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回潮 > 第五章 杀猪般的尖叫!

  张老汉没看到他心中期待的女孩望了他背影一眼就出神,不然要高兴得心炸。
  彭埠镇人民公社卫生院。
  有三排砖混瓦房,挺大的,有三十多间房子,面积约六七百平米,是如今彭埠镇比较高大上的地方之一。
  三十间砖混瓦房有病房,药房,医护办公室,手术室,会议室,库房,灶房,宿舍,有几十个员工。
  设有内科,外科,妇科,儿科,防疫科等科室。
  镇卫生院虽麻雀小,但五脏俱全。
  走进镇医院的土院子,有一口水井,还有几块菜地,那种医护人员种了一些葱,辣椒,南瓜之类的蔬菜,既是绿化,又可以食用。
  卫生院也有停车场,只不过停得是自行车,小平车或者牛车,那些小平车或者牛车是专门送危急病人的。
  张高兴过来检查身体了,前世一生毛病,主要也是年轻时候落下的疾,小毛病不治,老了就都变成了大毛病,所以,这辈子他要将那些病魔掐在苗头里,这样未来它们才不会继续折磨着他。
  已经第一次尿血,而且还出现昏倒的状况,他不知道现在的身体被自己糟蹋了几成。
  经过上辈子慢性病的折磨。
  身体和心理,尤其是心理,让张高兴觉得成为一个身体健康的人比得到什么财富,什么女神,健康这才是对于现在的张高兴最为重要,所以,他果断请病假前往镇人民公社医院进行看病检查,这在上辈子年轻时候是不敢想象的事情,他认为自己年轻,他认为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没毛病,尿血也好,昏倒也罢,自己不是都没死嘛,没死就继续干,用农民的话说,这家伙莽得很。
  镇人民公社医院,熟悉的药水味道传来,张高兴很讨厌这种刺鼻味道,他前世很讨厌去医院,这一世他突然很喜欢这种味道。
  他心情变了,他没有接受那次输血,他还没有肝病,不用每次挂号的时候,都要忍受那句,你有慢性病卡吗,你要办慢性病卡吗?对于极度敏感的病人,那真是阴影面积一万亩。
  上辈子他听得最多的就数保重身体和一些吉利的话,耳朵起茧了,但是依旧是保重不了,活了一辈子啊,透了啥都比不了健健康康先,因为一蹬腿,啥也没有了,唯有健康的时候,你才拥有一切的可能。
  彭埠镇人民公社卫生院内科。
  “大夫,我前几天干活尿血,还昏倒了。”
  “先交检查费,我再给你做检查。”
  医生给张高兴开了一张单子。
  那就是后世相当于看病卡一般了。
  里面是各种明细,单子的名字叫做彭埠镇人民公社卫生院医疗费记账单。
  上面还有这年代的特色语录,救死扶伤,实行革命的人道主义,接着是病人姓名栏,性别,年龄,记账人,下面是各种明细栏,什么检查费,什么治疗费栏目包含针灸费,敷料费,推拿按摩费,拔罐费;化验费;X光费栏目有透视费,照相费;手术材料费;中药费;西药费……
  交了检查费回到内科办公室。
  医生指着一张病床说道。
  张高兴老老实实地躺着。
  他将张高兴的衣服上撩起来。
  按下了肾脏部位。
  力道由轻变重。
  “啊!”
  杀猪般的声音。
  “大夫,痛。”
  张老头叫道。
  这要是前世年轻的时候,痛在张高兴年轻时候的字典里那是没有的,他不会叫苦,更不会叫痛,男人怎么能随便喊痛叫苦,那算什么爷们。
  但是张老头变得不一样了。
  “我才加大到了五分的力气,小伙子你不要这么不扛痛嘛,忍着点先,你这样大喊大叫,影响我检查。
  “哦。”
  张老头应了一声,确实自己叫得太夸张了,以前是老头子的时候年纪大叫得那么夸张,医生不会说自己什么,现在自己这块头,他看到了大夫眼里对自己的鄙视。
  “你还需要化验一下血。”
  这年代镇卫生院化验室也是搞了起来,不过化验的项目不多,平时就化验一些血红蛋白,血细胞总数,血型等,都承担不了后世六十五岁以上老人的体检,而且化验操作也一般为手工操作,很粗糙,连手摇的离心机也是后来才有的,整体操作与未来相比很繁琐,而且速度也很慢。
  张高兴化血就费了一上午。
  大夫最后对张高兴检查的结果是干活用力过猛,损伤了肾,调养一下喝点药就没事,至于昏倒,医生测了张高兴的血压,化验了血,得出结论是有点偏低血糖,需要吃些好的,现在身体各方面其实并无大碍。
  张高兴去药房。
  镇卫生院药房药品看上去也并不多,不如后世的琳琅满目,只有四五十种。
  不过药房似乎里那边来了一位新姑娘,她还拿着本子在背着土霉素,四环素,阿斯匹林什么的。
  “我拿药。”
  张高兴道。
  药房的中年妇女自己打着毛线衣喊着:“小玲你把这几种药找出来,我看看你的准确率和熟练程度。”
  年轻的姑娘放下手中的本本,然后在药物货架上为张高兴找出药物。
  那姑娘怯怯地将药拿到已经放下毛线衣的中年妇女那里,看来她新来没少挨批。
  那姑娘弯弯的柳眉,一双大大的眼睛,虽然没有抹粉妆扮,但是那素颜比后世化得花枝招展药好看得多,姑娘秀挺的琼鼻,低水般的樱桃红唇,如花般的瓜子脸,肌肤很白,标准的美人。
  张高兴看着那姑娘一阵欢喜。
  因为心情好啊。
  一切病症还仅仅在苗头之中,未有大病。
  “小玲,你看这个药你就拿错了,是四环素,不是泗环素,你这造成的后果你知道是怎样吗?中年妇女劈头盖脸就是招呼小姑娘。
  姑娘就是唰唰眼泪下来了,看得张高兴这个老头怪心疼的,小姑娘是要长急性啊,不仅是拿药,还有这年代公共打针的铁针头一定要开水严格泡啊,为了省事或者消毒不严格,一个针头就是造一个人,甚至一个家庭一生的痛苦啊。
  ……
  “大姐,姑娘下次长记性了就好,你把我的药给我吧。”
  那大姐早已经换了正确的药,但是就是不给自己,一个劲地念叨那姑娘。
  张高兴都有些许不耐烦了,自己这检查,拿药搞了快一整天了。
  “哈哈,真不好意思啊。”
  “来来来,小伙子给你。”
  “自己果然没大病,真好,真好!”
  出了彭埠镇人民公社卫生院医院,张高兴感觉这彭埠镇的天空是那么格外的蔚然,他咧嘴对着空中直接乐呵发笑,像个孩子一样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