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回潮 > 第一零一章 迎新中原涿鹿由人

  和宿舍的人不断熟络了。
  大家一起去食堂吃饭,一起出去附近逛逛卖卖东西,至于班级聚餐也是有的,张高兴跟宿舍的人相比绝对是属于暴发户那种,他上学带了好几千块来,不过不差钱也不能请客聚餐,这里年龄算他是第二小了,十八岁,出头显摆,似乎不太合适,让那些二三十岁,甚至四十岁的同学不要面子啦,容易遭人恨,所以他得隐藏暴发户的身份。
  他的心思也在一个姑娘身上。
  高红在那个系在那个专业,张高兴写了无数封其中也有询问过,但是那些信如石沉大海,他没有等到一封回信,她为什么一封信都不肯回自己。
  若是前世这种对自己不搭理,时间一长,肯定一切都淡了,从此是路人。
  但是重来一世,张老汉厚着脸皮来了,他要当面问她怎么不给自己回信,不知道自己在想她么。
  “我考上了你所在的大学,我来找你来了,高红妹妹,我本来是可以考清北的,我的分数是过线的,但是我若去了清北,更加地看不见你了,我不愿此生错过你。”
  夜,宿舍的同学们聊天,有人问道张高兴,他就附和几句,他心思都在想着他的高红妹妹怎么就突然一年来不理睬自己了,写的信一封都没有回,到底是为啥,他一定要问个清楚明白。
  所以,校园里,你会看到张高兴看见一个女生就使劲地瞧,看得一些女同志感觉这人好流氓,宿舍的舍友们也下意识地感觉这张高兴真是色胆包天,太夸张了吧,不用每个女同志都看吧。
  张老汉才不在意别人的目光,他要在校园里找到赵高红。
  滨江大学经济学管理专业这届有两个班。
  张高兴是分在2班了。
  班级五十多号人,没有班主任,只有一个辅导员。
  辅导员二十岁出头,一般的学生都比她要大。
  挺漂亮的女同志,刚进教室那天,张高兴还问着她“同学,经济管理学2班是在这里开班会吗?”
  她说:“是的。”
  张高兴坐在教室里,后面发现那位女同学居然是辅导员。
  顿时:“……”
  1977届新生开学典礼,是借一个化工厂的大礼堂开的,滨江大学没有那样的大礼堂。
  有请我们的两位新生发表入学演讲。
  “同学们你好,我是机械系王家发,尤记得我从公社大喇叭里听到我考上大学的通知,那时候高考和我一块参加的还有我的好友,只是他没有被录取,他一屁股坐在雪地里痛哭,高考从此就将我们的两人的命运分开。”
  “其实我的朋友他很聪明,觉得比我很多科目多好,我就只是语文和政治比较好……只是我们高考录取的人太少了,为什么现在我们录取的人那么少,这是我们国家的办学条件有限,所以,我有一个梦想,努力学习,学有所成投身祖国的建设,让我们国家的大学变大,让我们的兄弟,孩子,未来更多得子孙后代能上大学,我有一个梦想,就是让我们祖国的每一个青年,有一天,都能上大学!”
  接下来是一阵热烈的鼓掌。
  “有请我们第二位同学发表入学致辞。”
  上来的人有三十多岁了。
  “同学,不,我更愿意跟同志称呼在坐的各位,早在十一年前我才应该是学生,十一年前我懵懂地去了遥远的北大荒三年,后来下乡又务农了两年,再回来我当了中学老师,按部就班成家有了儿子,但是我力求一搏等待了十一年的梦想,我考上了大学,现在我是抱着儿子来上学的,我的妻子要上班,我现在把我的儿子放在学校宿舍里的帐篷里,我跟两岁的儿子说,儿子你要乖,爸爸要开始上课了。”
  ……
  有请我们滨江大学的校长发表欢迎致辞。
  五百多人的掌声欢声如雷。
  “同学们欢迎加入我们滨江大学,新生代表的讲话让我很有感,我们的大学招收的人确实太少了,但是这是我们所有高校条件所限制,想必大家就是来到校园,看到像是大村庄一样的校园也会失落,大学也没有那么神秘,大学的校园十分落后,而这一切等待着大家学成而去改变它!”
  “那是你们的梦想,也是我们共同的梦想。”
  “现在我要为各位鼓掌,为未来,为现在的你们鼓掌,你们是我们滨江大学最为值得骄傲的新生,你们是用笔杆子从五百万考生中杀出来的天之骄子,五百七十万考生啊,只录取不到零头24万,你们是很不容易的,你们应该给自己来点掌声。”
  再一次掌声响彻大礼堂,响彻这个工厂。
  “那群大学生抽风了,手拍的不痛啊,还以为地震了。”
  化工厂上班的工人说道。
  滨江大学校长挥手示意。
  “你们大多没有参加过系统的基础知识训练,都是凭着自己自学复习而考上大学,但是你们也是幸运的一代,是最不同凡响的一代,你们很多人在农村,在厂矿,在部队,在很多地方受过磨练,历经了社会大学的风雨,拥有丰富的各阶层经验,现在你们进入知识大学,那些最底层的经历将是你们人生最宝贵的经历,你们是久经风雨见世面的一代大学生。”
  “经历过大起大伏,生活磨难的人更容易发出一种生命的紧迫感。”
  “高考的恢复是为什么,是为了你们承接新时代的开启,这是你们所承担的时代使命,而我们大学的教育方针,是使受教育者在德育,智育,体育几方面都得到发展,成为社会主义觉悟的有文化的劳动者,但人的智信各不相同,高才低能,悟解迥别,学校的教育方式是灌给你们最基础的知识。”
  “所以有了基础知识就是高水平吗,显然不是的,你们仍旧还是需要另外自己看书,自己思索的自修学习,只有自完成,自发展,自创制,新的时代才能不会同于我们过去走过的错路,许多人的做法是对的么,大多数的做法就是对的么,我们大学生不能人云亦云,要学会怀疑一切,由正确的思想引领我们前进,而不是他们都是那样做的,中原涿鹿由人,推陈出新……好,我的讲话结束。”
  ……
  迎新欢迎会上,表演节目的时间到了,张高兴看到了那个让他日盼夜想的身影。
  “是她,是她。”
  他“刷”地在礼堂下面“鹤立鸡群”地站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