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回潮 > 第九十五章 冬日喜鹊树梢头

  二狗子和罗老师神经地这样走了几天。
  张高兴偶尔也跟着走走,这气温在元旦后,降温不少,不走走两步,人的脚冻得不行。
  气温虽然降得不行,但是彭埠镇街头的人却不少,镇上的小贩多了。
  一群“小人物”们正把神州大地变成了一个巨大的试验场,一个时代以不可阻挡之势到来了。
  身处这个时代用心感受,更加的体会这个时代脉搏的细微跳动,每一天的变化都是不知不觉的,润物最是细无声。
  这些变化,让张高兴再卖卖茶叶蛋,就没意思了,好几个人已经在彭埠镇这疙瘩的地方卖茶叶蛋了,现在价格被压低到只有五六分的利润,张高兴那时候做的利润可是达到一毛,而且供不应求。
  现在做的人多,价格又低,早已经没有了他那时候做的暴利。
  不过相比于上班,这卖茶叶蛋还是很赚钱的行业,卖得好的商贩一天利润也有三块,这一个月下来,也不少赚了,是厂里工人上班的两三倍,发财得狠。
  但是张高兴真是看不上这利润了,现在承包的彭埠镇木器木雕厂在做好几万的大单生意,这茶叶蛋一天两三块,他没那么劲去卖。
  这离过年又还有一个月,张高兴又操起了炒瓜子的买卖。
  张二爷已经去收购生瓜子了,差不多这几天就要运回来第一批生瓜子了。
  想着曹操,那边二狗子带来了张天德的消息,他电话到了彭埠镇木器厂办公室,说明天就要到彭埠镇了,让张高兴去汽车站接他。
  “好,我知道了,对了,明天你就不要去厂里了,跟我一块。”
  准备进大学之前,张高兴再过一个肥年。
  也带多点钱去大学,虽然大学生现在是国家免费学费,但是张高兴觉得指不定自己在业余时间整出什么生意来,前世孙子们大学搞自主创业活动,他这年头也学学那学习和创业两不误。
  想想自己这个八辈子贫农的儿子,前世因为贫穷,什么都不敢想,不管是爱情还是干事业,这辈子他不一样了。
  刘邦从一个泗水亭长做到汉皇,朱元璋从乞丐做到朱皇,这一世,他张高兴要建立一个商业王朝,不再因自己是农民的儿子,不再因自己没文化而自卑,他也可以考大学,他也可以创造属于自己这辈子生命的奇迹,不再是差人一等。
  他,踌躇满志,老了枸杞保温杯,自己十几套房子收租,给孙子孙女几十套房子收房租,他能做到。
  轻车熟路,这次张高兴是安排张二爷包车去的,打着木器厂的名头收购瓜子,有些不伦不类,但是这年代国营企业和集体企业是一些可怕的庞然大物,很多大型国有工厂几乎具备一切的社会功能,用一句话很形象的话来说,除了火葬场,什么都有。
  木器厂在外面收购生瓜子,也没人知道彭埠修造社木器厂的规模多大,若是几万人的大厂子,工厂效益好,给工人炒过节的瓜子,要个几千斤几万斤,这也没啥的。
  张二爷这次可谓是明目张胆地在北河那边收购生瓜子,背靠修造社好乘凉。
  如今张高兴的小院是没房间再放收购的几千斤瓜子了,房间都被瓶瓶罐罐以及一些名木家具占领了。
  这些瓜子只能往彭埠镇修造社木器厂仓库搬了。
  好歹修造社木器厂被自己承担了,自己的地盘自己做主。
  修造社木器木雕厂不仅是整日地木锯刨子作业的声音,还有瓜子的飘香。
  彭埠镇乡下,张家河村。
  “天德啊这来家几天,你这又要去哪里发财?”
  “呵呵,练摊东杨县!”
  以前德张天德被人骂是二流子,逛鬼,做人别张天德,在村里德名声是好吃懒做,不顾家,如今的张天德在村里的名声完全不一样了。
  他们家娃子吃的穿的比谁家都只好不差,一个个都打听着张天德在外面干嘛儿,怎么发家了,他们打听着,也有想法,但是大多数人是不敢行动的,因为张天德现在的名声虽然稍微好起来了,没以前那么难听,但是新的名声二道贩子也不是那么的光彩,虽然他们家发了,但是指不定什么时候被公社的“大人物”割了资本主义的尾巴去。
  人是一种喜欢合群的动物,大家都没有怎样,大多数人看着那少数几个人先发家了,但是仍旧是在人群里,不愿出格,因为代价和风险是他们不愿意去冒的。
  不过人也需要合群,否则社会无法运转,但是有时候合群并不只是跟着群体走,如果你保持一点抵抗的精神,至少心里能有一杆秤,以独立之心做合群之事,以至于自己不在茫茫人海之中不会丢失自己,甚至与船同沉。
  一个社会,一个时代没有底线,很大程度归咎于公民的抵抗精神的丧失,如果改变不了大环境,改变小环境,改变自己的家,不愿在土地里继续苦下去,只想让家人吃饱穿暖,这应该是最早一批练摊人的想法。
  我们想过更好的生活,人人都想吃饱,这是人心所向,这是大势,这样的时代,它来了,不管你见,或者假装不见,它都来了。
  东杨集市上,张高兴又是摆开大摊子。
  这回他还搞到了单位证明,虽然有些不伦不类,木器厂卖瓜子……
  还是在去年摆摊的地方,这里去年就打出了买过年瓜子就去那里,那里卖的瓜子便宜又香。
  “卖瓜子咯,五香瓜子哩,甜又香的焦糖瓜子哩!”
  “大娘,你看这秤够吧。”
  “嗯,够称了。”
  “诶好勒,我这给您包起来。
  大娘结账完,拿起包好的瓜子。
  “大娘稍等下,这个小包瓜子赠给您,谢谢照顾我们小摊的声音。”
  “没问题,你这同志真好。”
  张高兴在这些摊位里又加入了新的营销方式,就是有的摊位搞出了赠小包瓜子,有的摊位没有,这赠瓜子的摊位自然是火爆得不得了,人人相传,其实这些摊位全部是张高兴的。
  ……
  “你说高兴瓜娃子那脑袋瓜是怎么长的,这种法子也想得出来,其实那增瓜子的摊位其实价格要比那不赠的价格高一点,但是……那些家伙都以为自己占了小便宜。”张二爷很想撬开张高兴的脑袋看看。
  张高兴什么小花样,其实变汤不变药,就是提升这里的人气,买瓜子来这里。
  张家河村,张高兴家门口,张奶奶正带着太奶奶在晒冬日的暖阳。
  张金贵也坐在门口,吧唧着旱烟,看着自家门前的光秃秃的枣树,上面停满了喜鹊,这冬天的,这喜鹊不躲在窝里,停在他老张家门口,这老张家是有啥喜事啦要?!
  确实有喜事了,张高兴在彭埠镇高中拿到了他的高考成绩通知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