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回潮 > 第一一九章 构想作坊

  彭埠镇木器木雕厂副厂长刘亭开将写着的地址纸条给了张高兴。
  张天德接过纸条。
  他喃喃道“让我去滨江?”
  很疑惑。
  这高兴怎么就突然让自己去滨江了呢,那里那么远不说,那是他上大学的地方,自己去哪里干啥子,自己又不会念书,那是去干啥,想不明白。
  不过,他现在都是为张高兴做事,再远也得去。
  自己都跟那家伙干好几年了,那家伙这些年让他赚了不少钱,而且他认准了张高兴的头脑,自己瞎逛鬼什么都没折腾出啥来,但是现在他比村里的人家都有钱了,而且他笃定张高兴能让他继续发家致富。
  滨江高兴轮滑溜冰场,张高兴也开发出了运动天赋。
  只见场地上他倒滑,蛇步,蟹步,前交叉滑步,平衡下蹲滑步……如行云流水。
  “自己咋这么牛掰了!”
  张高兴自己都感觉不可思议,短短的时间内,他全部学会了,自己的学习运动能力咋这么强,前世怎么感觉自己那么平庸啊,难道自己这一世这想法多了,这潜能也开发出来啦?!
  或许吧。
  这溜冰现在那晚上不来溜一会,他还感觉总是差点什么儿了。
  这感觉像是上瘾了。
  “单脚大风车,转!”
  以一只脚为支点,另一只脚抬起,双臂环抱……
  赢得场上吃瓜童鞋阵阵喝彩。
  “好帅!”
  “好厉害吖!”
  一些女同志闪着眼睛,那眼神里迸发着无比的热情。
  “老板不是说他不会吗,为什么短短时间他又什么都会了,那个单脚大风车,我一点都不会……”小虎道。
  “我觉得他之前肯定是忽悠我们说自己不会的,咱这位喜欢什么都藏着,就像我爷爷藏东西似的,生怕我们吃了他留着的东西了。”
  郑旦笃定道。
  “那老板太会演戏了,太会装了吧。”
  “我看他人虽小但是确实就是一个戏精。”
  接到张高兴的地址几天后。
  那边张天德按照地址找到了高兴轮滑溜冰场。
  不过白天,张高兴几乎不在溜冰场,偶尔周天可能在,其他时间他都是在学校里。
  高兴轮滑溜冰场外叫声嚷嚷的。
  “张高兴,张高兴,小兔崽子,我来了!”
  “嚎啥嚎!你是谁啊,这么喊我们老板。”
  “我是他二大爷,他在不在,快叫他出来,我这么大老远地跑过来,他还不赶紧麻溜地出来?”
  “你真是他二大爷?”郑旦问道。
  张天德鄙视了对方道“废话!他到底在不在?”
  “他,晚上有可能过来,也有可能不过来?”
  “嘿,我说你小子诓我呢!什么晚上可能过来可能不过来的,我要马上见到他。”
  “我说二大爷,要不这样,这附近有个春红招待所,你去哪里,张老板过来,我让他去找你,要不,你继续在这等。”一旁的林生虎支了一个招。
  “小虎的提议,我觉得不错。”
  郑旦看着张高兴说道。
  “那好,我去那个啥招待所,你让他去那个啥招待所……”
  见张天德没记住那个招待所旅馆的名字,林生虎重复道“春红招待所。”
  “对,你让他去春红招待所找我,我先去睡个觉,路上折腾得我累了,一路站票过来的。”
  “得,您去吧,我一定会跟张老板说。”
  郑旦躬身送走这个火气似乎很大的二大爷。
  这二大爷要是以他当脾气,他真要教他好好做人,别以为年纪大就了不起,别以为年纪大就在他面前得瑟……但是现在算了。
  别说这人真是老板家亲戚,就是不是,现在溜冰场他是严禁打架的,自己要是带头坏了这规矩,这以后还怎么管这个溜冰场子啊。
  ……
  夜。
  滨江高兴轮滑溜冰场,音乐声响起来。
  “张老板,张老板……”
  “老旦,都说了几次了,让你别在这喊我老板的。”
  “哦,知道了,你二大爷……”
  张高兴瞪眼。
  就是破口一句反击““你才二大爷的。”
  “这,这,老……老板啊,不,高兴老弟啊,我真不是骂你吖,今天有人找你,说是从东杨过来的,说是你二大爷,他在春红招待所等你。”
  “哦,这事儿,我知道了,你先去忙吧。”
  走了几步路后,郑旦一回头。
  “那人真是你二大爷呀?”
  “嗯,老家的二爷,有意见吗?”
  “没有没有。”
  ……
  春红招待所。
  张高兴找了进来。
  “同志你住店?”前台问道。
  “不,我找人,有没有叫一个张天德的住在你这?”
  “我给你看看。”
  “确实有一位。”
  “邦邦邦!”
  “张天德有人找你!”
  “知道了,砸门砸得手不痛啊!”
  张天德开门,大叉裤子,吓得招待所的女同志破口大骂一声流氓赶紧离去。
  “我说张高兴,你把我喊到滨江来做什么,这里这么远的?”
  “二爷,你先穿好衣服,我带你下馆子咱边搓边说。”
  屋内张天德悉悉索索地穿好衣服。
  “这北方的国营大工厂真是不少,比我们东杨多太多了,现在那些厂子我调研了一下,发现他们工厂会再春节前后仍旧是发瓜子票,但是每个人只有三两瓜子票。”
  “就三两啊,这对于这些工人家庭那是完全不够吃啊,三两瓜子,一下子就磕完了,我们在东杨卖瓜子的时候,谁不是买几斤以上的瓜子。”
  “何况,这里是咱们国家的工业基地,国企工人更多,这些年相对于其他底气,他们确实都挺有钱的,消费水平远远高于咱们东杨那疙瘩,所以我想在这做一个瓜子厂,让你过来跟我一起搞,之前我们在东杨算还是小打小闹了,现在我们有了经验,可以在这东三省大搞一番。”
  跟张天德边吃边喝边谈从下午一直说到晚上八九点。
  张天德前往各地收购生瓜子,对北河比较熟悉,所以先去北河收购。
  张高兴则又是开始谋地盘,这次瓜子准备先做成作坊,招十几个人生产,再招一些人销售。
  盘子大起来,靠他一个人炒瓜子肯定不成,所以,他准备用机器翻炒,翻炒瓜子的机器制造简单,但需要去工厂定制,制造炒瓜子的机器不难,滚筒和电机,这些东三省老工业基地可不差这些玩意。
  组合一下制造成前世简单的翻炒机,这不是难题,毕竟那玩意真不是什么高深的玩意,前世那些丑不拉几的街头瓜子翻炒机器就是几人的小作坊生产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