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回潮 > 第三章 有一种东西要从心里跳出来!

  这种生活大爆炸不只是人们的发型,着装的变化,而是整个社会方方面面发生的大爆炸。
  ……
  而这种生活大爆炸来临之前,过渡时期许多奇趣事情发生,比如造导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硬生生成为后世笑谈这个时代的八卦。
  但这却是这个时代真实的一段时期,造导弹的真不如卖茶叶蛋的工资多,当然丢下造导弹的工作去干卖茶叶蛋,自然没有太多这样的笨蛋,因为这只是一段时间内出现的时代现象。
  另外“造导弹的不如卖茶叶蛋”,也不独指卖茶叶蛋,而是指一群放下铁饭碗,走在浪潮尖先下海尝到甜头的一群人。
  人生重来一次,他张老汉,这辈子他想做那一群人中的一份子,上辈子安于现状,到老了都没什么牛可吹,只有无穷无尽的各种遗憾。
  “哎,卖老鼠药了咯,比国营店绝对便宜。”
  “我家老鼠好多,给我来两包。”
  “卖南瓜咯,我家自留地的南瓜甜又香。”
  ……
  望着镇学门口三两偷偷贩卖小东西的小贩,张高兴心思不断活跃,活跃。
  好像心里有什么东西要跳出来了
  一个可以立即让这年代贫穷的家庭告别贫穷的机会,自己做点小生意。
  在这年代,这应该是被称之为野心的东西!
  不过,这种事情,现在真可不太光荣,搞不好,还被抓起来进行批。
  大部分个体户,在这几年里将是人们眼里的二流子。
  农村人最重名誉了,要是按了个这个名头,在当地找媳妇都难。
  ……
  名声,还是财富。
  这个机遇和风险都是极端存在的年代。
  张高兴知道更多的是机遇。
  未来的历史告诉了人们改革开放的辉煌。
  所以,他根本无需迟疑,当然这不意味着他立即放开手大干,发财还是要低调,特别是现在敏感转型的时代,说不定就被逮起来批了。
  父母家人可都是把名声和脸面看得很重,哪怕不作为,也不能做有辱门风,有辱家族的事情,这年代的农村人就是那么质朴。
  想起曾看到报纸上报道一个外国的墓碑,上面写着:童年的时候,我的想象力从没有受到过限制,我梦想改变这个世界。
  少年的时候,我发现我不能改变这个世界,我将目光收缩了些,决定只改变我的国家。
  当我稍微成熟的时候,我发现我不能改变我的国家,我的最后愿望仅仅是想改变一下我的家庭,但是,那也变成了不可能。
  当我躺在床上,行将就木的时,我突然意识道,如果一开始我仅仅去改变我自己,然后作为一个榜样,我可能改变我的家庭。
  在家人的帮助和鼓励下,我可能为这个国家做一些事情,然后谁知道呢,我甚至可能改变整个世界。
  如今,老天爷给自己再回少年,他不要遗憾!
  现在已经无须畏手畏脚了。
  现在的名声脸面臭了,是为将来名声和脸面最响亮。
  他就是要做生意,不过自己先做什么生意呢?
  自己是木工学徒,前世在修造社倒闭之后,继续做木匠,而那过程走了不少弯路,不是斧子砍到了脚,就是斧子剁了手……
  后来隔壁西杨县从东杨县挖走了许多雕花老师傅和木雕手艺传人,隔壁西杨县木雕生意红火,东杨县这个自古雕花之乡的各种手艺传承为别人做了嫁衣,他也到异乡去谋生,成为一个木雕工匠,养家糊口,至于发家致富,更是离他甚远。
  作为东杨人把祖宗的东西丢了,是所有东杨人都后悔的事情,更多的是眼红,还有耻辱!
  西杨县将东杨传统木雕文化结合西方现代艺术,打造出了西杨县致富之路,成为新的木雕之乡,木雕之城,成为国内最大的木制工艺品批发市场,集中了木雕,根雕,仿古门窗,雕刻家具,佛像佛具等数万种木雕优势产品,聚集了数千家木雕知名厂家。
  东杨县人都跑到西杨县去打工。
  历史上千年东杨都是木雕之乡,但是由于西杨县人占据了改革开放后木雕产业的先发优势,这让东杨人真是咬牙切齿,姑娘们都是纷纷嫁西杨县人,让东杨县好多光棍。
  因为东杨很多女孩稼过去,西杨很少女孩会嫁过来。
  西杨县好多厂二代啊……这辈子张老汉觉得要让西杨闺女都稼过来,发展东杨木雕产业,解决东杨县年轻人光棍的问题。
  不愁孙子找不到孙媳妇。
  这是老汉的雄心。
  接下再过几年就要倒闭的彭埠镇农具修造社木器厂,到时候自己来恢复东杨木雕产业,张高兴越想越兴奋,这辈子他要干大事了。
  不过干大事情之前,先要有足够的资金,因为当年彭埠镇农具修造社木器厂倒闭的时候欠工人薪资一千多元,还有外债上万,在这时代那可都是巨款,要知道这年代的工钱还是以毛来计。
  要想吃下彭埠镇农具修造社木器厂,得起码是万元户才能吃下,张高兴现在离万元户还有多远,那感觉像是月球和地球一样遥远。
  而且现在还不是木雕产业再次崛起的时刻,木雕在华夏几千年里都是为封建统治阶级服务,里面不少封建糟粕的东西,其中一些在现在可是极大的毒瘤,所以木雕随着封建社会的没落,木雕开始日趋衰落。
  特别是随着木水平很高的工艺大师纷纷开始离世。
  木雕要搞,但是现在还不是时候。
  所以,自己的手艺活先放一边,暗中蓄力,网罗昔日东杨老木雕艺人,老艺人的传人,而现在先从茶叶蛋开始吧,而且他是知道怎么做茶叶蛋的,茶叶,盐,八角,老抽,桂皮,茴香……
  他怎么会做茶叶蛋,他不是软耳朵男,但是他喜欢吃,嫌弃老伴弄的茶叶蛋根本不香,于是自己动手。
  茶叶要用八九十度的水先浸泡十五分钟,倒掉茶水后再将茶叶放进锅里,可是老伴和大多数人大多都不会这么做,而是直接就煮,那茶叶极其涩味,而且茶叶蛋最好用瓦锅或者搪瓷锅,才能最好的将茶叶的清香和香料的浓香混然一体,才让茶叶蛋鲜美嫩滑,芳香可口,而外面很多茶叶蛋都是大铁锅铝锅来做茶叶蛋的,一些茶叶蛋都只是半个在卤水里泡,而最美味的茶叶蛋需要长时间整个浸泡在卤水里,那味道才最佳,所以,他贼不爱吃外面的茶叶蛋。
  他张老汉要在这年代卖茶叶蛋,谁竞争得过他这资深老吃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