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回潮 > 第一零二章 千言万语化作一个字

  她的声音还是那么的好听。
  礼堂里张高兴他情不自禁,他激动万分,这些天,他一直在找她,吃饭的食堂里,操场早操的时候,打开水的水房……可他就是没看到她。
  怎么自己就搜寻不到赵高红那么个大个人呢!
  滨江大学现在可不是后世动辄上万,甚至几万人的高校。
  按照现在的规模,人数也就一两千多,这几天,他这一两千人他数好几遍了,就是没有看到她。
  难道高红不在滨江大学吗?
  不对啊,怎么可能不在,明明当年她跟自己说的就是推荐到了这滨江大学的。
  终于。
  终于在这迎新会上见到了日思夜盼的人儿。
  他心里就在这一瞬间乐开了花。
  “哈哈哈。”
  高红妹妹她在领唱着:“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
  随后就是她身后的同学一起唱着。
  “我家就在岸上住,听惯了艄公的号子;看惯了船上的白帆,姑娘好像花儿一样。”
  “小伙儿心胸多宽广,为了开天辟地。”
  “唤醒了沉睡的高山,让他河流改变了模样。”
  “这是美丽的祖国,是我生长的地方,在这片辽阔的土地上,到处都有明媚的春光。”
  “好山好水好地方,条条大路都宽敞……”
  “喂,前面的同学,你把我们挡住了。”
  后面有人在叫张高兴了。
  但是别人的叫似乎丝毫没有让张高兴有丝毫的反应。
  一些二十几岁的小伙子都是血气方刚的。
  有人是直接就说了:“同志你还继续杵着,你什么意思。”
  见同学都有意见了。
  张高兴宿舍身旁的关峰将他拉着坐下来。
  张高兴使劲甩开拉着他的关峰,只有自己站着,高红才能在这么多人里面看见自己,但是……奈何那厮力气好大,他掰不过。
  而且,他这一拉,让张高兴听到后面一大片对他抱怨的声音,他那一站起来,挡住后面的人了。
  他只能怏怏不快地坐下,看着她唱完后,他从座位再次起身,他要去问赵高红到底为什么不跟自己来往了,自己那里做得不好,他改还不成吗?
  他就跑到大礼堂的后台。
  后台门边有负责维持秩序的老师和校保安。
  “同学,你是表演啥节目的?”一个老师问道。
  “我,我不表演节目,我找人。”张高兴道。
  “你找谁?”
  “找刚才唱歌领唱的女生,她叫赵高红,她……”
  一个保安打断“同学你瞎捣乱干啥,这时候谁有空帮你找人,没看到大家都在准备节目吗,你不能过去,等表演结束你回头再找。
  一副张高兴再不走,就要轰开他的样子。
  “那,那好吧。”
  先前大礼堂里,赵高红也仿佛好像是看到了张高兴。
  “高兴哥不是考了东杨县文科状元,报纸上她知道他的分数,那完全是可以报考清北,他怎么来滨江大学了?”
  “是因为自己高校哥报考滨江大学吗?”
  “可为什么他不给自己来信,为什么自己去信他从来也不回。为什么要来滨江大学……但是她后来没看到那个站着的人,太远了,台下密密麻麻的新生,她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高兴哥”
  赵高红也迷糊了。
  想着这一年多没有联系的日子,她哭泣了多少回,她以为她会忘记高兴哥,但是没有。
  这个可爱的姑娘,她跟妈妈住在一起,她怎么知道那邮件信箱凡是张高兴的信,凡是女儿寄给他的信,她都没收了。
  赵高红怎么也不会想到是她的妈妈,在斩断两人的联系。
  歌曲唱完后。
  “高红,高红,你怎么了,我看你魂不守舍的样子。”
  赵高红身旁的闺蜜同学发现了她有些反常,于是关心地问道。
  “没,没什么?”
  赵高红和同学除了唱歌节目外,还有一个舞蹈表演。
  舞蹈什么,张高兴没见着,他一直在后台门口候着。
  张高兴在礼堂后台门外等啊等。
  出来一个人,他就振奋一下,是不是高红妹妹出来了?
  可惜,每次出来都不是,心里是一阵小小的失落,不过只是失落一下,想到马上就能见到高红妹妹,他就又再次十分地亢奋起来。
  一次。
  又一次,后台门推开。
  终于。
  那扇后台门推开,是熟悉的人儿,她正和一位女生手挽着手出来。
  “真的是高兴哥!”
  赵高红有点愣着了,刚才在舞台上她还以为出现了幻觉,是眼花。
  赵高兴此时倒是又迈不开脚了,双腿甚至是有些微微发颤,喉咙也是发干,都不知道怎么出声了。
  高红妹妹瘦了,怎么一下子瘦了那么多,这离得近,看到她真是瘦了很多,莫名的就心痛不已。
  旁边的女生看了一眼张高兴,然后目光回到闺蜜身上,她问道:“高红,他认识你?”
  赵高红微微想了一下,然后点头道“嗯,他是我半个老乡吧,是我妈下乡的地方一起长大的发小。”
  “半个老乡,发小?”
  张高兴被这话搞得有点不知所措,他们不应该是青梅竹马,他们不应该是情侣吗,那时候他们可是牵手过的,怎么现在她这么介绍自己,她是撇清她和自己的关系吗?
  张高兴心里一下有点慌乱得不要不要的。
  “高兴哥。”
  赵高红叫了一声,想起高兴哥跟别的女人相亲,还带那个女人去她和他呆在一起的校园,如今一年多了,高兴哥早已经是别人的男友,所以,她像是妹妹看见哥哥,妹妹喊哥哥,完全不是那种情侣的口吻喊叫。
  不过高兴心情现在是一片火海,先前所要责问或者质问为何她一封信也不给自己回的话也说不出来了。
  一声“诶”的应声,化作千言万语。
  她的眼睛看着自己,他的整个世界就仿佛都被照亮了。
  那里还有其他舍得质问啥的话哟。
  她身旁的闺蜜女同志此时笑得跟花儿一样。
  “你原来是高红的那个乡下干哥哥呀,高红和我说过好多你们小时候的故事,我特别喜欢,首先恭喜你考中我们学校哦。对了,介绍一下我自己呀,我叫周晓鸽,我母亲生我的时候,一只鸽子恰好飞进喜气洋洋的家里,于是父母给我取名晓鸽,愿我的人生像春天的阳光那样温暖,像可爱的鸽子那般自由自在,快乐飞翔。”
  周晓鸽十分热情地介绍着自己。
  这个热情漂亮的姑娘介绍自己一大堆,可是张高兴什么都没听进去,他的心思都在他的高红妹妹身上,他的眼里全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