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回潮 > 第一零六章 很强

  跟张高红的进展今天出奇的顺溜。
  人逢喜事精神爽,今日个真高兴啊真高兴。
  “小高兴啊,你这是遇到啥好事情了,看你回来就傻乐呵。”
  宿舍里,陈建问道。
  其他人也是投来八卦的目光。
  “嗯,嘿嘿,是有好事情,晚餐食堂我请客,吃鱼吃肉你们随便。”
  “这么慷慨解囊,我等有口福了!”
  张高兴妈妈在来的时候什么都准备好了,锅碗瓢盆三大包,这宿舍的哥们不少东西还都是来学校买的,就张高兴生活用品压根一个钱子都没花去买。
  加上张高兴平时又藏富。
  在宿舍里一地不拔毛张的外号实锤了。
  但是突然这么一说,把其他人之前的看法完全给打碎了。
  “有口福啊,一毛不拔张让他们鱼肉随便吃,张高兴这是豪啊。”
  肉菜五六毛一份,平时他们一些人是舍不得吃的,因为学校的补贴十四五块,平均分到每天就只五毛钱,再三餐,每吨就两毛钱,早餐便宜一点一毛钱。
  所以想吃肉很多人是吃不到的。
  更别提那种还寄十块钱回家那种,他们就吃些白米饭,什么青菜都不打的。
  一些农村来的学生,这吃白米饭都叫那个香,在乡下他们不少人是吃不饱的,这白米饭能吃饱这比啥都好,还能念书,他们现在觉得自己都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一群人。
  “张高兴你说说呗,你这是啥事情高兴呀,让大伙也跟着乐呵乐呵。”
  一旁看书的几位都不约而同放下手里书问道。
  “这个啊这个啊我就是高兴,你们好好看书吧。”
  “看他情不自禁地都能笑的样子,我大概知道什么事情了。”二十五岁的支农青年赵正绥说道。
  “呀老赵你知道,张高兴卖关子呀,你说。”
  “张高兴你让不让我说?!”
  “好像你知道是的。”张高兴无语道。
  “我能猜得八九不离十。”
  “真得假的?”
  然后赵正绥凑到张高兴的耳边“你处对象啦,或者你有中意的人,你们上午在一起了。”
  “咦,你咋知道的?”
  “我当初下乡跟女同志处对象的时候那天跟你现在差不多……”
  “哈哈哈!”
  “你们两人嘀嘀咕咕的听不见,张高兴,老赵有没有猜对啊,啥事情,你跟我们分享分享呗,我们一个宿舍现在可都是兄弟!”
  ……
  “高兴哥。”
  以前有点躲闪自己的赵高红,再次见到自己的时候那欢呼雀跃的样子真可爱,张高兴更喜欢整天开开心心的她。
  此时一个西装革履,皮鞋手表的青年脸上十分不悦。
  “徐学长,赵高红跟那个新生走得很近,他们关系不一般。”
  某处,看着赵高红和那个男生的背影,徐向东拳头紧握,他心里现在的感觉就是像心爱的玩具被人抢走了一般,不,比小时候那种心爱的玩具被人抢走难受一百倍。
  ……
  “高红,那一年多里,我很想你,你想过我吗?”
  “我也很想念你,每天……”
  “哟,高兴,果然被老赵猜对了。可以啊,你小子,这位女同志是这个。”
  “对,对,对,是这个。”
  宿舍的人撞上了他们,一个个竖起大拇指夸赞赵高红气质好,又漂亮。
  让赵高红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张高兴很无语,这群家伙来得真不是时候,正说各自这一年的事情,但是就被这么搅黄了,他听得出来赵高红是想念自己的,可是那些信,他正准备问个明白,写了那么多信,她咋的就是不回呢,也不来彭埠镇找他,中间只怕有什么误会,这误会不说开,他心里感觉一直膈应人,他相信高红也是有那种感觉,要么过去的就当全过去了,或者来日方长,下次找机会说吧,无奈地看着起哄的宿舍舍友们。
  那边,赵高红对于徐向东而言,那真是一见钟情,他早已经在心里将赵高红当作自己的女人了,但是如今一个新生就那么莫名其妙地插杠进来。
  他知道赵高红不是随便的女生,一个月的时间不可能跟那个男生走得那么近,必然他们之前是认识的。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
  从小生活在父母,还有爷爷奶奶家庭熏陶下,徐向东是一个心思慎密,极具理智的人,只要他想要的东西,用脑袋都能得到。
  至于手段不在乎,因为古今中外都是成王败寇。
  他极具枭雄气质。
  他更是一个雷厉风行的青年。
  他爷爷的朋友们对他的评价超过他父亲的。
  张高兴过上了神仙眷侣般的生活,和赵高红坐在一起吃饭了,这年代还是比较纯洁的年代,他们两人也不好意思单独在校园,每次赵高红都被拉上她的闺蜜周晓鸽,除了吃饭,晚自习都是几人凑一块。
  自习看书大半时间他两人在偷偷传纸条。
  “我们俩现在是不是在搞对象?”
  “当然是了你个傻妮子!我会对你一辈子好,要跟你一起一辈子。”
  自习完后,然后趁着黑夜,顺便牵一下赵高红的手,那时候张高兴就感觉一下子被幸福包围了。
  这就是爱情吗?
  周末的时候,他们终于可以溜达出校园了,这年代周六都是上班日,只有周天休息一天。
  张高兴带着赵高红去百货市场买衣服。
  “这个漂亮。”
  “同志这个15块。”
  “啊,这么贵!”
  学校的补贴才一个月十五块。
  “来,买了。”
  张高兴眉头都不眨一下付款。
  “高兴哥,我来出钱,我花你的钱像什么样子?”
  “我们在谈对象,就是没谈,我也给你买,我有钱,不差钱,而且我保证你以后一辈子也不会为钱愁,你高兴哥以后是大富翁。”
  “高兴哥,你这话别说,你这会被别人说是资产阶级言论的。”
  “高红妹妹市场经济趋势是必然,发家致富以后都是男人的追求,没多久你就能看到。”
  这边徐向东实习期结束了,是准备毕业论文,但是他并没有急于论文,而是前往了东杨县。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他现在来寻找他对手的弱点来了。
  “赵伯伯,阿姨和高红妹妹在滨江一切都好,不用挂念,我即将毕业,正写论文,不过要做一些调研,我觉得东杨这地方……希望赵伯伯给与些方便。”
  一个星期,徐向东用“非凡”的手段就是摸清了张高兴的所有底。
  “东杨之行,我真是受益匪浅啊,赵伯伯,现在我准备回去了,伯母和高红妹妹在滨江您就放心,我爷爷和伯父的父亲是战友,如今我和高红妹妹又成了校友,滨江她们有事情,我们家一定会当自己家的事情来做。”
  ……
  滨江大学,一辆吉普车停了下来。
  车窗户放下。
  “张高兴学弟,你好。”
  “你好,你是谁?”
  张高兴莫名其妙地看着这个停车的青年,他不认识啊,而且这年代能开吉普车的人,张高兴现在都还接触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