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回潮 > 第八十八章 第一届高考数学出卷老师真会玩

  高考第一天的表现,张高兴十分满意,总体来将第一天的高考表现,他感觉十分不错,没辜负三年的准备。
  除了最后政治科目的考试那一题外交部部长哪一题,他最后实在没得办法在草稿纸上瞎百家姓,然后勾到了黄,填了一个黄部长外,其他的题目,张高兴觉得他答得应该还不错。
  第一天考试结束后,张高兴住进了东杨县城的某个小招待所,这是县里对高考数统一安排的,大量高考生涌入东杨县城,东杨县城那些招待所根本消化不了,所以一间房间都是打通铺睡觉,张高兴住的房间十几平米得有十七八个人,每个人真只是能找个位置儿睡觉了。
  在招待所里面这些高考生自然是谈到了那个政治题目。
  那个外交部部长是谁,有人去报社买了国际风云报纸。
  呵!
  张高兴乐呵了,自己好像瞎猫碰上死耗子了,那位真是黄部长,不过自己只是答了一个姓,不知道批卷老师会给几分。
  招待所太拥挤了,人真是太多了。
  而且没那么多床铺,大冬天的打地铺,这艰苦比自己后世睡地下室难受都是几何级的。
  不过睡地下室有怨气,现在倒是没有,这年代大家都那么睡,没了比较大家也都能凑合了。
  夜晚。
  张高兴大半夜夜折腾的不得安宁,各种呼噜声,鼾声此起彼伏。
  感觉要癫狂了。
  不让我老汉睡觉,你们也别想这么安身地睡。
  张老头腹黑了,脚一碰洗脸架上的一个洋瓷盆。
  然后偷偷缩回脚,假装睡着。
  洗脸架摇摇晃晃。
  终于不稳。
  “哐当!”
  ……
  房间不少人都吓醒,不少人没被洋瓷盆哐当醒,但是也被咋呼声嚷嚷醒。
  “咋了!”
  “地震了?”
  “还是要开始考数学了?”
  ……
  作战了几次。
  还是后半夜张高兴实在熬不住了,然后才睡着。
  顶着半个熊猫眼,张高兴步入今天的第一堂考试数学。
  1997年高等学校招生数学考试。
  第一题:
  解不等式|x|<5.
  这道题简直是送分题啊。
  “刷刷”
  -5
  这道题就怕这年代学生不知道绝对值是啥玩意,或者不考虑x大于-5这个情况,然并卵,这送分题也拿不到分。
  因为只是x<5的话,显然是错的。-8小于5,但是它的绝对值绝对大于5,这初中水平的数学,就怕送分这年代许多人也得不到分。
  张高兴倒是挺高兴的,平时做数学感觉头大,没想到这数学题比自己想象的要容易得多,本来他打算其他课程考好一点,这数学就奔能考几分就几分得态度,但是上来就得八分,开了一个好头。
  第二题:
  前进大队响应关于“绿化祖国”的伟大号召,1975年造林200亩,又知1975年至1977年这三年内共造林728亩,求后两年造林面积得年平均增长率是多少?本题10分。
  这是一个应用题,一看就只能用方程去解答,因为不知道1976年和1977年分别造林是多少吖。
  就假设他们一个是x,一个是y,因为是求年平均增长率,也就是说x,y这个数字不重要,年平均增长率是一样的就行,这样就可以得出几个方程组然后就能计算出年平均增长率,张高兴这么思考了一下后,就开始答题。
  解:设1976年造林x亩,设1977年造林y亩。
  则:X+y+200=728
  x/200=y/x
  根据换元法得出x=528-y
  代入第二个方程手,得到(528-y)/200=y/(528-y)
  这是一个一元二次方程。
  但数字好大,解了老半天,张高兴吐血了。
  ……
  第三题求证勾股定律。
  这题赵高红教过张高兴。
  考场上想起那妮子来了,她知道自己在高考了么,写了半年信没回信,张高兴忙着复习,忙着修造社木器木雕厂的工序化流程制定,也就没力气再给她写信了。
  勾股定律那时候她教会了张高兴三种证明,虽然勾股定律有十几种证明,张高兴觉得学会三种就已经很厉害了,他选择的是以ab为直角边,以c为斜边做四个全等的直角三角形,则每个直角三角形的面积等于2分之一ab。
  因为AEB三点在一条直线上,BFC三点在一条直线上,CGD三点在一条直线上。
  只要证明四边形EFGH是一个边长为c的正方形后即可推出勾股定理。
  从想念赵高红那里走神之中回复过来,张高兴有点恍惚地答完勾股定理的证明。
  然后看了一下后面的数学题,感觉题目好多的样子。
  第四题:分解因式。
  第五题是求方程组。
  第六题是求导数。
  第七题是几何证明
  第八题,都到第八题了,还有第九道求极限,第十道题用定积分证明,数学题感觉真有点多吖。
  然后张老汉一看还有第九第十,刷刷那里还开小差,直接加速度做题,但是题目难道感觉越来越大,还卡壳了。
  考场上除了张高兴卡壳,全国高考数数学一片卡壳,勾股定律怎么证明,那个年增长率确定能计算得出来,1976年的种林面积,1977年的种林面积根本不知道啊。
  文科考生,数学科目上大片的崩溃,理科那边数学更是让考生找不到北,上来就是抛物线函数大综合体,抛物线本就是难题,还难上加上,对于平时没有训练的第一届高考生简直是崩了。
  第九题,第十题,张高兴绞尽脑汁,还是无从下手,太难了,突然看到第九题后面还要挂号。(本题不做录取成绩,考生可尽能力尽力做)。
  张高兴:“……”
  出题老师真会玩儿,不做录取成绩,你出它干嘛呀……是中国在国际上最出名的作家,他被誉为中国的查尔斯·狄更斯。
  第十题也是如此刮号,(本题不做录取成绩,考生可尽能力尽力做),奶奶个熊,张高兴虚惊一场,不过这时候考试结束时间也到了。
  监考老师收完试卷,考场一片惊呼。
  “我完蛋了!”
  “数学太难了,我有好几道题目没解。”
  “我也是。”
  “数学怎么那么难呢,而且题目还那么多?”
  “张高兴同志你考得怎么样?”周开信考完总是忍不住地要问人家考得怎么样。
  “还行吧。”
  望整个考场,只有张高兴很沉稳,丝毫没有被数学的难题给刺激到。
  他唏嘘不已。
  “张高兴同志你真是淡定,最后两题我刚准备做,没时间了唉,我数学根本不行了。”
  “最后两题是非考题,不计入录取成绩。”
  “啥?”
  “肚子饿了,吃饭去……下午好好考最后一堂,周开新同学。”
  下午最后一堂地理考试,考完它,1977年轰动整个神州大地的高考大幕就要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