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回潮 > 第二十五章 那些年那最厉害的招!

  我的父亲。
  我的这个多灾多难的家啊,十个人挤在三间瓦房,这个贫穷得都没地方好好睡觉的家,这个我们几辈人一起操碎心了心的大家庭……这辈子他要来改变。
  这辈子他张老汉不要再苟且,他要用眼界和格局为这个多灾多难的兄弟姐妹们指明新的生活方向。
  让父亲看见自己是座高山,而不是他一生都要庇佑的儿子。
  一代强如一代,什么都让父亲做了,子女们如何来成长和表现,他这个大家长,纵使是张高兴洗净铅华而来,但是依旧能感受到其对自己身上的血脉镇压。
  此时这个贫穷的家里。
  充满了喜悦和“埋怨”。
  张高兴也给父母和爷爷买了东西,各人都有。
  各人有东西自然是欣喜,但是长辈们又特别的心疼钱,说自己糟蹋钱给他们买那些玩意,根本不必。
  这自然就是“埋怨”了。
  张高兴心里被埋怨也快乐着。
  及时为家人带来快乐。
  望着破烂的家,买点东西就稀罕得如同过年似的家,这居住条件深深地刺痛着如今的张老汉,这个破烂三间瓦房的家,未来改变不是问题,但是目前任务艰巨,那怕做了茶叶蛋生意,他也挣了一百元,这个钱离改变全家居住环境还差得老远了。
  面对家里如今的“大家主”。
  张高兴走上前。
  “爸,我还得回镇上有事情,趁着还完全没有天黑,这是我上个月的工资。”
  张高兴他掏出了二十元,以前他都是这么做的,会买点小玩意,这一次他表现得一样,暂时还不想让父母知道自己做茶叶蛋的小贩生意。
  他们现在只希望自己好好心心在彭埠镇木器厂上班,做自己的工人,那就是他们最好的儿子,他们家的骄傲,第一位工人,他张银贵生的好儿子,而要听到他搞什么茶叶蛋,那估计第二天就要砸了他的担子。
  和他父亲的扳手腕,不能靠言语,因为言语没用,一句我是你老子,老子还能怎么的你,再多的言语那怕是多么对的道理,在他是你老子面前,一下子就都低头了半截。
  血脉镇压这武功杀伤力太大了,简直是几何式碾压大招。
  所以对抗父亲的武器在张高兴看来不是嘴皮子,真正能打动父亲的是结果!
  上辈子用言语气死了他,也没能说动父亲改变他的方式,中老年之后,他自己成为爷爷,那些儿孙对自己的言语不也是狗屁,只有谁做的有结果,取得了成绩,他才是真的满意。
  虽然他最后撒手的时候才明白,其实一家子过程才是最美好的,可是那已经晚了,但是如今想说服自己的老头子,自己编织人生,没用结果你是不可能说服的。
  很多人因为父母的拦阻,没有开始,怎么会有结果,这应该是很多人父子紧张却没有办法解决的缘故,而他们之间父欠子道歉,子欠父道谢,因为没有结果而可能永远无法释怀。
  因为儿子没能证明,父亲没有看到说服他的理由。
  遗憾往往就是这样诞生的。
  “大孙呐,你要这么着急赶回去吗,以前不都是在家里住一晚,早上再过去的吗?”
  张爷爷不舍,孙子给自己买的旱烟,他是真欢喜,晚了半个月回来,他只能自己造了,根本不是那个味。
  所以,刚回来的时候,他心里真是有些埋怨,现在则更多的是不舍,这都回来还没待一会呢,怎么就要走了。
  “大孙,现在天快黑了,已经很晚了。你这回家饭都没还没有吃,奶奶心里如何过意得去。”
  张奶奶也挽留。
  “爷爷,奶奶,在彭埠镇木器厂,我这回真有事情呢。”张高兴道。
  “他有事情就别留他了,赶快回去,别磨磨蹭蹭了。”张银贵道。
  本来是不想让自己走夜路,关心自己,但是张银贵说出来那个话,张高兴就不喜欢那味。
  又是那气势想镇压自己。
  血脉镇压那招数。
  张高兴以前也对孙子使用那些招数,可是自己的孙子完全不吃那一套,怎么自己小时候就完全没父亲吃得死死的!
  现在也不好骂他不肖子孙,自己才是他的儿子,完全没有招数了,自己学不会孙子那滑溜的,那一代个性,他们这一代性格大多都是老实的,而且因为自己小时候的压制,他对自己的儿孙都很宽容得狠,不然他也不会成为老小孩,多活了十九年,那是心态好啊,以前医生说自己那病发了之后,其实顶多就五十岁的,但是没想到活到六十九了,一个正常人的年纪。
  如今,再次面对自己父亲的血脉镇压,好吧,张老汉只能心里想着,让老头子过段时间自己得他放大招,当他用自己的实力为这个家盖起又高又大的黄砖瓦房,他老老实实将“大家主”决策者的身份让位给我吧,我张老汉比老头子张银贵你吃的盐要多。
  “高兴儿,妈也留你了,趁现在天还没有完全黑,你这骑自行车要慢点,儿子。”
  “嗯呐。”
  张高兴跨上二八大扛自行车,全家能走路的都出来门口送了,张银贵这老头子也没例外,不过他在全家人的后面,前面是张妈,张爷爷,张奶奶和兄弟姐妹们。
  “大哥,下次给我买《西游记》小人书。”
  老二说道。
  “没问题,如果你哥我还记得的话。”
  “大哥,我还要大奶糖。”
  五妹眼巴巴地说道。
  “大哥一定记得。”
  “大哥,我要唐僧肉。”
  老四说道。
  “大哥,我想要裙子,我们班……”
  “你们这些狗崽子,你们当钱是大风刮来的啊,你们这又要这又要啥的,你们这些小东西,一个个就知道要要要,吃吃吃,都是想吃板子了,给老子闭嘴。”
  张银贵一下子发威,将几个兄弟姐妹吓得谁都不敢作声。
  弟弟妹妹不在叽叽喳喳,一下子安静下来了。
  ……
  “大孙,大孙,骑车慢点。”
  “儿子,路上要黑了,小心一些。”
  张妈妈挥手。
  ……
  张高兴赶回彭埠镇修造设木器厂的原因是,他要夜里做茶叶蛋,太穷了,他不想浪费一天地挣钱,特别是那天知道不久就有模仿者竞争者,他一刻都不能停下。
  坐下来屁股都疼。
  心里迫不及待想着茶叶蛋赚钱。
  老财迷实锤没的跑了,没办法逼的,这个家现在太穷了,等着他去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