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回潮 > 第七十八章 要树不要命

  回到东杨彭埠镇。
  “朱厂长,高兴他们回来了!”
  那些东杨木雕老师傅老艺人们此时心都提到嗓子眼里去了。
  沪海那边工艺品出口公司到底有没有看中他们的样品,这是证明他们活儿的时候。
  原木器厂工人们也更是十分紧张,因为修造社转型木雕成功不成功,这事关全厂生死,事关他们的饭碗。
  雕花樟木箱,能救一厂子人。
  厂子兴衰,在此一举啊!
  能不紧张吗,就是朱厂长那也是手心全是汗。
  张高兴一回来,老朱就是迫不及待地凑上来问道“高兴,怎么样了?”
  张高兴神秘地笑,喝了一口茶水“让老刘跟你说吧。”
  张老汉总不能王婆卖瓜自卖自夸吧。
  刘亭开开始绘声绘色地讲述此番神奇的过程。
  “高兴带着我们见了那沪海工艺品进出口公司的一个干部同志,对方看了我们的样品,那是脚都迈不开步,高兴一说那工艺,那干部眼睛都放着光芒,说从来没见过这样好的雕花樟木箱哩,所以,样品过了!而且对方一口气订购了五十套樟木箱哩!”
  闻言,全场一阵热烈的欢呼。
  工人们热烈又拼命的鼓掌,庆祝样品的成功。
  张高兴心里住着一个老头,这老头有点讨人嫌,在工人们热烈欢呼的时候。
  张高兴来了一句老气横秋地泼冷水道“你们可得加油了,这样品老雕刻师傅们做出来的,我们原先木器厂工人大部分是拿三板斧的,现在你们是土木匠学雕花艺,板斧换细凿,榔头改刻刀,你们谁要是不好好认真学细活,产品质量不过关,我们是得不到一分钱的。”
  “我们学,一定好好向老雕花师傅认真学。”
  “嗯,这还差不多,你们继续鼓掌吧。”
  众人“……”
  张高兴回到租住的房子准备好好休息一天,这些天坐火车啊,他骨头都快散架了,虽然年轻,但是得补补觉。
  不过有人太不懂自己了,在自己面前晃得……
  “二爷,有什么事情吗?”
  现在是炒瓜子的淡季了。
  大热天的也没多少人磕瓜子了,大家都只想吃冰棍。
  张高兴瓜子的生意是早停了。
  这张二爷又不喜欢木雕那玩意,那是要坐在厂子里安分的,张二爷是安分不下来的人。
  他逛鬼的想法又出来了,他想到处去跑跑。
  “我这闲出病来了,你这还给我发工资,你二爷不干活,这钱拿得不舒坦,找点外面的活儿让我看,反正不要让我在厂子里待就行。”
  张二爷说道。
  张高兴从床上坐起身来“二爷,我这真有一个活儿想让你去做?”
  “啥活儿?”
  乱世黄金,盛世古董,可古董那宝贝是这年代的破烂,四旧之物,人家指不定陶陶罐罐喂鸡喂狗,字画被虫蛀发霉扔掉哩。
  张高兴让张二爷去碰碰运气,收收这些破烂。
  自己这收购的时间去港岛那边过来的文化贩子要提前得多,肯定能淘到好货。
  一件好的老古董以后随随便便都是北上广深一套哩。
  后世,经过几十年年改革开放,八九十年代民间二十年的商贩寻宝,两千年后十年的收藏大涨,民间就基本没什么古玩了,有也是小心被高仿品骗了,后世可不要去民间淘的好。
  这时候真货都一块几块钱,人家就乐得不得了。
  “给我去收一些四旧之物,什么书画,瓷器,铜器,古钱,宣炉,铜镜,玉器,砚台,碑帖,印章,宜兴壶,珐琅,料器,漆器,象牙器,竹刻……我都要。”
  知道张二爷是需要钱才能刺激动力的人。
  “这活有提成,我认可的四旧之物,一件给你五毛的提成。”
  五毛,这可是这个木器厂工人大半天的工资,如果一天收乐十件,那不得一天五块。
  “嘿嘿,高兴娃子啊,这活我喜欢看。”
  张高兴给了张二爷一笔资金,他兴高采烈地去外面逛去了,收购乡下老旧的“破烂”。
  第二天到修造社。
  候师傅从百里奚回来了,他也找到了大批樟树木源,不过山里实在交通不便,那些樟木树很难运出来。
  一切困难都是纸老虎。
  不就是山路不好运吗?
  咱神州大地没有计算机,不也是克服困难用算盘造出了原子弹。
  “走,以前木器厂的青壮都给我去山里运树木。”
  张高兴带着原木器厂几十青壮前往山里运上等古樟木。
  开始的盘旋山路还能车通行,虽然路边就是悬崖峭壁,但是行路到一半,车子就不能再前进了,没有大路了,只有小路。
  他们带着工人开始山里步行,饿了就吃五分钱的一个发面饼,渴了就趴在沟里喝几口凉水。
  坐车了一天,然后又走路了一天一夜到了百里奚古樟木树源地。
  张高兴带着工人可谓是跋山涉水。
  不过这年代的青壮有一个有点,那就是能吃苦,也不叫苦。
  “这山上没有大路,这古樟木确实难运,修路那肯定是不行的,后世用了几十年时间,也才在2010年打通东杨县城到百里奚的柏油公路,人力物力不说,最后还是得益于挖掘机这种挖山神器。
  不然那里能打得通这里的山路哟。
  “老乡,我们公司的领导来了。”
  “这位是张厂子,这位是刘厂长。”
  老乡对张高兴诧异一眼,那个年轻得厂长太年轻了一点吧。
  “你们好啊你们好。”
  “老乡好老乡好。”
  “请到我们公社招待所休息休息,我这就去喊我们的书记。”
  金溪山公社书记是一位六十岁的老头,姓汪。
  公社这次卖树主要是要建公社中小学,以前的那些老房都快要倒塌了,但是公社没钱,孩子们每天都是冒着生命危险在学习啊。
  这金溪山上的古樟木多得是,这卖了一批,孩子们的校舍就有了。
  “欢迎彭埠镇的同志来买我们金溪山的树。你们厂子的情况我知道一些,你们需要大量的古樟木,你们买我的树,那么大批量的不好运呐。”
  “汪书记,我一路上来,看到六里外有一条河,那河叫什么?”
  “那河叫子母河。”
  “我们把树搬到子母河边,把木材顺着河流往下飘,飘到能下游能装车的地方,我们再下河去捞起来。”
  “以前到山里买树的多了,就没有见过你们这样要树不要命的,那子母河下流很湍急的,你们竟然想着下河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