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回潮 > 第一一四章 跟着老板抄家伙

  “杨经理你好,我是张高兴啊,东杨县的,就是彭埠镇修造社木雕厂的,我们厂的雕花樟木箱海外销售如何?”
  “哦,原来是张厂长,挺好挺好,一直受到海外客户的喜爱。”
  “那就好,那就好,是这样的,我这边想问一下杨经理有没有渠道从外面帮我拿一些旱冰鞋,几百双,国内没这玩意,帮我搭搭线。”
  “旱冰鞋?”
  ……
  杨经理答应帮张高兴问问那些外国客户。
  如果那些外国客户对这不感兴趣赚自己这点小钱,张高兴准备找港岛那边的人做,或者海边渔民那里走货。
  接下来他就是租赁场地了,这场地不能太偏,这场地院子要足够大,寻找这样的场地需要有眼光。
  张高兴周末就开始在滨江大学附近的街道物色合适的场地。
  还真让他找到了一个不错的场地,在一条主街道一条小巷子后面。
  大约四五百平的大面积。
  场地堆积了些杂物,看起来也没怎么利用。
  一个社会开始变化了。
  有钱开始是大爷了。
  张高兴三天之内搞定了场地租赁,并请了建设队的人对地面修整,水泥地。
  那边沪海也给自己来了消息,可以搞到旱冰鞋。
  不过那价格让张高兴吐血,十元一双,他来个几百双,真吐血了,咋这么贵哩!
  猪肉七毛钱一斤,这十元可以买十好几斤猪肉了。
  有舍才有得,这旱冰场要是红火了,还怕钱不来吗?
  想着要不搞个几十双试试?
  他觉得吧,这里大学,工厂,年轻人多,这玩意前世八九十年代是很火的,那搞就搞大的,那场地足够大,人多更热闹,有气氛,几十双也赚不到什么大钱。
  一切安排好了,就差人了。
  要找镇得住场子的人,这回城的知青们,这年代野性开始爆发。
  一些没工作的,成天无所事事,这些人喜欢搞点惹是生非的事情来,不打架犯浑好像没处撒那气力似的。
  不过这些人大多尔在这个时代抓住了属于他们时代的机会,转型成为了商人,不少人混得是风生水起,当然那种纯粹的没有脑子的混混,老了还是混混,被人当枪使地进去的进去,就是转型的商人没做大出格的事情还好继续享受财富的盛筵,真背了大案子的后世也被一一揪住来。
  这天张高兴去视察场地水泥面铺造的情况。
  刚进入一个巷子,就看到几个男青年,提着路边废弃的椅子角,朝着一个人砸去。
  那个人挺虎的,三个人围攻他不落下风,没吃亏。
  但是这边有一个站着,看着兄弟几个搞不定,站着的人上了。
  有他的加入,四个人让原先的平衡被打破,被围攻的人开始下风了。
  前世张高兴不惹事,甚至是怕事的,遇到这种事情,他可能就饶开而行,你说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这说法不对,而是有心无力。
  他不觉得自己能做英雄,觉得自己没那个能耐,他整个人生充满着自卑,你说他那里能有勇气。
  一个自认为渺小的人,自卑的人鲜能拥有面的不公不平,很难有具备反抗的勇气,除非是逼他没有活路了,就像神州大地所有朝代的农民一样,能忍的时候都是忍着,实在是要逼得自己走投无路,才会置死地而后生,起来反抗,农民起义,或者拉对方垫背一起死,在没有死的决心之前,他们受到什么欺辱打骂都是忍着。
  这一世,张高兴想要痛痛快快地活,这事情他不觉得自己麻木地匆匆而过,当什么都没有看到。
  而且那个人被砸中了,额头被敲破,流出大量的鲜血,但是那些人还并没有打算放手,反倒是血更惹得他们心里得疯狂,继续下去,对方可能活活被打死在这里。
  张高兴不想自己的旱冰场没搞起来,这必经的小巷这里就出死人事情,这以后谁敢来这里。
  所以,他返回了场地。
  “那边有人打架,我怕打死人,你们师傅几个歇一下,跟我去阻止一下。”
  “老板,我们是干活的,我们去打架这……”
  “今天给你们的工钱加倍。”
  “双倍工钱咯,兄弟们,跟着老板抄家伙。”
  场地上七个工人加上张高兴,一共八个人。
  “他们在那里!”
  正在下死手的人看到巷子那头呼啦啦出来一群人,还带着家伙。
  “快快快,他的人来了,我们撤。”
  四个人如同惊弓之鸟,被张高兴他们呼啦啦的吓了一跳。
  张高兴感觉自己不回去叫人,这哥们肯定今天要栽在这里了,看地上那带着血的印子,流了不少得血这家伙。
  那人现在趴在地上。
  也不知道现在是死是活得了?
  张高兴将那人翻身过来。
  那人看着张高兴这些人,带血的嘴咧咧对着他笑。
  “谢了。”
  “都这么惨了,还能笑,你行!”
  “还行。”
  “行你个鬼,我送你去医院吧。”
  “不用,我抽根烟缓缓就行。”
  说着,他从血地上爬起,然后从自己口袋里掏出一包皱巴巴的烟。
  “有没有火?”
  张高兴看向其他工人,包工头拿出火柴,给这个人点烟。”
  烟点燃,烟雾让他仿佛重新活过来一般,原先没有血色的脸,此时有了一点的活力似的。
  他接着颤颤巍巍地扶着墙壁站起来。
  瞧这家伙都站起来了,应该还能行。
  “包工头,你们继续去干活吧?”
  “是老板。”
  “我们走。”
  听到那些工人喊张高兴是老板,那个青年人微微诧异了一下,没想到年纪轻轻的张高兴居然是他们的老板。
  也就是他救了自己。
  “别那么看着我,你能走吗,要不要我陪你去医院看一下,别落下什么后遗症。”
  “我没事。”
  站起来的青年人摇摇晃晃地走了两步,就晃荡一下倒地。
  “还说没事。”
  张高兴扶着他。
  在路边叫了一辆人力车,将这家伙送往医院。
  送到医院,医生立马做了缝合手术,并打点滴。
  这家伙身上开了七八道口子,几个地方缝阵加起来有四十阵。
  由于地方分散,不好打麻药,最长的地方也就九针,医生没给打麻药。
  然后,全程张高兴看着,这家伙一句痛都没喊出来。
  看着那勾针连衣服连在他的肉上,张高兴全身鸡皮疙瘩,这家伙真有忍劲。
  缝合后,打着点滴。
  “我叫郑旦,你叫什么?”
  “怎么了,要报恩?”
  “我身上没有钱,你帮我给付了,回头我找到工作挣钱了还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