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回潮 > 第四十五章 这辈子是来还债的

  父亲不打算明年建房。
  再让一家子都窝在这三小瓦房里,张高兴是不愿意的,一万个不愿意再见家人过这苦日子。
  他忍痛挨骂丢掉工厂的活,起早贪黑地做茶叶蛋生意挣钱,为啥,不就是为了家人过得好一些,现在钱赚了,但是家人却不能因此过得好一些,就连基本得居住环境都改善不了,他不能忍受。
  他不会妥协。
  所以,他尽努力地争取父亲这个家主的同意。
  “爸,家里建就是了,我们只管自家住的舒服,别人要割尾巴,让他们割你儿子的尾巴,我不怕,咱家不就是建几间宽敞的大瓦房,一家子不这么拥挤了嘛,我们在意别人做什么。”
  老头子担心害怕的,张高兴不怕,历史的必然趋势在哪里,自己的钱是本分赚来的,他对得起天,对得起地,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别人怎么说,让他们说去好了,割自己的尾巴,自己哪里有尾巴割。
  这些别人都不是对的,为什么要自己向错误妥协,老汉上辈子向生活妥协了一辈子,这辈子不能再妥协了。
  不用再等,让家人早日改善一下居住环境,他一天也等不了。
  多一天家人就是多遭罪一天。
  当初挣到一千块的时候就想往家里送建房,只不过冬天来了,这时候不是建房的最好时候,就寻思着这过年跟老头子商量,准备一开春,就动土建新房。
  如果按照老爸的意思那得可要等到1978年,现在才是1976年,1978年一场大会上《实践是检验真理得唯一标准》,才推动整个神州大地的全面改革进程,那得两年,他张高兴等不了,他还希望太奶奶多活上两年尽孝,在那个拥挤得破瓦房,老人随时都会蹬腿。
  奶奶住得那房子潮水气太重,奶奶本来就有风湿,不能折磨奶奶得手脚了。
  所以绝不能等!
  儿子一意建房子,张银贵说道:“想着你再过两年就要娶媳妇了再跟我们一起住一起,怕人家闺女不乐意,这些年你在木器厂的工资,我和你妈大部分给你攒起来了,现在也有三百块,加上我们给你攒的一百块娶媳妇钱,我们建房子就说是你前些年工厂上班的钱,房子建一般就好,我去公社贷款,别人不落口实,那一千块你别动,留着你娶媳妇,你们以后过日子需要钱,以后别在外面,回家,别让奶奶和你妈担惊受怕……
  张高兴默默地不做声。
  此时他心里不太舒服。
  前世张爸给自己造了新瓦房,自己问爸是哪里的钱,张银贵说是找公社贷款的,这一次才明白父母是将自己的钱基本都攒了下来,宁可家里兄弟姐妹饿着肚子,前世认为自己给家里做了贡献,父母为自己贷款建瓦房结婚理所当然。
  一下子明白了。
  一下子全明白了。
  原来自己的钱父母一直都给自己攒着,没有怎么用,张高兴感觉真的真的很忏愧,他以为他在工厂那些年的钱都给家里了,自己为那个家已经做了本分了,没曾想,到头来居然是这样的……
  前世,他结婚后,木器厂倒闭,回家颓了几年,偶尔做点木工,自己也下了几个崽子,也只够管自己那小家,如今眼角含泪,那时候的自己太没心肺了。
  想想自己那瓦房至少成功得五六百块,父亲那年自己的钱没动,那确实还借了贷款,那贷款钱还是父亲还上的,他失业颓了很多年,打点零工木匠活,又不爱下地干农活,直到后来眼见孩子们大的大,小的小,需要上学,需要吃饭,去了西杨县木雕厂打工。
  那些年老父亲到底是担了多少,养活了那么多兄弟姐妹,太奶奶爷爷奶奶,连自己的建房的贷款都是父亲还的,我张高兴当年欠父亲的债……到底有多少,他为自己的那个大家做了什么,都是父亲一个人在扛,自己做工的钱,爸根本没动。
  心里有一根弦被触电。
  张老汉大过年的想哭。
  不过他使劲地往回憋。
  父亲,我的父亲啊,这辈子我是来还债的,为您,为这个家,上辈子自己的这个长子做得太狗屁不是了。
  “银贵老哥在家不?”
  一听那声音,张高兴就听那味来了,好久没听过那二爷的声音。
  这二爷可是张家河村最早的“二流子”。
  这张家河村里有一句话,学谁也别学那张天德!
  张银贵不喜欢这家伙来自家串门,可是这张天德啊偏爱来他家串。
  像张高兴家其实原本祖籍并不是在彭埠镇,而是在昌新镇,大清朝末年有先人一支搬到了彭埠镇张家河建立了张家河村,民国时候也有昌新镇的张家人搬到彭埠镇张家河村,解放后也有最后一批昌新镇人搬到彭埠镇张家河村。
  这张高兴家,还有这二爷都是那时候搬回来的。
  这二爷张天德其实也是一个苦命人,他的爷爷是地主,那时候被打死,是张高兴太爷爷去收尸的,他父亲做了白军,是生是死也不知道。
  他由母亲带大,他作为地主的后代小时候那些年没少遭罪,也落下了身体不好的毛病,不能干重农活。
  他母亲带着他来张家河村不久后,就病故,他干不了下地的活,就外面世界东逛西跑的,这年代不在地里干活,到处跑的那就是二流子。
  在外面二爷凭着小聪明没饿死,后来晃悠到三十好几了,该结婚了不能打光棍啊,他看上了隔壁村的郝桂花,那女人家里穷,是女孩在家也不待见,从没上过学,天天干活,从五六岁就开始干农活,那腰粗胳膊壮的,二爷看中了,那黑俊的妞啊,那壮实的母牛啊,将来干活,砍柴,种自留地,这些苦活他张天德干不来。
  嘿!
  他买了漂亮得衣裳在地里去找这姑娘,我喜欢你,郝桂花看到这因为平时不干农活白白净净得小伙子,又是送自己漂亮衣裳又是说喜欢自己的,朴素的农家姑娘得到了上天赐予她的爱情。
  这二爷不但给自己找了媳妇,不要媒人没彩礼,人家郝桂花还死心塌地,就连结婚这种事情都二流子,他二流子的名声可谓是臭到十里八乡。
  张高兴见到八字胡的二爷,心里是咯噔。
  前世就是二爷的媳妇儿郝贵花给自己介绍的媳妇郝翠花,自己现在去追自己的儿时“女神“赵高红姑娘了,这……二爷是不是又来说翠花的事啊,自己前世的老伴,那个母老虎。
  张高兴本能地有些“瑟瑟发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