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回潮 > 第六十一章 1976尾声

  父亲既然让自己来安排,张高兴自然就直接指派了。
  “老二,这学期也没多少时间就要放暑假了,你先在家帮咱爸建瓦房,等下半年入学去镇上,我这边做好让你去镇上念书的手续。”
  “好的,大哥,我都听你的。”
  张高兴点头。
  转念之间他想到了那个罗老师,张高兴现在有点头痛,他是无比的同情那个罗老师,可是眼下,其他那里并没有多少让罗老师来做的事情。
  这罗老师相对于这时代大多数人而言,是有文化的那种,以后他做起公司组建规模的班子来,账目什么的,文件起早什么的,这需要这样的人才,现在他就卖卖茶叶蛋,搞搞瓜子,小打小闹的那种,对于罗老师的一时安排张高兴还真是有点头疼。
  不过还好,他没有让老罗立即跟自己到镇上,他让罗老师先回家待几天,跟家里商量好,毕竟去镇上,这年代交通不便,他就不能天天往家里赶了,二十多里地,没有汽车,没有电动车,没有摩托车,罗老师的父母毕竟年纪大了,他必须要跟他那年迈的父母商量好,这样也给张高兴缓冲几天,可以给罗老师来进行安排。
  回到彭埠镇。
  赵高红给他带来了一个“喜悦”的消息,她被推荐成功了,被滨江大学录取了。
  张高兴十分“高兴”地对其恭喜。
  他知道赵高红被推荐上大学,但是没有想到这一天是这样快就来临了。
  因为这意味着他们就要分离了,目前的大环境,他张高兴是无法跟着赵高红去滨江的,去了自己是盲流,指不定会被遣送回来,这个出门远方需要介绍信的时代,你没有介绍信,火车站那里就给你打法回来了。
  原地来原地回。
  而且自己那边也人生地不熟的,现在这边无论是茶叶蛋,还是瓜子上下这边都做通了,这些生意算是刚成熟稳定下来,自己的阿弟也要来镇上,二狗子,二爷,现在都在为自己做事情,张高兴现在无法拍拍屁股自己就一股脑地跟赵高红而去,这意味着以后他们就要异地了,张高兴再也不能给她送茶叶蛋了,她也不能辅导自己的学习了。
  “高兴哥你的眼睛红红的,你这是怎么了?”
  赵高红温柔地说道。
  “没,没什么,你上大学,我这是高兴的,以后你就是大学生了,你不会嫌弃我这个土帽的高兴哥吧?”
  张高兴装着打趣地说道。
  “我才不会,我也是农村长大的孩子,我怎么会嫌弃,而且我喜欢高兴哥,高兴哥怎么能说我是那样的人。”
  赵高红嗔怒着,小手作势就是要锤张高兴的模样。
  “好好好,我知道呢!我的高红妹妹不会变就好。”
  “高红,你爸爸和你妈妈都是挺有能耐的人,我这边阿弟准备来镇上念书,跟在我身边,你这边能不能替我想想法子。”
  “这个我回头帮你问问……”
  “好,这个事我你就给我上心一下了。”
  前世感觉赵高红是一座不可攀登的高山,所以远远地避着,这一世,她对张高兴偶尔的一些小帮助,张高兴感觉让自己头大,甚至无法解决的事情总是那么轻而易举地解决掉。
  这人跟人啊,没办法,有些人需要努力才能获得能耐,有些人,他可能出生的时候就有了。
  就像条条大路通罗马,但是有的人他出生在罗马。
  自从赵高红被推荐上大学后,那丫头基本不在镇高中了,她去了她爸爸那里,看来知道女儿要上大学了,不像是高中那样每周还能见上一面,加上女儿小时候对她的亏欠,赵爸爸是把拼命想把女儿多留在自己的身边一天,这个别人眼里威严可不攀的人,此时就是一个宠女儿的超级老爸,他现在十分有点后悔把女儿留在彭埠镇高中上高中,没放到城里来,什么工作都是“借口”的感觉。
  东杨县城某个院子里,门口有严格的保卫力量。
  “爸爸,以后我在大学每天给你打电话,发电报,怎么样?”
  “诶,可是爸爸的电话都是工作事务,而且那是公家的电话,女儿你还是多给爸爸写信就行了。”
  说着说着,赵爸感觉自己不该这么说,什么都是工作,什么都是事业为重要,他这随口就把亲情摆在了第三位。
  看女儿那神情明显是有些不开心,于是他连忙改口说道“以后爸爸在家安一个电话,女儿可要天天跟我这个爸爸唠嗑几句……”
  ……
  1976年金色的秋天,赵高红去了滨江上大学,张高兴这边,二弟安排进入了镇初中,罗老师来跟张高兴干了,在彭埠镇以及附近的镇子卖瓜子,那边二狗子周耀天从去年下半年开始调研到上半年摸底清楚了整个东杨木雕艺人的情况,白天二狗子现在也去县城卖瓜子,而张二爷专门负责辛苦的收购工作,这活他自然不喜欢干,但是工资给他涨到一百块一个月,他就是豁出去命,也要干了。
  钱太香了,他票子给桂花的时候,婆娘那笑得跟花儿一样,孩子们也能吃得好,穿得暖,昔日他家破烂光景已不在了。
  彭埠镇小院子里,夜里甚是热闹。
  有了罗老师,张高兴学习上的坎儿也轻松了不少。
  “麻秆,怎么之前我床上堆满书你都不看,怎么着,你的性子改得我都快不认识了,你这学习得劲头我都比不上哩,不过你看这些课本有啥用哩,现在又没高考……”
  “说不定哪天高考了,我这么花心思,那我就有机会上大学了哩!你们瞧着。”
  “你这是牵着你家赵高红妹妹吧?”
  不仅是周耀天,罗老师也认为张高兴是因为赵高红姑娘而学习的,毕竟人家姑娘是大学生,这高兴喜爱那姑娘又是喜欢到骨子里的,看他每天都要写信给人家姑娘汇报学习情况。
  “就你们知道。”
  张高兴不理睬他们继续攻克他的函数习题,明年就是高考恢复年了,按照时间上看,他只有一年时间了,是骡子是马儿明年就要遛了。
  他们二人随即也不打扰,罗老师在看自己喜欢的小说,社论之类的东西。
  周耀天,则是痴迷于东杨传统木雕艺术了。张高兴让其将东杨木雕艺术整理成一些文字,待时机一到,张高兴也就要进驻木雕产业,好好将那些年在西杨木雕厂学到的活儿露手出来,大干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