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回潮 > 第五十二章 开创第二事业!

  彭埠镇,张高兴又开始了晨起卖茶叶蛋的日子。
  茶叶蛋卖完之后,他就捡起课本,在赵高红的指导下,他突飞猛进,由先前的不上道,到已经喜欢上了。
  现在他已经学习到初三的知识了,这年代那些习题还没有开发得弯弯绕绕,很多知识也不如后世复杂,都是最基本的,张高兴这年轻的脑袋在开悟之后学习得很快。
  不像是老了的时候半天脑经转不过弯来,现在脑袋灵光得很,加上不学外语,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其他要学习的,他只是学习几门课程,能不快吗?
  因为最早的高考是没有外语,除非你要报考英语专业,不然是不用学习外语,这让张高兴少很多的学习量。
  不过这年代数学里面特别分出来一门课叫《几何》。
  现在赵高红正在教他几何。
  从直线,射线,线段到平行线,角,三角函数。
  现在他学的是勾股定理。
  小赵老师讲得让张高兴同学听得很有意思,因为她讲得很有趣味性,就是数学课都给你讲成故事课。
  什么是勾股定律。
  在1876年的一个周末的晚上,有一位中年人叫做加菲尔德的,他散步欣赏着黄昏的美景,他发现两个小孩正在讨论着什么,看到他们在地上画画了三角形,于是这位同志问两个小孩,你们在干什么?
  一个男孩头说道:“请问,如果直角三角形的两条直角边分别为三和四,那么斜边长多少?”
  中年同志回答:“是五。”
  其中一个小男孩又问道:“如果两条直角边是5和7,那么这个直角三角形的斜边长又是多少。”
  那中年同志不假思索地道:“那斜边的平方一定等于5的平方和7的平方。”
  小男孩问道:“那您知道其中的道理吗?”
  中年同志一时语塞,无法解释了,心里很不是滋味,于是他回家,潜心研究,他经过仿佛的思考和推算,终于弄清楚其中的道理,并给出了简洁的证明方法。
  这位中年同志是一位数学家出身的总统,他在数学方面的贡献就是在勾股定律方面的证明的成就……
  “你看看你能证明勾股定律不?”赵高红一副考验张高兴得模样说道。
  “我要能自己立马证明出来,那我不是比数学家总统还厉害。”张高兴使劲滴眨巴眼睛。
  “好吧。”赵高红可爱地吐出舌头。
  高兴哥怎么就不被套路啊。
  在她当时学习这个的时候,那老师就鼓励同学们自己去证明,那些学生一个个都是跃跃欲试地证明自己的聪明……
  没办法,年轻人特别是十几岁的人太喜欢盲目自信了,觉得自己的聪明天下无敌,张高兴算是身体上是十几岁,但是心理上早已经不是十几岁的孩子了,他才不会盲目自信自己无敌,他早已经认识到自己知识上的欠缺,特别后世那个日益爆炸的科技时代的摧残,很多东西他都不懂到底是怎么运作的,那些电脑,手机,那么小的玩意怎么就无所不能了,那些硬件,软件对于他感觉高大上,让他自信程度低到尘埃里。
  如今,他要一点一点的学习,未来不再低到尘埃里。
  老来他也编程个,亮瞎孙子们的钛盒眼,让他们觉得自己淘汰了,不,他AI给他一下,让他们知道他们的爷爷算法的牛鼻!
  想想都很恶趣味。
  赵高红让张高兴学习了几个勾股定律现成的证明方法。
  三个方法,三种套路而已,张高兴很快学会了。
  “高兴哥,你是个学习的天才,学什么都快呀。”
  “哎呀,这都是高红妹妹教得好。”
  除了数学,语文的话,张高兴就是看周耀天那屋子里的小说了。
  《西游记》《钢铁是怎样练成的》《朝花夕拾》……张高兴最喜欢看的是《老人与海》,什么是自己也去海上去海钓去,前世都没有看过大海呢,这辈子一定要去看看大海长什么样子。
  开年之后,村里的逛鬼张天德同志出去了,在出去之前还跟桂花保证,今年不出去,跟桂花在队里挣工分,不过,转眼,半夜他就溜了。
  对于这个男人,郝翠花也知道他的性子,她也不抱怨,她死心塌地着,他过年能回来,她们娘几个就很激动着,父亲给他们买新衣裳,郝翠花或许不知道,未来神州大地中西部将有许多完全的张天德,他们出去务工,只是在春节的时候,那些留守在家的妇女和孩子才能看到她的丈夫,儿女们才能看到父亲。
  而张高兴这老汉未来的目标除了赚钱就是让东杨县少一些张天德,发展东杨经济,那样那些丈夫,那些孩子们的父亲,甚至女版张天德不再出去务工,而是在本地就能找到工作,他们能陪伴儿女们成长,夫妻能日日夜夜互相暖被窝,少一些分离。
  以前张天德是东杨附近省市五湖四海瞎逛,这一次他倒是没有瞎逛,而是直接奔北河那边去,收购生瓜子,现在可不是一个收购生瓜子的好时候,但是看看北河那边农户自留地,公社里还有没有一点生瓜子的,他觉得那边就是过年再能磕,那边瓜子比较多,也应该还能剩点。
  他在北河那边一个镇里,大半月还真叫他收到了不少生瓜子。
  以六毛七的价格收购了三百多斤生瓜子,这么多生瓜子怎么运回东杨,这是大问题大问题,搞不好还被人给没收去。
  到底是多年在外逛的,这没难倒他,他在路上搭货车,给钱给烟好话不要钱一箩筐地给司机,搭换了十几辆车,他回到了东杨彭埠镇,差点没散架了他。
  张高兴怎么知道张天德今天到镇上,他收到电报了。
  他这些时日天天去有电报室的供销社瞧去。
  他的第二事业,他很重视。
  终于是等到信了。
  张高兴这天整了平板车去拉回三大麻袋生瓜子,还有张天德,在平板车直接睡着了。
  连瓜子带人一共四百多斤,张高兴拉得是气喘吁吁。
  回到小院子。
  “二爷,到家了,到耀天屋里睡去,我要搬瓜子了。”
  张高兴喊得够大声了吧,但是对方依旧是鼾声如雷地在平板车上睡觉。
  张高兴灵机一动。
  凑到张天德的耳边。
  “桂花二娘!你怎滴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