晓鸽抿嘴告别,她知道这些时日陈刚为什么没联系她了。
  
      感觉周晓鸽很难过。
  
      张高兴只能道:“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别因为不值得的人难过。”
  
      回到宿舍,准备去上课。
  
      一些舍友也收起课本,早上这些舍友没和自己一样晨练,他们在宿舍里面看书。
  
      现在去教室上课,宿舍里三年下来已经分成了“派系”。
  
      不像是刚来的第一年,一个宿舍都是一起行动,一起吃饭,一起去上课,如果全部是一起的,那一看肯定是大一的。
  
      现在宿舍里陈建,李俊,童铭三人是一起。
  
      他们三人都是城市的,他们也都没下过乡,跟那些其他下乡的城里知青也处不到一块,但是他们至少不会看农村人一样看他们。
  
      他们做惯了城里人,上山下乡也没落到他们头上所以有点表现得有点城里人得清高,可一个宿舍的,面子大家还过得去,表面上还能客客气气,但是底子下,隔着距离。
  
      赵正绥,于智鑫两人在宿舍都是最大龄的,他们两人很多话能说到一块去。
  
      张高兴和罗永丰比较独,罗永峰是在宿舍里面独,张高兴在校外是一个人独来独往,大家知道他经常出去,有时候还会翘课。
  
      但是这些派系关系也不一定全然是一成不变的,一段时间里,谁又跟谁走得特别得近乎,超越年龄,超越户口,超越……因为某人某科目特别厉害的,或者谁体育项目爱好跟自己相似,他们又不断地各种组合……
  
      张高兴没工夫跟宿友们搞这些有的没的,一段时间他就吆喝聚餐,宿舍聚一聚,他是一个暴发户,不差钱,当然他只是偶尔请客,别人吃了一两次,特别是这年代的城里学生是比较要面子的,那就要回请了,这年代除了张高兴这种,谁手里能阔绰了,虽然学校补贴生活费,但是大家依旧是紧巴巴的,所以他们只能“打掉牙往肚子里吞”。
  
      每次这时候,所有人都不相信张高兴是农村里来的。
  
      他请客的时候,从来眉头都没皱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