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回潮 > 第一百三十九章 龙款臻品!

  木雕厂里张高兴进入车间,看了如今做出来的样品佛龛,老师傅的手艺没话说,真做出来了,但是审美,不敢恭维。
  ”高兴,怎么样,老师傅的手艺真不是盖的,这些做得是多精美。”
  刘亭开说道。
  但是张高兴沉默,没有说话。
  明显这些没达到张高兴的预期,不是说老师傅的手艺有问题,是他们的观念问题,还停留在老祖宗那层次,不大气而且老气。
  而他需要的是推陈出新的木雕产品,不能只用其形。
  因为他需要的不是摆在庙宇里的佛龛,他需要的是摆在家庭,店铺里的佛龛。
  能让其在家庭,店铺之中供于高堂之上,具有现代感的佛龛,不是打造仿古的古董。
  总之是一句话不仅能在家中供奉,还能要装饰家居生活,就这意思。
  所以他微微笑了道“亭开叔,老师傅木雕手艺,自然很是做的不错,但是有些地方要做些调整,比如这里用深雕比浮雕更大气一些,这里用镂空雕比立体雕更为合适,我们这些佛龛是出口,以前老祖宗使用比较暗色来表现肃目,这些佛龛出口客户放在店铺,放在宅子里,不能用这种暗色,我们需要用明亮,亮堂的一些感觉,因为我们不是做寺庙的佛龛,不是做地主老爷家祠堂里的佛龛……”
  几个老师傅对张高兴犀利地指出不足,不仅没有反驳,一个个都是十分受教,他们这些时日如饥似渴地汲取张高兴提供的图纸,艺术品味上升不少,他们早已经服气了面前的年轻人,说周耀天组织了他们这些老艺术人再度出门,他们现在早已经知道了其实都是这个年轻人的主意。
  这年轻人虽然年轻,但是在木雕上的造诣早已经让他们服气,有人或许不能用年龄来形容的妖孽就是说这种年轻人吧。
  在他们的眼里,张高兴就是一个绝世木雕师。
  为了一炮打响1980年春季广交会,张高兴在课上开小差多时地画了一副臻品龙款木雕佛龛。
  师傅们按照张高兴的新要求打造新佛龛,张高兴带着人做他这些时日在滨江大学琢磨多时日的佛龛。
  这款臻品龙款佛龛,设计图上龛上其设飘檐,下承须弥座式台基,前设回廊,后置佛室,设计的佛龛中等级较高的宫殿形制。
  龛与座组合,中用榫相接的方式。
  “亭开叔,准备一间屋子,准备一套齐全的工具。”
  接下来的日子,张高兴开始了他的龙款佛龛雕刻。
  前世几十年的技法,前世西杨木雕场里日日夜夜的一刀一凿,在在他手上的雕刻刀中不断地绽放火花……
  那些前世默默无闻的时光,如今惊艳了时光。
  一直到腊月底,张天德二爷回东杨,那边瓜子全部出手了。
  给工人们奖金和红包发完,他就回来了。
  张天德腰包这一年更加鼓起来了。
  他拼命的给张高兴干,张高兴自然不会亏待了二爷。
  所以,他成为了八十年代初期的万元户!
  这可比八十年代末的万元户不知道要多值多少钱。
  他前几年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会挣到这么多钱,他的腰杆前所未有的硬挺,他可以让桂花娘们和孩子们过上好日子了!
  他给家里买了自行车,买了缝纫机,买了钟表,买了收音机,买齐了各个家庭都希望拥有的四大件。
  比城里人还齐全的家具。
  看着张天德用卡车往家里拉好东西。
  张家河村的一些人羡慕,一些人肺腑张天德不是好人。
  张天德这几年发财了,那家伙在外面搞到钱了!
  虽然现在改革开放的提出已经有两年了,提倡发展商品经济,鼓励经商,但“好人不经商,经商非好人”的传统观念在广大农民中还是极具市场,广大农民还是脸朝黄土背朝天的形象。
  张天德在村里一部分那里没受到尊敬,反而是还被歧视。
  张天德就很不爽了,自己的钱来得明堂,怎么还被有些人瞧不起了。
  他心里极度不爽。
  这一个时代的时代,人们羡慕那些发财的,但是又是保守着自己的想法,直到张天德这种人突然有一天成为冒尖户,改革开放的先锋人物,成为先富裕起来的人,他们又转变成为极度崇拜张天德这种人物。
  张天德过年的时候,跟张高兴说村里的人说他不是好人,自己以前是没管家里,现在给家里最好的,怎么自己还不是好人,自己那里做了坏事。
  “我什么坏事都没有做,我挣钱了能买四大件了,就是坏人了?高兴你给我评评理?”
  “二爷你就当他们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好了。”
  因为再过一段时间啊,二爷会看到这个时代人对张二爷这种先发家致富的人一种“无度”般地赞美。
  当张天德买齐新时代的四大件,黑白电视机,电冰箱,洗衣机这些玩意的时候,啧啧,那就是整个张家河村人追捕的“大明星”了。
  张高兴这一年,只在家里待了年三十这一天,跟家人吃了年夜饭,第二天大年初一,他就朝彭埠镇高兴木雕厂奔去。
  年前和年后整个寒假他都把时间全部奉献在了龙款佛龛上。
  终于在正月初九,赶在开学时间之前,完成了他设计的臻品龙款佛龛。
  成型后的佛龛其座厚0.16米,如豆瓣状,龛宽0.35米,厚0.15米,用镂空透雕技法。
  顶部为一龙头,身缠于花藤中,头上饰以一顶双层沿盔式帽,似佛帽又似官帽。龛两侧各一龙一凤造型,上龙下凤,神态逼真,最下部为一只麒麟,仰首啸天,与顶中宫殿龙首交相呼应。龛正中锥形凹槽高0.38米,宽0.13米,深0.12米,下雕莲花宝座……
  整个佛龛做工极其精细,技法高潮。
  “张厂长,你这手法功底没几十年的感觉做不出来,可你才多大,难道世间真的有鲁班天才的存在?你就是这样的奇人?”
  “候老师傅你要是不信,我们张厂长活生生的人就在这里啊。”
  一个老师傅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