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回潮 > 第二十章 啊!最始的地方!

  1975年下半年,一些从前那么热爱集体的老实农民似乎不那么热爱那个曾那么热爱的集体生产队了。
  社会的风气开始悄然在变化。
  庄稼地很多磨洋工,开小差的庄稼汉子。
  干半天活,没淌一粒汗!
  一路庄稼地里能见不少这样的汉子哩。
  人们劳动的积极性开始变得不那么激情起来。
  凭什么自己那么拼命的干,村里的二流子谁混日子的干,和自己拿一样的工分,这干得根本没劲。
  这种情绪一发作,很多人似乎都跟着传染。
  还有这年代村里的各种小人物突然变得红火了,他们轮番在生产队村里瞎搞,夸夸其谈大话连篇不切实际,却个个人五人六的。
  由他们来主事。
  造成现在的庄稼地里有些野草跟禾苗一样的高,于是公社粮食产业开始年年减产。
  农闲时吃稀,农忙时也吃稀。
  生产队粮食完全不够社员分,甚至要开始吃国家粮“救济”。
  一些老人都是直摇头,那些人天天喊着激情的宣传号,但是那集体的土地都在瞎糊弄,当儿戏,看看地里啊一点底肥不施,庄稼地都是大块的土疙瘩,那是种庄稼嘛!
  彭埠镇张家河村。
  张高兴出生儿童时代长大的地方,这里偏僻,在古老神州大地万千村庄里一丝都不起眼。
  中午,张高兴借了木器厂副厂长的自行车,花了两包烟和几个茶叶蛋,他今天下午回趟家里,本来以前早就将修造社工资送回家了。
  这一次,他去做茶叶蛋生意了,本来寄给家里的钱也没寄,这番他准备亲自回来,顺便看看这年代的家,这年代的家,那记忆是苦难,很苦,都有些遗忘细节了,但是他绝没忘记,往昔仿佛在昨日,哪怕他经历后来那么多个时代,什么野性时代,草莽年代……互联网时代,万众创业时代……他没有忘记这个夹缝年代里的这个家,有他童年的地方。
  一路骑车在乡间小道上。
  路上看到了一人,感谢有些熟悉,然后张高兴立即是认出了他来。
  那是村里的富贵叔,这老爷子当年高寿啊,活到了九十好几啊。
  现在他没有佝偻,头发也没掉光,时光的这种倒流,让张高兴感觉真是神奇。
  “富贵伯!”
  “哟,是高兴瓜娃子呀!”
  “高兴娃子,你这是发达了,你竟然骑着自行车,这家伙得两百块吧,啧啧,还是当工人有出息哦!”
  “嘿嘿,富贵伯!我也不知道这自行车多少价格,因为这不是我买的,这是我借骑一下的。”
  “哦,不是你的啊!”
  老汉脸色恢复了正常,他刚才还十分惊讶呢,这娃子家房子都快倒了,竟然用钱去买自行车,那不是败家吗,他正心里十分瞧不起,不过随后的话释怀了,这孙子当了工人也买不起自行车。
  自己想多了。
  不知道老汉刚才心里所想,作为目前是晚辈的张高兴,得主动跟长辈招呼。
  你要不招呼,估计后背脊梁骨在村里都给说烂,这年代十分可劲重视这些称呼辈分。
  村里人在意这个,人家认为你成为了镇里的工人,你就瞧不起人了,你就是有出息也就那样不是个东西。
  “富贵伯,你这是从公社市场回来的吧?”
  “对呀。高兴瓜娃子,富贵伯偶尔也去镇里的早市,那里菜的价格卖得高一些,本来我还想去找你哩,不过怕你们厂忙,就没去,你现在是工人了呢,真是有出息了,想前几年你还是那么个臭娃娃,一转眼长这么大了。”
  “嘿哈。”
  老汉不断强调张高兴工人身份和出息。
  去年年初张父托人找关系让张高兴进了镇上修造设木器厂,这对于高家河村的人来说,这是高升了,那孩子从农民变成了工人身份。
  前世。
  随着修造厂木器社不久后倒闭,张高兴又回到了村里,又成为了农民,农民木匠,所谓工人的身份随风飘散。
  本来是正面教材,又变成了村里的反面教材,混什么混,混回来了。
  他们家本来是村里大家觉得会日子过得好得人家,失去了工人的铁饭碗,再一次又成为极为贫困的家庭。
  这富贵伯家就不一样,他们家在他记事以后,一直都是日子过得很红火的人家,不过晚年要差一些,因为他那个末头儿子并不太成气,成天游手好闲,那里有牌桌那里就有他,儿子那样,孙子还能好,所以一代不如一代。
  不过,在现在他家日子实在是好得不得了,在其他人家都吃不饱的时候,他们家还有菜能往公社早市去卖,一切因为他家的自留地多。
  而自留地多是因为他生的女儿多,女儿嫁出去了,但是他还占了出嫁女儿的自留地,本来女儿出嫁自留地要划出去,在女婿家那头集体多划出,但是老汉没让女儿的自留地划出。
  六个女儿已经出嫁,那些自留地他都拽在手里,出嫁了自留地老汉都扣着,老汉对女婿们都是很凶的样子,本来有女婿要过,但是被老汉的凶样子给吓退了。
  现在,他张富贵对集体的活一点不上心,都是让剩下还未出嫁的两个女儿强老力去挣工分,而他则是留在自家的自留地里干活,他自留地的庄稼那个叫好,墨绿的大葱,雪白的圆萝卜,青青的麦苗,与集体生产队的庄稼相比,那就是艺术品和粗布的差别。
  他经常到公社早市上去卖些钱,收入还不错。
  他们家的房子现在也是村里最好的,八个女儿,他让她们只是念了个一二年级的小学,有的甚至没读,然后就都给他挣工分,他家的房子就是女儿们一个个工分挣出来的黄砖瓦房,可是村里的独一份,他只让他的末头儿子还在上学,在他眼里,女儿书读多了有什么用,那还不是人家的人。
  当老汉夸赞自己当了工人后,自己家要越来越红火,张高兴笑着道“富贵伯,我们家日子紧巴巴,土瓦房都快塌了啦。”
  这老头喜欢笑面虎,你要得罪他,他喜欢背后给人编排,张高兴对这富贵叔热络,但是心里却是有墙,不要得到他什么夸赞,不要在背后说道自己啥就行。
  这老头没两下子,能在村子里红火咯。
  礼貌地热络完,告别老汉,骑着自行车,张高兴飞速抵达张家河村,那个还未新农村建设推倒的破旧村庄,儿时最快活的地方,啊,最始的故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