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回潮 > 第四十九章 这颜秒杀明星网红!

  “你好,我是张高兴。”
  张高兴皮笑肉不笑的,有点鼓气,这来相亲,一大家子,还有二爷,他们经过自己的同意吗?
  一个个也不管自己同意不同意,就让自己来见自己前世的婆姨。
  在他们看来,这种亲事不知道哪里还能找到第二家,张高兴如今的情况在他们眼里不是太好,没有铁饭碗的他已经不是香馍馍了。
  有个郝翠花这样不错的姑娘那真是祖坟冒青烟,上辈子烧了高香。
  张高兴的矫情他们直接无视。
  但是他心里想自己现在算是有半个女朋友的人吧,虽然没跟赵高红说开,那个意思还用说嘛,在那里了啊,但是现在家里人还安排自己相亲,这算啥事。
  在二娘的热情介绍下,郝翠花慢慢地抬起头来。
  张高兴那皮笑肉不笑的样子,郝桂花认为这孩子是紧张的。
  此时郝翠花别样的心思浮现。
  看到张高兴的脸庞,这种男孩的模样,的确是自己想要的男生形象,只不过再往下,他穿衣服的模样,那坐姿,怎么感觉跟姨丈一个德行。
  此时盲流张天德也很诧异,高兴这娃子以前行为穿着都挺得体,今日个怎么感觉是自己在看镜子的感觉。
  这真是得了自己得衣钵,挺好,挺好,自己能搞定翠花姨妈桂花,这高兴娃子搞定这翠花绝对没问题。
  不过这小子只是神似自己,还得行动起来才是,自己当年可是主动出击,见面就买了漂亮的花衣裳,这小子有点楞,都说安排见面了,咋滴个两手空空啊。
  离继承自己的衣钵还差十万八千里远哩。
  自己得后面好好给他教导几招,他这样子是不行滴!
  郝贵花明显感觉到了张高兴的一些异常。
  不过她是本着宁拆十座庙,也不会毁一桩婚。
  “你好,我是郝翠花。”
  郝翠花笑得跟花儿一样灿烂。
  别说自己这婆姨年轻时候还真是俏,这素颜都是绝对秒杀后世网红,甚至大明星。
  不过自己不能被老婆子年轻时候的貌美给诱惑。
  金庸不是正在写漂亮女人周芷若好坏哟。
  “emmm。”
  张高兴一副混蛋犊子的模样。
  “翠花,高兴娃子平时不是这样的,他或者是因为失业了,所以……”郝翠花帮忙解释,希望张高兴这不要给侄女不好的印象。
  “二娘我就是这样的,不着调的。”张高兴直接是打断郝桂花给自己说好话。
  郝桂花:“……”
  这高兴娃子脑门今天是被夹了啊!
  此时,郝翠花不但没生气,反倒居然是无比同情起张高兴来。
  这让郝桂花是万万没有想到。
  让张高兴也万万没有想到。
  此时,郝翠花心里道他有必要这样说自己么。
  然后她释放出一股伟大的母性光辉。
  “张高兴同志,一时的失意没有什么,你不要自暴自弃,我不会嫌弃。”
  郝翠花一副非常识大体,善解人意地说道。
  这侄女的表现二娘真的真的是很满意!
  这孩子比自己想的还要懂事,这孩子心眼好,张高兴家那情况在她郝翠花看来不如自己家,因为张高兴家里五个孩子,上面还有三个老,张高兴的父母年纪也比较大了,说句不好听的话,他们家老老少少那么多,都是负担,以前张高兴是工人,郝桂花认为这事还可以说说,毕竟张高兴有着铁饭碗,但是如今那娃子啥不是了,有的是一家的负担,自己这侄女还能跟这样的人相亲,就凭这勇气,那也是女人堆中出类拔萃的。
  反倒是这高兴娃子,她现在有点鄙视了。
  看看他的脸,一副还很矫情的样子,真是诶!
  我的侄女,你二爷这是不是给点乱点了鸳鸯谱。
  郝桂花接下来恨不得锤张高兴了。
  “不,你要嫌弃,我都这样了,你怎么能不嫌弃呢!”
  张高兴道。
  一旁的张天德也实在听不下去了:“……”
  高兴这娃子今天脑门子是不是抽了,啊,这到底说的什么话啊。
  “我不会嫌弃的。”
  郝翠花道。
  别啊,怎么这就看上自己了,到底看上自己哪一点了,我改,行不?
  看着二爷和二娘现在那要吃了自己的模样,张高兴到底还是没把这句话说出来,而是委婉地表达道:“郝翠花同志,我现在名声不太好。”
  “你不要自卑,张高兴同志,我不会在意别人的看法的。”
  说得比唱得还好听,上辈子就是这样上贼船的,多么温柔体贴的姑娘,怎么结婚后就显了原型,成为了母老虎咧。
  老婆子你这面具带的,我都差点感动了,我要你显了原型。
  “我们家兄弟姐妹多,他们都还小,上面还有爷爷奶奶老祖宗,我是结婚了也不会分家的。”
  家里兄弟几个,分家这是避不开的问题,但是作为家里的兄弟们在没闹掰之前,特别是作为长子,家里的其他兄弟姐妹还小的时候,分家,作为长子是不愿意的,好不容易长大了,正是可以为家里贡献的时候,替年纪大了父母分忧的时候,他们心里坚决是不会同意分家的,不愿意抛弃家里那一大群人的。
  但是农村里,年轻人成家后,如果是几个兄弟们的,几乎没有和老人一块过日子的,能耐有限只能顾小家,这辈子张高兴有能耐了,绝不能只顾自己的小家,所以他绝不分家。
  而郝翠花不知道他的底细,但是她肯定知道自己家的底细,自己坚决不分家,那么她还敢嫁过来吗?
  自己那一大家子老小的,她愿意跟自己承担吗?
  基本没有农村妇女是愿意的,农村兄弟们分家,大多也是婆姨闹得,她们不愿在一块,只愿意自己和丈夫,孩子,过自己小家的日子。
  “不分家。”
  张高兴直接将话说绝了。
  郝翠花现在没想那么远,两人八字还没有一撇,没有考虑嫁过去以后分家的事情,她一时间不知道怎么答复。
  郝桂花真想锤张高兴,不过没有锤,而是把郝翠花拉到房间里去。
  郝翠花不在场,张高兴长吐出一口气,刚才他是如临大敌。
  “我说高兴,你今天这事情干的真是一点不漂亮!”
  张天德心里直骂这个憨货,刚才说得些啥,不讨好人家姑娘,还尽是给人家姑娘出难题。
  “那二爷,要不我们干点漂亮事情,说说外面,做生意赚钱的事情。“
  张高兴现在是财迷,张二爷何尝不是个财迷。
  张高兴现在有的是来钱的点子,正差那种敢干的人,这二爷不正是自己需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