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回潮 > 第一零四章 亚细亚你去不去

  “这里面绝对有事儿!”有男同学说道。
  “是呀,谁说不是呢,我看马上就要出大事儿了,徐学长实习期结束就要回来了。”
  整个新闻系的男生谁不知道徐学长追赵高红呀。
  而徐学长的身份在滨江大学也是被别人知道的。
  一些人可能看好戏。
  一些人丝毫没当回事。
  在他们看来这个“老乡”跟徐学长是没法比的,一个土鳖,一个透着金贵气,谁跟赵高红般配,那不是明眼的事情嘛!
  作为赵高红的闺蜜周晓鸽一直知道赵高红并不喜欢徐学长。
  其实要说那徐学长吧,风流倜傥,手表皮鞋,风度翩翩,很洋气范,是许多滨江大学女生倾慕的男生。
  徐学长一直想跟赵高红走近,但是却一直隔着距离。
  因为赵高红一直亲近那些家境不好的同学,那些同学身上的土味使得她更愿意接触。
  或许小时候曾经的经历有关吧,她与她们能更加的亲切。
  见到张高兴又在教室门口等着赵高红。
  作为赵高红闺蜜的周晓鸽现在也习以为常了,这都持续一个月啦。
  “嘿,张高兴你来了。”
  周晓鸽来到张高兴的跟前道。
  “你好,晓鸽。”
  “高红怎么没出来?”张高兴问道。
  “诺,你瞧,她让我在食堂帮忙打饭回来,她在做一道题。”
  “哦,是这样啊,那我跟你一块去食堂,我给她加点菜。”
  “好呀,一块去。”
  走进滨江大学的食堂,整个食堂里荤菜很少,大多都是素菜。
  这年代国家对大学生每个月补助是十四块钱,对于校园的他们而言生活是没有问题的,但是想要天天吃肉也是不够的,不过大部分学生别说吃肉了,那些国家补贴,他们不少选择大部分寄回家里。
  他们在这年代许多人都是家里的全劳力,对于家庭而言,少了他们这些全劳力,本就是艰辛的年代他们更不好过了,好歹寄一些回家,他们的心也能安宁一些,这是一个不会只顾自己不管家庭的时代,很多人把亲情看得很重。
  这年代要不是大学免费,甚至补助,不然许多考上大学的人是读不起大学的。
  自己宿舍的那些就不少是这种,他们发了十四五块的补助,十块钱是寄回家里,只要四五块作为自己的生活费,这样他们就根本吃不起荤菜。
  所以食堂素菜居多,荤菜没几个,打荤菜的窗口寥寥无几的人排队,大多数人吃荤菜是偶尔地打牙祭,但是素菜那边全是人头耸动。
  张高兴现在是“暴发户”,在吃上他向来是不吝啬,吃饱吃好才能打好自己这个年轻身体的基础。
  张高兴自然连周晓鸽一块加餐了。
  “有鱼有肉有鸡蛋,高兴学弟,你真阔气呀!”
  “我以前当木器厂工人,手里还有些小钱,阔气谈不上。”
  周晓鸽笑笑,然后突然跟张高兴神秘地说道“对了,看在你收买我的份上,我告诉你一件事哦,从前年入学开始就有一位学长追求我们家高红,那位学长实习去了,现在实习时间差不多要结束了,我感觉你对高红是有不一样的情愫的,你喜欢她,但是那个学长……不是善茬。”
  初闻这个消息,张高兴脑袋嗡嗡的,高红妹妹真的是有人在追,自己入学已经有一个多月了,但是跟着她似乎还隔着万水千山的感觉。
  那位学长是不是善茬,张高兴不怎么关心,他只想尽快打开与高红妹妹之间的坚冰。
  这一个多月来,他一直等着她向自己解释这一年多来怎么没给自己写信回信,现在他等不下去了,都特么一个多月了,高红妹妹显然不会主动说了,他不能选择再坐以待毙了。
  张老汉要低头了。
  那边赵高红几次见了张高兴,几次张口欲言却又说不出口的艰涩里,藏着痛楚的目光,高兴哥和那相亲的女孩……
  ……
  现在他第一次正式地发出了主动的邀约。
  “晓鸽你帮我一个忙,我,我想约一下高红去老道外,可是我一个人约她肯定不出来,你也应该看得出来,我们之间是出了矛盾,我想……”
  “原来你这顿大餐是来收买我的呀。”
  “不,不是……”
  周晓鸽见张高兴那窘迫的样子,噗嗤地笑出来。
  “不用解释,解释就是掩饰啦,这个我帮你了,我早看出来了,也说不上什么话,我问过高红,她没跟我说。”
  “你真是一个好姑娘。”
  “唉,我好呀,但是还没人家高红好呀,唉。”
  “嘿嘿嘿。”
  张高兴挠头。
  这话接的,张老汉都不知道怎么接了。
  周晓鸽热情活泼,善良可爱,眼神清澈,这姑娘长得和赵高红也是一个级别的漂亮姑娘,这么好看的姑娘,上辈子活了一辈子也就见了那么几个。
  这辈子他折腾的圈子多一些,估计这样好的姑娘会遇见不少。
  张高兴心里突突的,不知道是因为周晓鸽瞧的,还是因为她答应了帮自己约赵高红,即将在老道外他要打破与高红妹妹的坚冰。
  老道外,这是滨江的历史街区,随处可见巴洛克西洋风格建筑,这里也是滨江市的发源地,滨江誉为东方莫斯科也跟其有关,这里是昔日最早修建中东铁路的沙俄人以莫斯科为蓝本对滨江进行的城市规划。
  那里也是情侣们喜欢去的浪漫之地。
  教室里。
  “晓鸽,今天怎么打的全是荤菜,你这么奢侈……”
  “没有办法,有人请客我诶。”周晓鸽一副沉醉在自己美丽和漂亮之中的模样说道。
  “谁这么阔气?”
  周晓鸽家其实和张高红差不多,绝对是那种这年代不会吃不饱的家庭。
  但是小时候艰苦朴素的环境让她们在生活上并没有铺张浪费,她们也只是偶尔打牙祭。
  她们虽然不往家里寄钱,但是也不找家里要钱,学校的补助完全够她们的开销。
  这年代是素颜美,又不用化妆品上费钱,女生们也没有什么包包衣服虚荣攀比的,她们一个月除了吃喝基本也没啥特别的开销,十分好生养。
  “还不是你的高兴哥哥,他托我带话,希望周末一起去老道外玩儿,请我们去亚细亚电影院看电影,你去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