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回潮 > 第十七章 “免死金牌”介绍信!

  来到石桥公社养鸡场。
  看着鸡场里那成群结队的大鸡和小鸡,个个都是倍儿精神。
  “好好长啊小家伙们,多多给我下好的金蛋。”
  张高兴心里想道,他已经把茶叶蛋作为他这辈子人生的第一桶金了,就靠这些母鸡们了。
  这些小东西啊,张高兴看着它们莫名地笑。
  这让过来喊他的小吴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这同志怎么对鸡屁股发笑啊!
  “修造设木器厂的同志,我们场长喊您过去。”
  “哦,好的!”
  “你好,你好,修造社木器厂的同志,你贵姓。”
  这个家伙也太年轻了,估计是什么彭埠镇厂长的什么亲戚。
  不过这年代张高兴虽然看着年轻了些,但是从小干农活,又在彭埠镇修造社抡斧子拉锯两年,面皮可一点不嘻皮嫩肉,看做就很成熟,完全不是后世十六岁少年能比的,不然这年代十七八岁就能结婚啊,他们在庄稼地里干活得早熟。
  “周经理你好,我姓张。”
  “张同志欢迎你来到石桥公社养鸡场,我代表石桥公社养鸡场全体同志热烈欢迎你!”
  “周场长太客气了。”
  “应该的应该的。
  “小吴,快点给小张同志泡壶好茶!”
  “谢谢了,谢谢了。”
  接着。
  张高兴和周场长热络了一波,说了些家长里短的,东扯西拉的,比如周场长什么亲戚也姓张,一问张高兴的辈分,是一个藤上的瓜。
  彭埠镇就这屁点大的地方,肯定是一根藤上的瓜啊,但是周场长说他亲戚是隔壁县的,隔壁县的,哦!那就不一样了。
  从十八代祖宗的问题回到眼下。
  “张高兴同志,你们修造社木器厂恢复对我石桥公社养鸡场鸡蛋的采购,这是解决了我的大问题。”
  这年代的镇集体领导都是这么真诚嘛,都这么兜底,让自己没试探就摸透了底,这做生意,张高兴上辈子只看到“猪肉”,没见过猪跑,他做生意其实也是头一回,本来以为要以后学什么孙子兵法,什么谈判营销策略等等来充电,但是现在那里的要什么孙子兵法,什么谈判策略,人家直接给你撕拉了,然后让你看。
  这个还未大浪淘沙的博浪的神州大地,看来这年代集体产业管理者缺心眼呀!
  张老汉道:“周场长,既然我解决了您的大问题,你这鸡蛋价格可得便宜一点,我们木器厂以后天天来采购鸡蛋,而且量大!”
  “优惠自然是当然的,不过修造厂木器厂原来在我们场采购的也就三四十个鸡蛋一次,只能便宜五分一斤。”
  “周场长,如果每天采购一百个,十斤以上新鲜鸡蛋呢,我们木器厂以后的鸡蛋都是由我来代购大批量的,您这不给出好价格,我可就到别的公社鸡场去了。”
  这后世卖猪肉的套路,张老汉用上了,你要不给我便宜一点,我就去别人家摊位去卖去了。
  有时候这招还很好使的。
  周场长一听,瞳孔变大。
  公社书记要求其十天必须再续约到新的单位,每次采购达到三十个,他的这份肥差才能留住,但是现在张高兴同志这每天可采购一百鸡蛋,远超公社书记给自己下达的任务,这一个单位抵得上好几个单位对鸡蛋的采购需求,而且最重要的是这同志说了天天!
  “张高兴同志,千万别到别的公社去采购,我给你最大的让利,你在供销社绝对找不到这个价格的鸡蛋,我给你七毛一斤。”
  市场上价格现在是每斤鸡蛋八九毛,这让张高兴每斤鸡蛋能少一两毛,一天他买十斤,这一天他就少花一两块,这比他在木器厂一天的工资还赚得多哩!
  这让步得张高兴都感觉多了,都有点不好意思了,这公社那还赚个屁啊,完全保本啊,不过其实还是赚得,毕竟公社养鸡这年代不用吃饲料,吃得是山上得虫子,还有猪菜,那些根本不费钱。
  “那周场长,就承蒙关照了!”
  张高兴喝了一口茶后说道。
  他跟周厂长商议了交易的方式。
  以后修造社木器长的鸡蛋都由我个人来替单位采购,周场长不用安排人往我们厂送。
  张高兴以彭埠镇修造社木器厂的名义采购,但是钱完全是以自己出,只是挂靠单位,这年代不挂靠个单位,你个人一次性采购这么多鸡蛋,很难不叫人怀疑是投机倒把啊。
  周场长一边听着一边记下。
  这办事认真的模样,让张高兴感觉这时代人的态度应该让后世小年轻们好好学学。
  一个个不脚踏实地,就想什么也不干的一步登天,不知道爷爷都是从孙子做起的,都还没黄呢就想一个个当爷了。
  年纪轻轻就知道装犊子。
  此时不知道装犊子的是谁……
  看到张高兴喝了一口茶,杯里的水浅了。
  周场长立即提醒下手道“小吴,愣着干嘛,快继续给小张同志添水。”
  这边谈妥之后。
  张高兴和老周同志继续还在唠嗑着。
  “周场长,听你的意思公社养鸡场鸡蛋销路遇到了很大的问题。”
  “唉,这个问题从去年就开始了,今年更是下滑的惨烈。”
  “这样啊,周场长我们木器厂采购鸡蛋那么多,其实这里面你也应当能看出来,我们修造社木器厂根本消化不了那么多。明人不说暗话,周场长,我可以在县里为您拓开销路,把公社鸡场的鸡蛋消化掉,不过你需要给我石桥公社允许我销售石桥公社的介绍信,不然您知道的,我也没办法给您销路。”
  张高兴第一次卖茶叶蛋就是打着公社鸡场名头卖的,这要是真遇到什么人查,作妖自己,那时候自己拿不出介绍信,自己就得当场现形了,这介绍信就是张高兴今天除了买鸡蛋之外,最重中之重的事情!
  此时不开口,更待何时!
  介绍信可是相当于免死金牌啊!
  以后他卖茶叶蛋就可以光明正大的打着石桥公社养鸡场的名头,而不是偷偷摸摸的小贩子。
  这个出门都得靠介绍信的时代啊,这个做生意不挂靠公社就是投机倒把的时代。
  按照规则很重要,虽然他只是卖点茶叶蛋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