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回潮 > 第四十七章 这就要见上面啦

  “二爷,这媳妇我肯定得要啊,我可没说不要。”
  他可没励志出家的想法,老来怎么能没老伴,虽然不能睡一个床,但是老伴还是得要的,儿女们不能一直陪着自己,能陪着的还是老伴,虽然两人间的味道是火药味的。
  “那就行,敢明天去看我那侄女翠花,我先跟你爸说道说道。”
  张天德直接就拍板道。
  “啊!”
  “这么快让自己见翠花。”
  张高兴身体一震。
  “别,我现在还不想……”
  “哟,你这是害羞了,这说话都这么磕绊,这点那你不如你二爷啊,当年你二娘,我是上去就是啃了她几口,你二娘那怕跟家里闹掰,也要死要活的要跟我了,你啊,这方面还得跟你二爷学学,在喜欢的女人面前皮得厚实着勒!”
  “二爷你在那皮都厚实,我跟您比不了。”
  “谦虚谦虚……不对,合着你是骂我来着。”反应过来的张天德道。
  “二爷那能啊,您是长辈啊,我哪敢骂你,我不怕被雷抽吗?”
  “得了,得了,不跟你扯了,婚姻大事是你父母做主,我不跟你小子说了,我跟你爸说去,只跟你最后再说一点,那翠花姑娘水灵得很,要成了,绝对是你小子的福气!”
  “真不,不用……”
  这热情二爷啊,不要再将自己往火坑里推啊,上辈子在那女人那里怂了一辈子,被吼了一辈子,够窝囊了,那个泼妇老伴四十之后都不要自己跟她睡啊,四十岁她不行了,他可还火气大着,还有老来嫌弃自己,让自己睡地下室,那女人让自己老来生活质量太惨太惨了,我可不要再跟她搭伙过日子。
  可是看二爷那热情的劲,他现在根本拉不住,已经窜到他爸跟前去了。
  “那里出问题了这是?”
  张高兴摸脑门。
  前世自己和郝翠花相亲好像没这么快,那是在自己木器厂倒闭的时候,那不是还有段时间吗,怎么郝翠花同志提前出现在自己的世界里了,这有问题,这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那边张天德同志一跟张银贵同志一说,那边是两个巴掌拍得响呼。
  “哈哈,天德啊,这事情我看中,我家高兴年龄也到了,我们家这瓦房这居住是穷了些,但是肯定要造新瓦房,不能让那闺女来我们家委屈了,跟我一家子全挤在一起,他们两个自己单独一边过好他们的日子。”
  张银贵生怕那姑娘嫌弃他们家负担重咯。
  郝桂花男人不争气,但是桂花这女人在村里那没有一个不称道好的,她娘家那边的侄女还能差咯!
  下午,张金贵同志回来,张银贵跟老爷子说了这事情。
  张高兴爷爷先是一通臭屁骂。
  “天德那混蛋王八没给我搞到七根竹鞭烟枪,都躲得不干见我了,奶奶个熊,不过这事儿做得不错,我大孙也到了结婚得年纪了,他婆娘的人品好,介绍的姑娘肯定不会差咯,我大孙的事情要是有着落,我就不追做要那七结竹节的烟杆子了。”
  这年代的老人他们能比什么,喜欢比烟杆子竹节数,张金贵放弃,足证明大孙在心里的分量。
  又或者是大孙买的烟丝好,总之关于大孙娶媳妇的事儿,他很上心,还登门了张天德家。
  专门催促张天德尽快年底安排两个小辈见一面。
  张高兴:“……”。
  家里就这么着急给自己娶媳妇么。
  还是怕自己名声不好,工人身份丢了,混得不好,娶不到媳妇,这么快要自己找媳妇,真不用担心自己啊,过不了几年,时代变了,社会变了,自己随便露一点,那家不把闺女往张家送过来过好日子啊。
  张高兴现在心里有些说不出的感觉,他想要村里走走,出去透透气,他心理被撩起很多关于郝翠花的事情,前世那个老伴,他现在心理好复杂。
  一辈子啊,自己跟她过了一辈子啊,儿子孙子都有了,那么多年,爱情,那后面岁月肯定是磨没了,都是柴米油盐酱醋茶,但是那变成了一种亲情啊,虽然自己住在地下室,但是身体不行了,那一把黄白之物一把尿的,都是老伴伺候啊。
  很早之前,他们也是有爱情的,那时候木器厂倒闭,他落魄返乡,农村地里的活也不爱干,她当时也没嫌弃自己家穷,没嫌弃自己没本事,也跟了自己,随后就是一辈子,生活从吃不好穿不暖,然后也慢慢开始吃得饱穿得暖,儿子女儿有了,后来孙子孙女们也有了,一辈子走来,天天掐架,三天一小闹,一星期一大闹,一辈子也就那样“相濡以沫”一辈子……
  “高兴,高兴。”
  村里的张大浑看到溜达的张高兴打招呼道。
  “想啥呢,高兴。”
  抬头看张大浑,这家伙虽然没有二次发育,但是现在已经够高了,有一米八六好几。
  张高兴这半年伙食改善了一下,基本朝横向发展了一些,身高似乎也长了一两厘米,但实在是不太明显。
  “想媳妇呢,我家里急着给我找媳妇。”
  张高兴有点苦瓜脸对着这儿时村里的小伙伴说道。
  一个老头此时颠簸着簸箕走来。
  “富贵伯。”
  张大浑喊了一句。
  张高兴也跟着喊了人,只不过那富贵伯眼皮子都没朝张高兴,这老家伙势利眼得很,以前自己是工人的时候说自己有出息,把自己抬得很高,一个劲地夸自己,但是现在张高兴不是工人了,这搭理都不太搭理,跟张大浑说了几句,然后鼻孔朝天看了张高兴一眼就走了。
  这老家伙,让张高兴心里不爽,这老头势利眼,自己两辈子就没见过超过他的。
  ……
  年前的一天,郝桂花邀翠花来张家河村。
  那天,被老二的臭脚给熏醒,张金贵爷爷在自己的窗边。
  “大孙啊,上午一会,桂花娘家侄女来她们家,你呢,去她们家瞧瞧那姑娘,爷爷给你打包票,那姑娘真不错,爷爷虽是没见过,但大家都那么说,那姑娘一定好,爷爷真想那好姑娘成为我的孙媳妇……人家也不嫌弃我们家穷,你看你桂花娘多能干,那侄女肯定也是很能干,大孙子呀要把握住了,那可是你以后的福气。”
  嘴角希拉几根白胡子的张金贵说得张高兴脸皮一阵抽一阵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