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回潮 > 第一一七章 你个大忽悠,原来你不会呀!

  项目好,广告要更好,前世很多项目大爆,都是营销做得溜起来,比如脑白金,王老吉加多宝之类的,当然最终能经受住考验,还得本领过硬。
  张高兴现在这小广告搁在后世烂大街,但是这年代很新颖,必然能吸引到一些人吧,他感觉。
  高兴轮滑场,张高兴在现场开会,虽然连自己在内只有三个人。
  “咳咳,郑旦,林生虎你们两人准备好了没有?”
  “差不多了吧。”
  “好,后天,我就准备试营业了,现在是提前检验你们的时候了,你们两个人分工是这样的,一个负责收银,一个负责带别人玩,轮换着来,今天是考验你们俩分别带人的时候,你们怎么教新手玩,现在实战模拟。”
  “那个高兴老板,新手,谁啊?”
  因为这里除了张高兴没别的人了。
  所以郑旦和林生虎不约而同地看向了张高兴。
  “看什么看,说的就是教我玩。”张高兴一本正经道。
  “你你你……”
  “怎么了?”
  “难道张老板你不会玩?”
  郑旦不可思议地还是说出来了那一句。
  “我什么时候说过我会玩儿?”张高兴眨眼。
  “那你教会我们那一套一套是啥玩意?”郑旦疑惑。
  “我是按照说明书背的,用个成语来形容叫纸上谈兵。”
  张高兴很坦诚地继续说道。
  这下。
  郑旦:“……”
  林生虎:“……”
  吐血了……
  “你个大忽悠,原来你不会啊!”
  张高兴点头。
  样子在他们看来似乎很鸡贼。
  前些日子,张高兴仿佛像是老司机一样教他们学会各种轮滑的技巧,那说的一套是一套的,两人都以为张高兴肯定能玩得非常溜,但是没想到,他居然没玩过。
  “我的天呐!”
  谁知道他们这些天真是经历了什么鬼,屁股开花不说,还被刁爆,现在更是被刷新五官,自己这老板原来是个水货。
  超级大水货。
  他自己都不会,凶啥啊,还凶他们笨,说那么简单再不会就换别人了,感情他全是信口开河的,他们还以为自己真的笨死了。
  啊啊啊……
  “好吧,你们带我滑吧,谁先来带我。”
  郑旦仰着脸。
  “小虎你来带我吧。”
  纸上得来终觉浅,但是有了别人实践经验后,张高兴只花了半个小时就找到了平衡感,偶尔摔了一两下,这还是太自负了,不让他们扶,这要是有人带着,估计压根就不会摔到。
  “可以了可以了,撒开手,让我自己来。”
  一个小时后,张高兴虽然轮滑得比较僵硬,但是已经能独立地轮滑跑圈了。
  轮滑起来感觉十分不错。
  整个一种肾上腺在分泌的感觉,手心都在冒着冷汗。
  很刺激。
  真刺激。
  就是摔了也感觉不痛,反而很爽的感觉,这就是年轻的感觉吗?
  不像是前世老了,摔一个个试试,不是断了胳膊就是折了腿,要不就是摔得半个月床上那是爬不起来,那里像是现在摔了爬起来像个没事的人儿一样。
  “还是年轻好啊,真好。”
  “那时候老了身上都是皮,没有血木,那里会这种酣畅淋漓地冒汗的感觉。”
  张高兴自言自语地道。
  一旁的林生虎翻白眼“老板你说啥?!”
  “呃,没啥。”
  张高兴回神过来。
  “你们赶紧把大风车学会,你们以后在这轮滑场找到媳妇都不是难事了。”
  “为啥?”
  “那大风车那么酷炫,你们一定会遇上小迷妹的,解决你们对象问题,在我这上班,保管你们能遇到心仪的女同志。”
  这轮滑玩出花样了,按照孙子的话,那叫做酷炫和帅气骚包得很,前世张高兴就看到几个小家伙卖弄过,让那些小姑娘们那是大声喊叫,我爱你。
  张高兴那时候都听得鸡皮疙瘩起。
  动不动就说我爱你,那些小孙女辈的也太开放了吧,想当年,他们大街上牵个手都带不好意思的,他们大庭广众之下我爱你的大声喊叫,没吓坏他。
  后来,听得免疫了,时代不一样了,年轻人有啥都敢直接表达出来了,喜欢就喜欢,敢于说了,不像他们这年代这方面羞羞答答得,甚至那怕暗恋喜欢过,对方一辈子都不曾知道。
  张高兴这辈人的爱情所以很多年后都有怀念。
  而孙子他们的那种喜欢,那种表达就见得好吗,不一定,看那时候年轻人的离婚率就知道了,一年比一年递增,一度冲到结婚率的高度,果然冲动是魔鬼啊。
  冲动恋爱冲动结婚,脑子一热,后悔了吧,不仅是普通人,那些大明星更是这种把这种刷到没有底线,十对结婚六对离,让人觉得没有真爱了。
  所以,什么东西,他都感觉是相对的,过之而不及,只是喜欢就别当作是爱。
  “好了,我今天就到这了,我会不时来轮滑场地的,别看你们现在学会了一些技巧,但是还远远不到家,回头我把蛇滑,急刹车的那些花样的说明书都给你们,你们到时候都给我学会了,以后轮滑场里隔三岔五地搞搞花样比赛给点小奖品啥的。”
  张高兴提点提点道,把能想到的东西先跟这两个家伙交流交流,虽然这些实施都还早。
  转眼间到了试营业的日子。
  咱今儿个真高兴啊真高兴。
  张高兴请了全体宿舍的兄弟们,当然还包括赵高红和她的宿舍闺蜜团。
  本来是想让他们凑人气的,但是来了之后,发现自己,这是多余了。
  因为玩轮滑的人排队到了小巷子口。
  “这是什么情况?”
  不会吧,小卡片广告效果能那么好,小卡片他其实发的并不多,也就印了大概两三百张,前期,毕竟他是想试营业,先能来点人就行,然后给他们输出花样,让他们成为第一批会玩旱冰轮滑的人。
  似乎,自己低估了这年代新鲜事物对年轻人的需求啊!
  看来大家都是憋坏了。
  确实是如此,那些年太多的禁锢,此时那些似乎天经地义的观念被一个个推倒,新的想法潮流从青年那里像是洪水一般涌出,一个个思想一个比一个开放,年轻人什么都学,古今中外,旁征博引,不仅学的刻苦,玩的也是追求各种酣畅淋漓。
  看来这轮滑吸引到他们的眼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