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回潮 > 第一零三章 不交智商税

  张高兴终于见到赵高红这个日思夜想的人儿,那日夜思念了无数次的身影,想念了无数次的笑脸。
  要不是忙于修造社木器木雕厂和参加高考,他必然是会整天都魂不守舍,但是忙碌那时候让他忘却了那思念的痛楚。
  如今倒是见到赵高红了,但是他突然发现自己不会说话了,不知道跟她说什么好,就那样看着她,看着她。
  看着高兴哥没理财人家,赵高红说话道“高兴哥,高兴哥,晓鸽再给你自我介绍呢。”
  “哦哦,晓鸽同学你好,我叫张高兴。”
  “你也好。”
  “高兴哥,你看现在天也快黑了,下次我们再聊哦,我们先走了。”
  周晓鸽看着赵高红,不可思议,怎么这么着急着走吗,她不是讲到她的高兴哥就眉飞色舞吗,怎么现在只是打了一下招呼就走了。
  张高兴也感觉到了赵高红有些躲避自己,应该说是一种淡淡的拒绝自己的意思。
  他不是傻子,张老汉活了一辈子,这点情绪还是看得出来的。
  “自己和她真的有了距离。”他心里不是滋味的想着。
  欲言又止。
  “那高兴哥同学回见呀。”周晓鸽欢快地挥手,赵高红似乎也勉强地微微挥了挥手,勉强地笑着点头了一下离开。
  张高兴有点失魂落魄,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自己那里对她做得不够好么,为什么她对自己是那样的冷淡?
  张高兴感觉身体有些发冷。
  前世那个后世社会,那些年轻后生在这种男女之事上干脆果断,男女相处,行就行,不行就拉倒,不会为了任何一个驻足停留,孙子那家伙他都好像谈了几个前女友,什么婉转约会,什么斩不断里不乱啥都没有。
  张高兴可做不到孙子孙女们那样的干脆利落,他对赵高红藏着的感情那是两辈子的啊。
  不敢忘。
  太难忘。
  这事情上张老汉心理极其感性,在其他方面,他相对就理性得多了。
  “不对,赵高红就那么走了,他还不知道她在那个系那个班级呢?!”
  他慌忙又追上去。
  “那个,那个高红妹妹你等等,你在那个系那个班级。”张老汉玻璃心地问道。
  “我们在新闻系……”
  倒是周晓鸽抢先着说道。
  1977年新生开学典礼迎新会后。
  就是开始正式上课了,这年代滨江大学还没有搞入学军训,大学军训那还是在1985年开始的。
  开学了,整个新生学习的热情是前所未有的,许多的人错过了宝贵的年华,他们现在很珍惜考上的机会。
  张高兴也遇到了让自己非常头疼的事情。
  高考没有英语,但是大学要学英语了啊。
  语言这玩意是越小学就越容易,越大学语言,脑回路就没那么快了,因为总是想着翻译成母语。
  但是从小学,那就是一种语言,就像是母语一样,要人翻译吗,根本不用,有那个脑回路,英语就是一种语言,不是一门功课那种。
  张高兴有时候想自己这念大学这是不是要给自己找不痛快,找罪受。
  发财得了,学什么习啊。
  但是一想着后世飞速淘汰的先富裕起来的人,他们跟不上时代,他们大多被后来的一代代人碾压,开始交一笔笔智商税的时候,张老汉觉得太亏了,自己辛苦挣来的钱不能都被那些炒房,炒股,炒互联网的家伙们给交智商税了。
  “英文还是要学一点的,外国很多以后天天见报的一些大公司,这年代都还是一些小不点公司,甚至有些创始人还没出生,比如首富比尔也才23岁,还在地下车库鼓捣,是不是以后不用给比尔交智商税了,甚至比微软给自己创收也不是不可能嘛。”
  “老师这计算机怎么英文怎么念?”
  “计算器?”
  “不,计算机,就是电脑。”
  “外国人叫它啥。”
  “computer,那是传说中的东西。”老人也憧憬地说道。
  ……
  Computer,张高兴在纸上写下了这个英语单词。
  就从这个单词好好学英语。
  ……
  77届学生是最拼学习的一届,这一学期要将一年的知识给学习完,功课任务也十分的重,但是没有人抱怨课业多,反而是感激高考给了他们一道通往开放世界的窗。
  大家都像是海绵一样学习和吸收课本的知识,很多人一些功课薄弱,刚开始很艰难,简直是听不懂的感觉,比如英语。
  但是没有人放弃。
  后世大学里浮躁的东西,功利化的东西这里都没有,有的是为功课争论得面红耳赤,有的是先会的同学指导不会的同学。
  学习氛围极其浓烈。
  所有同学都是求知若渴。
  有人说70年代末高考恢复,七十年代末的大学生是追赶时间的一群,也确实,七十年代他们忙着上学,八十年代他们忙着出国,下海,九十年代忙着晋升,当总裁,办展览,发表著作……
  两千年后,他们是各行业的专家教授,行业领袖前辈,带领着神州大地一代代后生们成就神州崛起的奇迹,他们是最实干的一辈,最勤奋的一代人。
  务实发奋。
  “团结起来,振兴中华”
  “从我做起,从现在做起。”
  77,78,79这就是他们老三届的时代。
  他们被统称为改革开放的第一代人,因为他们正好和改革开放的节点紧密联系相联,感知着神州大地走向世界的脉搏,是改革开放的见证者,亲历者,推动者和捍卫者。
  他们的经历和智慧对神州大地是有着承上启下的作用。
  他们大多数人都成才了,凭借个人努力和后天的成就完成了他们一代人的光荣与梦想。
  尤其是77届的学生,他们毕业的时候只要拿着文凭,就会有地方抢着让落脚,大部分人一毕业就是被视为单位骨干。
  他们为什么会这么吃香。
  他们这些有相当经历的同学不仅有了知识,都充满了思辨的能力,读书能带给人知识,但是不一定带给人能力,而能力是经历和思辨的结果,他们沾了改革开放的光,知道改革开放的宝贵,知道这个社会机制出了问题,他们是要为改革而生的一代人,所以后世相当一段时间里这三届人在神州大地政界,商界,学界也都是主流。
  校园里除了上课那事儿之外,张高兴每次下课,就凑到赵高红上课的教室门口。
  他蹲教室门口好几次了,里面的一些人也都知道了赵高红这位“老乡”。
  不过老乡也不用来得这么勤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