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重生回潮 > 第七十五章 激情时代!

  农具修造社木器厂如今的木雕厂,是一片热火朝天。
  有干活的,有学习的。
  毕竟木雕不同于木匠活,它是属于细木匠活,需要“文化”素养的。
  因为很多木雕作品题材来源于古典文学著作,如《三国演义》,《水浒》,《西厢记》等书中的情节,也有采用各种戏剧和民间故事作为题材,刻画的人物比如岳飞,关公,八仙,寿星,观音。
  除了人物,还有山水风景,桃花代表春,荷花代表夏,菊花代表秋,梅花代表冬天,一月茶花,二月兰花,三月桃花……这些粗糙的木工工匠那里知道那么多。
  张高兴不需要他们什么都详细都知道,但是要慢慢潜移默化地让老师傅带着,提升他们在于那方面的修养,知道他们未来要做的事情是什么,把他们做木工活就是从锄头,犁耙的想法中解脱出来。
  什么是深刻,什么是阴刻,镂空的雕法,穿花……有些印象。
  再就是重点说雕花樟木箱,如今他们要打造的玩意,樟木箱上的雕花,有两种形式,一种是整个箱面满地刻花的,另外一种是仅在箱背和四边主要的部份加以雕刻的。
  对于普通的樟木箱前世八零九零后很多人会在老一辈子那里多多少少看到樟木箱子,基本上是用于储存衣服之类的,因为樟木含有香气能够防虫防蛀、驱霉隔潮。
  随着1978年改革开放后,一些地方雕花樟木箱更是成为嫁女必备,樟木箱有女儿箱之名,国内市场大开,西杨就是乘着这股风上去的,那真是猪站在风口上,因为西杨县相比东杨木雕简直完全是没有底蕴啊,一直持续到九十年代末,有的地方甚至到世纪初后,樟木箱都是大热,后来社会变化,樟木箱由于款式古老而被淘汰,还因为老樟木箱子很贵,因为厂家对樟木箱子进行细腻的雕刻处理,看着高档也具有收藏价值。
  成为了高档的木工艺品,除了单纯的收藏外,还被艺术家和收藏家装东西。
  一些书法或者字画置于空气中收藏,不是在搬运的过程中会导致缺少纸角,影响到整个篇幅的整体感觉甚至还有很多画会因为一些纸墨和空气或者其他的成分发生化学反应脆掉,这不就很可惜。
  许多古画没有很好地保存下来,就是因为被虫蛀了。
  一个一劳永逸的办法来保存书画及贵重的衣物,那就是放在香樟木箱子里。
  而做普通的樟木箱和高档雕花木箱这其中的利润差太多了,不说后世,就就比如现在东杨这边普通的樟木箱也就二十几块钱,而雕花樟木箱出口能卖出280元的高价!
  只要卖上五十个就是万元多的净赚啊!
  这其中的利润有多大,完全是抢钱。
  做上个一百个,张高兴搭进修造社木器厂的钱就回本了。
  这买卖二狗子,张二爷,罗老师认为自己要亏死了,他们那里知道不久张高兴就要发死了。
  然后还一直发,而茶叶蛋和炒瓜子随着1978年春天的到来之后,倒腾的人多了去,利润稀释完全做不到张高兴前三年那般暴力,对于普通人来说,还是发财的,但是对于张高兴来说,后面肯定是满足不了他的胃口的,转型木器厂这是他做的最正确决策,才不是傻子的行为。
  古樟木头被运到木雕厂后,被切开刨成平滑的木板,木制细腻,纹理花纹都很美,香气浓郁。
  张高兴这时候带着老艺人们去县城铁器道具厂定制吃饭的家伙。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木雕这玩意,大的工具要斧子,锯,修光刀,胚刀这些木器厂自然是有的。
  张高兴要定制的是雕刻刀,雕刻刀这玩意别看就三个字,但是由于大小,形状和使用功能的不同,一个木雕艺术家的一套雕刻刀往往达到一百多把,当然经常使用的只是一小部分,几十把,后世工序化,就是每个流程一样的雕刻刀,每个人只是做这一部分,这种工序化大大加快雕刻速度,不然一个人就是翻这几十个雕刻刀,一上午就过去了,但是工序化后,那速度是杠杠的,一些部份都可以让机器取代了。
  但是木雕这东西还是需要人工细活,大部分地方机器使用也不是那么灵活,这造就的好处是容纳了当地很多就业,比如前世西杨,一个产业养活一个城的人。
  ……
  随后工具开始陆续交到修造社。
  彭埠镇修造社木雕厂今日开工。
  张高兴发表了动员讲话。
  “我们古老东杨木雕有着优良的传统,在这个新的时代,我们要取其精华继承它,发扬它,但是,它长期的在旧社会中,为封建统治阶级所把持,因此,不可避免受到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的影响,我们要取其精华,去其糟粕。”
  这话张高兴是要打消工人们关于木雕的质疑,认为这是封建的玩意,他要引导他们质疑的不是木雕,而是木雕之中一些封建时代糟粕,我们木雕厂请的老艺人们老师傅,这件光荣的任务就交给你们了,我们是打造社会主义的木雕工艺品。”
  “好!”
  动员大会响起了热烈激情的掌声。
  经久不息,张高兴前世那有这样的威风,他好半响才适应。
  适应下来后,他微微挥手,工人们慢慢安静下来。
  他再次开口道“大家知道,我和副厂长,还有候师傅这次去了沪海,从沪海工艺品出口公司知道了木雕樟木箱的生意,这在海外卖得脱销,也就是说如果我们做得好,我们就可以大有可为,还能为我们国家创收外汇呢!”
  众工人笑。
  张高兴磕着讲话的桌子“你们可不要笑哩,这是非常严肃的事情,我们既然是做出口生意,那么我们的樟木箱质量一定要好,不然,老外不是傻子,他们不会要我们的产品的,到时候我们竹篮打水一场空不说,还会被岛国的人瞧不起,大家知道吗,现在海外木雕生意,比如这樟木箱都是被岛国人垄断,他们将雕花樟木箱叫做艺术品,我们做的也是艺术品,以后也是和岛国人争市场,木雕是我们老祖宗的传承,他们当年跟我们学了一点就能做得不错,当然我们这些老祖宗的后人不如那些老祖宗徒弟的后人,我不服气,我不知道大家服不服气?”
  “不服,不服!”
  “不服就对了,接下来我们就开干,好好他娘的干,同志们,有没有信心干好?”
  “有!有!有!”