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回潮 > 第三十八章 下雪天一不小心白了头!

  赵高红似乎也觉察到了即将发生得事情,她睫毛微微的闪动,眼睛有些情不自禁地要闭上。
  “铛!”
  一声不合时宜的响声响起来。
  藏在被子里那藏钱的铁罐不知道怎么滚落下来。
  “我的天呐!”
  “罐子你捣乱啥呢!”
  不过,无视那罐子,再酝酿那情绪,味不对了,不行了,刚才那气氛完全给破坏了。
  简直让张高兴想锤墙壁。
  那铛的一声后,赵高红也是如梦方醒的模样,此时她和张高兴比较尬尴地你瞪着我,我瞪着你,张高兴一下子从感性回归理性,荷尔蒙褪去迅速,赵高红脸色红成了一陀,也怪不好意思的。
  两人差点就……来了一记情深深雨蒙蒙。
  赵高红慌慌张张地说:“高兴哥,我们继续二元一次方程,二元一次方程其实没那么难,只要掌握方法,比如消元法,只用把方程组中有两个未知数的,消去一个,那么就能把二元一次方程组转化成简单的一元一次方程,我们先求出一个未知数,然后就可以求出另一个未知数。”
  “你看这道题5x-2y=5,x-y=5,我们先把x用y表示,那么x=y+5,将y+5代入第一个方程式,我们就发现这只是一个一元一次方程了。”
  张高兴捡起滚到自己脚下的铁罐子。
  做题,他现在是不想做了。
  “嘿嘿,哈哈,高红妹妹,我挣钱了,都藏不住了,它都在那里想显摆,今天学有理数,数钱钱,不学方程好不好,这x+y看做一个整体我都绕晕了,太难了。”张高兴说道。
  “来,来,来,看我挣的钱,你高兴哥,现在可是千元户了哩。”
  赵高红眼珠子瞪大,这才多长时间高兴哥就挣了一千块吗,茶叶蛋那么挣钱。
  ……
  张高兴是老财迷。
  赵高红是小女财迷,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钱。
  挺开心的。
  小时候她的记忆是贫苦的,自然见不到这么钱,长大后,她衣食无忧,从来也不差钱,但是这么大额的千元,有一种震撼的感觉。
  “高兴哥,挣钱了就收手吧,现在形式是越来越对私人做买卖要加大力度打击了,我都能看到镇管会的人天天在镇上市场逮人。”
  “没事,我这有石桥公社卖鸡蛋的介绍信,我是替他们公社养鸡场卖鸡蛋,他们镇管会不会为难我的,我早就准备了,再过一段时间这些都没事,新时代就要即将来了,我真渴望那个时代快一些到来,到时候你高兴哥能大展拳脚一番,嘿嘿。”
  张高兴雄心不易,这让赵高红看到一个自信无比的高兴哥,但是转而又担心,高兴哥这是在这条道上将要越走越远,可这条路真的像爸爸说的那样,必然的趋势吗?
  这片神州大地终会明辨是非吗,大部分人的做法,对么,大山里的东西宁愿烂在大山里,大山里的人拉出来卖就是投机倒把资本主义,她虽不懂国家大事,但是她知道人会想方设法地活着,像当年她和妈妈那样,那么人们就会改变这个世界。
  老财迷把铁罐子全拿出来。
  看着晃悠悠的好多十元票,一元票,五毛票,一角,五分,一分,二分……
  “高兴哥,你挣了这么多钱准备干什么?”
  “准备给家里建造宽敞的大瓦房。我们家那三间小瓦房太小了,你知道的,我们一家十口人住在那里,家里的虽然没有多少东西,但是总是有一些东西的,堆的屋子,都挪不开脚。”
  “我要给太奶奶买一些暖和柔软的布料,她常年躺在床上,被窝都不见暖和,她身体血脉不通,这天气越来越冷了,我要给她买暖和的……”
  “要给爷爷买旱烟,上次回家回晚了一点,他旱烟抽完了,你不知道看我就是一通臭骂,我那爷爷脾气可劲地大了,我这次要给他多买一些档次好一点的旱烟,以前我都是买廉价的,那抽得对身体不太好。”
  “给奶奶买大棉袄,大暖鞋,奶奶最喜欢鞋了……”
  “要给我得二弟买小人书西游记,还给老二他以后还许诺了自行车。”
  “我要给老三买小人书《红娘子》……”
  “给老四老五买点新衣裳,他们都是穿我们哥几个得旧的衣服,有些衣服还是我穿得,从我穿道老二,老二穿到老三,老三又穿到老四老五,老四老五那身上衣服破烂得真没办法看了。这一次得给他们买好的衣服,当然他们想要大白兔,自然也不能少了,他大哥已经不差那几个钱。”
  “我要我妈买……”
  “给我爸买……”
  赚钱不就是为了家人生活更好一点吗?
  张高兴一个劲地说着,觉得只是为家里,还应该给丫头整点什么啊,要不是这妮子那些票,自己那些茶叶蛋的配料靠自己不知道再废多大的劲才能收集齐。
  “我还要给你买漂亮的棉袄,你还想要些啥,高兴哥我都给你买。”
  张高兴对着赵高红拍着胸膛说道。
  赵高红一直听着,十分感动高兴哥为家人想得那么细致,当高兴说给自己买东西时她开心地再次笑了,然后还害羞了。
  这个年代纯真的姑娘,那怕你不买东西啊,只为一句心暖的话,她能开心一整年,一辈子。
  “高兴哥,高兴哥,你看窗外,下雪了,下雪了。”
  雪花飘起来了。
  高兴哥走在时代的前头,他在弄潮,成为改变这世界的一股力量,她是他心中的勇士,斗士。
  因为就连他的爸爸现在都是谨小慎微,不过她理解她的爸爸,好不容易从羊栅栏的世界出来,好不容易和妻儿团聚,好不容易……
  他的爸爸在等待时机,等待这片神州大地这艘大轮调正那错误的行进方向,他爸爸知道这一天不会很晚,黎明很快就会来临,这是他爸爸的信念。
  就像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两人在小院子里,看着漫天雪花,我们在这雪花里走走。
  “好啊。”
  下雪天一定要和喜欢的人走走,因为一不小心,手牵手,就走到了白头。
  张高兴就那么牵上了赵高红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