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回潮 > 第四十六章 翠花不嫌弃

  彭埠镇张家河村,张高兴家那破三间瓦房里。
  有点小八字胡的张天德,目光看向张高兴,张高兴他虽然心里住了一个老汉,但是现在还得是小,而且辈分在哪里,尊敬地先一声喊叫“二爷。”
  “哟,一年没见,高兴这长高了,而且长这么壮硕结实了,好小伙,已经熟了熟了。”
  张高兴还被摸了一下头。
  自己被摸这感觉,他嫌弃。
  “二爷。”
  张高兴的二弟也向其打招呼,他在一旁做作业。
  “诶,小二,在做作业呢,不错,不错。”
  此时一声雷响。
  “张天德你还知道回来,你家全靠你家桂花,你可真狠心。”
  张银贵也不给其面子,直接就是劈头盖脸一顿。
  不过,张天德似乎并不在意。
  或许是被说得多了,老皮条了,又或者是他真不生张银贵的气,当年他们家实在是在昌新镇过不下去,是张老哥家搭了把手,是银贵老大,金贵叔带着他一起来到彭埠镇,不然他这条命跟他老娘是十九八九一块去了。
  “张老哥,不是我狠心,就是地里的那几个工分实在没意思,我是要挣大钱,给桂花她们娘几个。”
  “就你挣大钱,你不让桂花倒贴就大吉大利了,她一个人拉扯着三个孩子,又要下地挣工分,你知道你家桂花多苦吗,你整年在外面瞎逛,不回来。”
  “诶,我知道了银贵老哥,明年我就不出去了,我好好陪着她们娘几个过日子。”
  “我信你个鬼哟!也只有你们家桂花才会信你的鬼话!”
  这个郝桂花在村人眼里真是想不明白,怎么就看中了张天德那个整天不着家的逛鬼,为他还生了三个儿女,既是女人又当男人,撑起那个家,要是一般的女人早就跑了遇到那么个不过日子的逛鬼,但是郝桂花不,她还把他当作心里的宝。
  她男人再怎么,那也是她男人,她就死心塌地的,因为郝桂花未出嫁之前也是在贫穷的家里做牛做马因为是女生不受家里的喜爱,受惯了苦日子,她生命中最闪亮的日子是她男人给的,在她是少女的时候给她漂亮的衣裳,让她享受到了爱情的滋味,那是她生命中曾最快乐的日子,从来没有人给过她那样的快乐。
  男人每次对他许诺,她都选择相信,那怕明明知道是哄她的,但是她就是喝了迷魂药一般。
  “你个壮劳力,混也能混个工分,你尽是到外面瞎逛荡,落个二流子,投机倒把的坏名声。”
  “银贵老哥你这说的我可就不高兴了,我怎么了,我不也后继有人,你家高兴娃子的事情我也知道了,我这也算后继有人。”
  气得张银贵鼻孔要冒烟。
  张天德忙说道:“那个银贵老哥,老奶奶,伯伯和伯娘在里屋吗,我去跟她们说会话,我带了点外面的东西回来送给她们。”
  “我太奶奶在,奶奶也在,爷爷出去了。”
  张高兴道。
  这张天德在外面名声不好,但是这货在自己的记忆力小时候对自家太奶奶,父母都挺不错的,这估计当年她母亲叮嘱了张高兴家对其家的帮忙,那个年代敢于给其祖宗收尸的,不是一般人会做的,这也是张金贵从昌新镇搬到彭埠镇张家河村的缘故,在那个地方他金贵家跟着连累啊。
  不过谁又知道张天德这个浑人到底是怎么想的。
  张天德实在极品,平时对其妻儿不管不问,他一个人在外面潇洒,做小买***如贩卖老鼠药之类的,每年过年的时候还知道回来,给孩子买些新衣裳和新玩意,那是全家最高兴的几天,在这几天他倒是还有些人味。
  这个二爷,在如今的张高兴看来是生错了地方,如果是在苏浙一代,二爷是改革开放前后期最能折腾的一类人,不过,由于他生错了地方,在这种与世隔绝的大山大别山地区,并没有特别好的机遇。
  他身体不好不能干农活,想通过“投机倒把”的“小买卖”多赚点钱,其本质上真不是很坏,如果他是生在苏浙,生在南方,生在那些先画圈的地方,在张高兴看来二爷这种人有机会,有能力,经历过苦难,承受过低谷,有一切商业成功的因子,但是生错了地方,生错了改革开放来到东杨的“时代”,因为二爷现在年龄已经不小了,快五十了,等那时代的浪潮来到东杨这种地方,二爷已经老了。
  现在是二爷能力,精力,实力是最好的时候。
  由于他再怎么逛鬼,根本没出过省,去过南方,沿海,那些地方现在他去不了,他从公社那里根本弄不到介绍信,都知道他张天德是什么人,公社谁给他开介绍信啊,他坐火车,下火车站一查就得打道回府了。
  就在二爷去找太奶奶和奶奶唠嗑的时候,张高兴心神动起,自己和这二爷要不要来合伙点什么,他是别人眼里的滚刀肉,二流子,在张高兴心里却是这年代最好的合伙人之一。
  这是一个即将撑死胆大的年代,二爷胆子绝对够!
  现在赶在外面漂的几乎都是胆子大的,比如第一批富起来温地农民。
  张高兴家里屋。
  张天德把张家太奶奶和高兴德奶奶都逗乐了,然后出来。
  张金贵不在家,不过张天德好像就是眼看着张金贵出去才来串门的,金贵叔要他命啊,要他从外面带好烟杆子,他买不起抽旱烟的那好烟杆子,只能躲着金贵叔了。
  ”高兴啊,你的事情我也听说了一些,你不要自卑,工人身份没了又怎么样,你二大爷我现在不是活得好好的吗?你也不要害怕找不到媳妇,你二大爷我不也找到了好媳妇吗?”
  “是,是,是。”
  张高兴在这二爷面前继续小辈分答道。
  “我媳妇桂花的侄女翠花跟你年纪差不多,我跟你爸说道说道,你敢明儿跟我去趟,见见那丫头,你也不要自卑,你也不要气馁。”
  “二大爷,我还小。”
  “也不小了,你看村里结娃子十九,孩子都能跑了,咱农村的结婚早,我知道翠花那丫头跟他婶婶桂花一样,都不会瞧不起我们这号人的。”
  “二大爷,别这么说,我觉得再怎么着,我也不是你那号人吧?”
  张天德八子胡一阵抖动。
  “高兴你个瓜娃子,你到底想要不要媳妇了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