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回潮 > 第三十九章 他知道风从哪个方向来!

  雪花飘,南国风光无限。
  张高兴对女孩子两辈子都是来不了甜言蜜语的,因为他是不怎么会谈恋爱的人,真不知道怎么追人家女孩子,他只知道自然而然就那样牵起手吧。
  当然试探的成分更多,他发现赵高红并没有躲闪,于是就……
  上辈子跟自己那位只有结婚,然后过日子,也没什么爱情,就是两个搭火开始,然后就搭啊搭了一辈子。
  他心里还将自己打标签,道德老人,不过在别人眼里可能就是老顽固,因为他看着大街上那些牵手的小年轻那是世风日下的感叹,不过今天他却也是来了一个世风日下。
  牵了人家姑娘的手。
  这封建老顽固前世手枯萎了,现在活力四射,他也想品尝一下爱情的甜蜜。
  赵高红的手不是很暖和,反倒是有些冰冷,牵着她的手,张高兴忍不住大手将她握得更紧,让自己身上的体温传到她的手上。
  握住她的手,彷佛有一种握住全世界的感觉。
  “你的手暖和一点没有啊。”张高兴有点破坏气氛的说道,因为此时无声胜有声才是最佳的。
  “有,高兴哥,你心疼啊。”赵高红小妮子补刀也不错。
  张高兴发挥了,也跟着大尾巴狼“肝也痛。”
  “走,我去做饭去,你给我土灶添柴火,烤烤你的小手。”
  ……
  那场冬季的第一场雪花飞后。
  张高兴和赵高红的关系进一步了。
  那层窗户纸捅破了。
  二人更加形影不离了。
  赵高红现在都不在学校食堂吃饭了,骑着她的自行车,一到吃饭的时间就直奔张高兴的小院,闻着那飘出来的红烧鱼,五花肉,排骨炖汤,她怎么还能吃得下食堂里的用大铁锹做出来的饭菜。
  很多人其实菜都没得吃,从家里带得腌制得豆角,榨菜,萝卜丝咸菜,但是赵高红真是被张高兴喂叼了。
  这人呐都一样,苦日子啥苦都能吃,只要吃饱就行,那里在意什么口味,但是一旦吃饱了,就想吃好点,那好的一吃吧,再过苦日子那就难了。
  这就好比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就难性质是一样的。
  北方吹得更紧了,天气越来越冷了。
  张高兴升级了卖茶叶蛋的装备。
  他搞到了些煤,在铁桶下面烧些煤,这茶叶蛋在这冻死人得冬天卖得更好了,大家吃上那热乎乎的茶叶蛋,整个人心都暖了。
  很多小伙子舍不得吃,但是小伙子买的是最多的,为啥,他们送给自己正处对象的女方吃,这个冬天真是好热乎乎。
  这个感情质朴的时代,估计那些茶叶蛋是那些姑娘一生最美好的回忆,后半辈子心甘情愿为那男人做牛做马,柴米油盐酱醋茶,生儿育女……一个茶叶蛋赚大发了。
  现在他们嫌弃贵,张高兴一点拨,那些年轻的小伙子工人每天自己还没到,就在那路边候着了。
  这钱赚的比锯木头容易多了。
  他的财富每天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长了。
  除了茶叶蛋的生意,这个年代的其实其他生意真是很好做的,毕竟做生意的少,作为大镇的彭埠,国营店,集体工厂不少,这里随便做些买卖都能赚上不少。
  待天气放晴,张高兴准备回一趟家了,这些天买了不少东西,
  那些棉袄什么的特别的占面积,张高兴于是挑着担子回了张家河村,走了两个小时的山路到了家里。
  看着奶奶那破烂的棉袄,这年代几年买一次新棉袄都是极其奢侈的事情,还有棉鞋,农村人穿得是补补丁丁,补了又补的穿,破烂补丁都不是事儿,但是那些破旧的棉袄穿的时间长,几年里都过水,那里面的棉子都结成疙瘩块了,一点也不暖和。
  奶奶,你这件旧棉袄别再穿了,我给买新的了。
  “大孙啊,我的大孙你终于回来了,我们担心坏了你,你爸爸去镇上找你,说你没事,我们才稍宽心一些。”
  父亲去找了自己,张高兴感觉自己还不知道,大概父亲是看到自己在卖茶叶蛋没事情,也没跟自己打招呼吧,自己这个儿子现在是让他很失望哩,把那么好的工人身份给弄丢了,事已至此,这老头子估计得和自己冷战一段时间。
  自己这老头子刀子嘴豆腐心,自己上辈子已经知道了。
  为了赶明天早上卖茶叶蛋。
  将东西给了家人,张高兴就告别了家人,这次可没自行车,回镇上他在家不能怎么停留了,虽然弟弟妹妹,父母都还没有回来,知道他们一切都还好就好。
  为什么要这样奔波,还不是为了家人,现在和未来的生活更好一些。
  虽然他其实可以少赚几天钱,但是还有一方面,张高兴比较忌惮,他现在不太光荣,可不是那个工人身份了,村里人对自己尊敬,现在的他在乡下的名声是臭的,这个臭得好几年才能洗掉,自己这样的人,是为个体户这种社会所不齿的行业,这种情形一直得到神州大地颁布《关于个体商业户登记管理若干规定》,提出鼓励和扶持个体经济适当发展,不同经济形式可同台竞争,一切守法个体劳动者都应受到社会尊重。
  显然,现在他本分经营,那怕挣到钱,都是得不到社会得尊重,得不到张家河村人的尊敬,甚至是丢了张家河村人的脸,在外二流子搞买卖,贫下中农苦虽然苦,但是光荣啊!
  奶奶依依不舍地将张高兴从家里送到村头。
  这一次张高兴给家里留下了大两百,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数,毕竟他当工人也就每个月二十元而已。
  1976年元旦,一个新历年来了。
  越发地离那个大有可为的时代近了。
  神州大地将每一天每一刻每一秒都在变动,小商,小贩,小手工业者们恢复劳动者身份,神州大地向着四个现代化迈进,人们急迫地想要重新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个人追求更好的生活这没有错,苦不是社会主义,富不是资本主义。
  我们都要过得更好,神州大地要发展这才是硬道理。
  张高兴知道风从哪个方向来,现在的他不断地蓄积自己的原始资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